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49章 劫杀

    感谢寂寞情人的打赏,谢谢!

    下午时分。

    青阳山庄门口,罗锋和秦琼兄弟俩向王薄告辞。

    “王哥且留步,就此告辞。”

    “兄弟慢走。”

    当面辞过,罗锋哥俩便把罗四他们几个喊上一起离开。既然王薄什么都不肯承认,什么都不肯说,那再留在这里也是无用。

    “罗五兄弟,咱们就这样走了?”

    贾润蒲问,“我觉得这个王财主家有些不太对劲,虽说家里办丧,来来往往的客人多,可你看他家的庄丁家奴,个个精壮雄武,而且庄里养了很多马,总感觉一股骠悍的味道。”

    罗五笑笑,“王老哥毕竟是在塞外贩卖牛马多年,身边有些人马是正常的。咱们这次来的不是时候,王老哥家办丧事,也不好请他出马,咱们还是先回郡城吧。”

    一行人马远去。

    山庄书房里,王勇王伯当问,“走了?”

    “嗯,走了。”

    王伯当沉吟着,“走的这么干脆,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你说他们这是不是回去调兵去了?”

    “我之前一直在暗处观察秦琼和罗五两人,看样子,这秦琼是个念旧之人,而罗锋也不是那般绝情之人。他们这一走,回去调兵的可能性不大。”

    这时屋里另一个汉子问,“万一真是去调兵可怎么办?咱们山庄虽有不少人手,可也顶不住官府大兵围庄啊。”

    “尽量把山庄里的人手撤出去,真要是调兵来了,咱们到时再撤也来的及。”

    那大汉却摇头,“要我说,咱们的生死怎么能放在别人的手上。不如先下手为强,我带兄弟们赶上秦琼罗五他们,找个僻静之处把他们结果料理了,寻个地方一埋,便神不知鬼不觉了。”

    王薄哼了一声。

    “秦琼是我忘年交的兄弟,这人很讲义气,我相信他不会出卖我。”

    “就算秦琼你信的过,可你信的过那罗五吗?我觉得那罗五不可信,你是没发现,之前他就一直在冷眼观察你,这人我看很有成府,还不知道憋着什么坏呢。”

    “勇虎兄不可胡来,这事我自有决定,我们先撤走不必要的人,然后静观其变。”王伯当训斥。

    那叫王勇武的汉子哼了一声,气呼呼的转身就走了。

    王薄见状问王伯当,“伯当,他毕竟是你老师的人,你这般说他,只怕惹他不快。”

    “不妨,这人不过是个粗鲁莽汉,虽被我老师收服,可以前就是个桀骜不驯的山贼,最爱胡来,不训斥几句越无法无天。咱们这次受老师的安排,提前在这里布局,对整个大局很重要,不能因小失大。”

    “好,听你的。”

    王勇虎出了书房,憋着一肚子气。

    他以前曾经是一伙山贼的首领,落草为寇,占山为王。也算是过了一段逍遥快活的日子,后来被官军围剿,兵败被捕入狱,本来是没命的。但后来遇到一个贵人,他答应了贵人的一些条件后,贵人就来了个移花接木,用另一个人替他受刑处死了。

    从此后,他专心的为那贵人卖命。这次受命来到齐郡,结果却处处要听命于王伯当那个小年轻,他早就有几分不耐烦了。

    “他娘的。”

    “大哥,谁惹你了,咱揍他。”一个黑壮的汉子过来。

    “你去山里召集兄弟们,干活了。”

    “嘿嘿,终于又有活干了吗,这回咱们去哪个县劫人?”

    “哪也不去,咱们这次不劫人,咱们杀几个人。”

    “杀人?”汉子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哈哈笑道,“杀人也行,好久没见血了,都有些饥渴难耐了。”

    “别废话,赶紧去召人,对了,不用叫太多人,把我们那队人马叫上就行,让他们记得把家伙都磨锋利点,到时我要一个活口也不留。”

    “放心吧,杀人放火咱都是老本行,不会误事的。”

    ········

    黄昏。

    邹平到历城的路上。

    秦琼抬头看了看天色,勒马停驻。

    “天色不早了,今晚就在这里露宿一晚吧。”

    以秦琼的骑术马力,邹平到历城半天多就能到,但带上罗锋这几个新骑手,便只能一路磨磨蹭蹭的慢行,走了半天,也才走了不过二十里而已。

    罗锋骑了半天马,也觉得浑身酸痛。

    虽然大黑马很听话,可毕竟刚开始学骑马,身体很僵硬,骑的时候一久,便累的不行,比挑担子还累。

    “也好,天不早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干脆就在这林子里住一晚好了。”

    众人下马。

    “幸好贾队副先一步回郡城去了,要不然的话,陪着我们这样慢慢走,只怕又得跟先前来时一样抱怨不已了。”

    “小六,你和杜大、辅三把马牵去饮水喂料。”

    “四哥,你和四妹夫去砍点柴火来,一会做饭和晚上取暖都得要用。”

    罗四见罗锋指手划脚,不满的道,“那你呢?”

    “我跟二哥还有三姐夫一起去看看能不能猎点什么回来。”

    “我也可以去打猎啊。”

    罗锋瞪了老四一眼,老四立马就焉了,老实的被周新拉着砍柴去了。

    秦琼笑着道,“四表弟还挺听你话的。”

    “以前可不这样,不过自从上次他回来的时候被我揍了一顿后,就老实多了。”

    秦琼听的不由直摇头。

    “其实他那人就那样,欠揍。”

    “哈哈哈。”

    提着弓,挎着刀,罗锋三人走向密林。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

    边走边哼着小曲,罗锋心情不错。

    “这哪学的小曲,听着还不错,想不到小五你还有这本事。”

    “瞎哼的。”

    “别吵,听。”三姐夫赵贵突然举起手来。

    罗锋闭嘴,认真去听,却什么也没有听到。

    “没什么啊。”

    “你再认真听。”

    秦琼小声道,“好像听到了,是野兽走动?”

    赵贵点头,“应当是鹿,想不到我们运气不错,居然一出来就遇到了头鹿。”

    打猎赵贵是老手,他挥手做手势,让罗锋和秦琼从两面包夹,三人一起围猎这头鹿。

    “如果可以,尽量别伤到鹿皮,一张完整的鹿皮可是很值钱的。”赵贵交待。

    “好。”秦琼点头。

    罗锋倒觉得,能够射中都不错了,哪还管射中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