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48章 密谋

    “假如说这件事情不是你做的,那么我今天听你当面告诉我了,我就要给你想办法替你洗清这个嫌疑。因为如今有人说你就是知世郎,如果我不替你清洗嫌疑,就算我不管,那么肯定会再有其它人查到你这来。”

    “万一到时他们直接捕你归案,严刑逼供,甚至屈打成招,那就麻烦了。”

    王薄哈哈笑道,“叔宝啊,我当初真没看错你,你小子够义气。不过这个事情你冤枉你王哥了。想我当初确实在齐郡吃了冤,不得以屈打成招,蹲了牢狱还差点丢了脑袋,后来也是你和一帮子朋友替我奔走,才让我得以脱身。”

    “自那以来,我远走塞外经商,到如今年纪大了,回乡置办产业,只想着安心养老,颐养天年。你说的那个什么知世郎,一瞧就是个楞头青。我这把年纪,就算对当今朝廷有什么不满,也决干不出这等莽撞之事来。年纪大了,许多事情也就看透了,顶多就是抱怨几句而已了。”

    “不过叔宝你能跟我说出这番子掏心窝子的话来,那就是真的还把我当哥哥,我很高兴。咱们就不提这些了,喝酒。一会罚你三杯,咱哥俩一醉方休,喝个痛快。”

    罗锋一直在注意着王薄的面部表情,后世的时候有许多顶级的侦探,能通过人的微表情发现许多问题。一心厉害的心理医生,甚至仅通过微表情就能测谎。

    罗锋虽没有他们那样的本事,但仔细观察一个人的微表情,尤其是在他说谎的时候,还是能够发现不少异常的。

    现在他敢打赌,王薄说谎了。

    在刚才他否认自己就是知世郎的时候,他的微表情有些许不自然,甚至他的手脚也有些细微的小动作,这都是内心波动的表现。

    “王哥,不是你当然更好了,咱们也化解了误会,有二哥在,定能为你洗脱这嫌疑。不过王哥你也得帮下我们,其实郡里突然出现了这知世郎,惹得郡丞大怒,倒是我们哥俩也给遭了池鱼之殃。”

    “这事怎么跟你们又扯上关系了?”

    “二哥本来是在登州来帅麾下当差,我呢之前因为跟二哥在章丘擒了蓝面鬼,被县令委了个捕快的差事。这次知世郎也劫了我们章丘的粮、丁,县令让我来郡城送信,结果郡丞因上次我与二哥擒蓝面鬼的事,便把二哥和我暂调到郡中,让我们来负责侦办这个案子,还只给了我们哥俩二十天的时间。二十天到了,查不出案子来,我们兄弟俩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王哥,你以前在郡城任职十年,还曾是法曹,对这一郡九县十分熟悉,尤其是对黑白两道也都人脉极广,知世郎此案,我们还想请王哥替我们出出主意。”

    王薄端起茶杯来,据了一口。

    “我不是知世郎,这知世郎是何方神圣我也确实不知。本来呢,叔宝跟我关系也好,我帮你们找找人也没什么问题。可现在我叔父刚过世,叔父对我恩情很重,容我先把叔父的丧事料理好了,我再给你们打听打听。”

    “王哥,郡丞只给了我们哥俩二十天时间,如今都过去两天了。你就帮个忙,帮我们指条明路吧。”

    王薄道,“连那位风风火火的郡丞都查不出什么来,你们哥俩一时半会能查出什么来啊。我看啊,你们哥俩就是被扔出来顶锅的,我以前虽做过法曹,可这些年都在塞外,如今刚回来,对这边的许多事情也早就不熟悉了。”

    罗锋已经看出来了,王薄这是有意敷衍他们哥俩呢。

    又说了几句,王薄起身,“叔宝和小五你们哥俩先在这休息会,今天庄子上来的客多,我还得去招待一二。”

    “王哥你忙去吧。”

    待王薄走了,罗锋对着秦琼笑。

    “二哥,怎么样?”

    “估计跟你说的差不多。”

    “我也越发肯定了,只是现在他打死不承认,咱们怎么办?”

    秦琼叹气一声,“若是别人,自然是调兵来围庄搜查,总能查出些蛛丝马迹。可这位却不是一般人,他与我来说亦师亦友,就算他一时糊涂犯下这案子,我也不能就这样送他进去啊。你也知道,这个案子有多大,真要是抓了他,只怕他死罪难逃。”

    “那我们怎么办呢?”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来时,秦琼是绝不相信王薄会是那个知世郎,可是现在他心里已经有九分肯定王薄就是知世郎了。

    可越是查明了,越是不好下手了。

    “二哥,既然你念着跟王薄的旧情,那么我们不妨绕过他去。咱们想办法先查出被劫的粮食和壮丁在哪,把粮和丁给先救出来再说。这样一来,咱们能跟郡丞交差,二来呢,也不用让王薄被抓。”

    “这能行吗?”

    “只能先这样了啊。”

    王家大宅书房。

    主人王薄正跟一个客人遥遥对坐,两人并不说话。

    室内香烟袅袅升起。

    “事情已经泄露了,秦琼已经怀疑我了。”王薄道。

    “不。”

    对面的客人摇头。

    “一开始怀疑你的并不是秦琼,而是罗五。”

    “罗五?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你可别小瞧了这个罗五,我查过此人,虽然年少,但有胆有识,十分了得,得到章丘县令张仪臣和齐郡丞张须陀的赏识看重。这次张须陀派人查此案,其实罗五才是那个主持之人,秦琼不过是协助他而已。”

    “那现在怎么办?”王薄问。

    “先派人盯住罗五和秦琼,另外马上派人去通知山里那边,把人和粮食转移,藏到更隐秘之地去。只要他们找不到证据,那么就算他们怀疑你,也没有用。”

    “伯当,老哥这次可是把命都赌上了,你老师的谋划到底有没有把握?”

    对面之人端起茶杯轻啜一口放下,却是罗锋的邻居,章丘长白乡王庄的王勇王伯当。

    “秋风已起,时局将乱,天下将要易主。老哥,风云动,英雄起,咱们岂能甘于一辈子碌碌无为呢?我老师早就谋划多时了,咱们只须做好准备,然后静待这风雷动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