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46章 意外

    济水是四渎之一,这是隋时天下最大的四条河流之一。

    黄河、长江、淮河、济水,济水仅次于黄江淮,可知这条河流在此时的名气。有大河,自然航运就方便。

    王薄家门前就是这条河,那么就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出入方便。尤其是从水上行舟,还能避开许多目光,带来更多隐蔽性,速度还快。

    而王薄家后面就是长白山,这可是一座连接了齐郡几个县的大山,号称小泰山,可知这长白山之大。

    背依着这么大一座山,是最易隐匿人脏的。

    罗锋他们此次来,走的是陆路,骑马而来,其实反倒是比较慢的路线。从历城完全可以乘船沿济水而下,直到邹平。

    越靠近青阳庄,罗锋便慢慢发现,这路上有许多双关注的目光。

    那些人或许是路边支摊卖茶水的,又或许是河边打渔渡人的,又或许是地里劳作的,山脚下放牛的,但感觉却告诉罗锋,这些人有些过于关注他们这些路人了。

    “二哥,你感觉到了没?”

    秦琼点了点头,“是有些不一般。”

    他的表情变的有些沉重,在齐郡呆了二十年,然后又入卫府当兵两年,他的直觉同样敏锐,他早发现踏入青阳庄范围内后,变的很不一样。

    可他依然不太愿意相信王薄就是知世郎。

    “驾!”

    秦琼快马加鞭,他迫不急待的想要见到王薄,亲自问一问他是怎么回事。

    临近田庄,却隐约听见鼓乐之声。

    罗锋勒马停住,问路边的一个放羊少年。

    “前面庄子吹吹打打,是有什么事?”

    “老庄主去世了,正办白事呢。”

    秦琼听了,越发催马加速。

    众人来到庄口,就见庄子扎起了棚子,门前坐着好多吹鼓手,正在吹吹打打。

    而在庄前,则是许多人在那里排队。

    果然是挑幌子办白事,而且很多人前来吊丧。

    “嘿,这王薄倒是好人气啊,居然这么多人来吊唁。”

    秦琼道,“王哥这人,向来性情豪爽一诺千金,为人慷慨大气,又好结交朋友。但凡朋友有事,他都愿意两肋插刀相助。曾经他们村里有个邻居穷困撩倒,父亲去世后无钱安葬,王哥知道后虽然当时手头没钱,可也立马就把自家的耕牛送给那位邻居去卖了安葬父亲。”

    “若是有谁有点急事,找王哥救个急,不管熟不熟,王哥总会热心帮忙筹措,正是因此,王哥向来口碑好,人脉广,如今他父亲去世,有这么多人来吊唁也不奇怪。”

    罗锋过去打听了下,原来这位老庄主是王薄的叔父,他是昨天夜里才过世的,正是他们出发之后。

    这还真是来的巧了。

    秦琼来到庄门前,摸出一个银铤,这本是张须陀给罗锋他们办案的经费,一共给了两个银铤,一铤是五两。

    “齐郡历城秦琼,吊唁老庄主,一路走好。”

    这么大一块银铤放在桌上,那里负责记账的几人不由的惊住。

    这么大的银铤,看着起码五两,折合成肉好得有两万多个,若是换成当下通行的白钱,那更是得有三万多近四万了。

    这可真是好大的手笔。

    “原来是历城的秦兄,我代我叔父先行谢过了。叔父早有交待,老爷子七十高寿走的,是享福去了,大家伙能来送一程,王家感激不尽,乡邻朋友们的礼金是一文不能收的,我这里也就是记下个名字,将来好一一感谢。”

    那边罗锋本来也刚掏出来两吊钱,听那人这么一说,这钱倒也不好递出去了。

    看王家这庄园的规模样子,他们确实也不是缺钱的人,而那么多人前来吊唁,确实也没收过一文的礼钱。

    这边正说话呢,那边门里过来一人,看到秦琼立马赶来。

    “二哥,您怎么来了呢?”

    秦琼一看,却也是个相识的。这人却也是王薄的侄子,以前王薄在齐郡任法曹时带在身边,跟秦琼年纪相仿,倒是很熟悉的。

    “我前些日子请假还乡看望母亲,正好还有些假,便想着来邹平拜望下王哥,想不到却正好遇上老爷子去世。”

    “老爷子走的很安祥呢,无病无痛,说走就走了。我叔说了,这是寿数到了,到天上享福去了,我们这是喜丧,大家要开心。二哥你也别难过,老爷子年轻的时候苦日子过惯了,中年之后倒是越过越好,老了还着实的享了十来年的福,这辈子不亏。”

    王薄的父亲死的早,小的时候孤儿寡母的没少受族里的叔父他们接济。后来王薄出息了,也没忘记当年的恩,对叔父也如父亲一般的照顾。

    “叔父要是知道你来了,肯定高兴,走,我带你进去。”

    王薄侄子带着秦琼等路进庄,来到了里面的灵堂。

    秦琼和罗锋他们便先上前进香拜祭。

    “叔宝,你来了。”

    王薄披麻戴孝的过来。

    “王哥,想不到老爷子走了。”

    “没啥,七十多岁走的,没受半点病痛折磨,享福去了。”

    罗锋一边暗暗打量着王薄。

    这位王庄主今年四十来岁,长的很高大魁梧,但面皮粗糙,手脚粗大,倒像是一个老农似的,而且他的面相很和气,很难想像的到,这样的一个人,居然从打铁匠做到了法曹,更想不到他在历史上后来会第一个举起反隋大旗。

    “王哥,这是我姑表弟罗五,章丘人。”

    王薄转头过来对罗锋点了点头,“小哥是章丘人?做什么营生?”

    “王哥,我家也在长白山下,我们罗家世代种地,另外有点祖传的打铁手艺,忙时种地,闲时打铁,勉强维持生活吧。”

    王薄嗯了一声,“世道越来越艰难了啊,开皇之时百姓总算还是能吃口饱饭,但如今却是越来越难了,劳役苦重,百姓不得安生啊。”

    说着话,王薄把人请到一边偏厅。

    分宾主坐下,又上了茶水。

    本来秦琼有许多话想当面直接问王薄,可是现下王家大办丧事,面对着披麻戴孝的王薄,秦琼却不知道话该如何说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