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45章 限期破案

    罗锋和秦琼便又随贾润蒲回军营覆命。

    张须陀见了秦琼,很热情的招他过去,“知道你是来大将军看中的人,但是本官现在也是急需用人,就暂借你查办此案,等此案办好,到时我亲自为你向来大将军请功。”

    以他对秦琼的了解和喜爱,他是很欣赏秦琼的才干的,勇武有谋,年轻有为啊。秦琼要是真愿意留在他麾下,他甚至愿意破格给个郡兵旅帅之职的。只是他也清楚,郡兵的旅帅,对秦琼只怕也没多大吸引力。

    人家秦琼现在无官无职,不代表以后没有,以他身为来护儿亲卫的身份,加上这身本领,出头是早晚的事情。

    “知世郎一案,影响极其恶劣,如今弄的人心惶惶,若是不能尽快拿下此贼,只怕会弄的更加恶劣。秦琼、罗五,本官给你们俩个半月期限,务必查明此案。”

    “禀报郡丞,半月时间只怕太短,就算知世郎一伙贼人真的是本郡之人所为,可本郡九县,地方那么大,一时半会只怕也摸查不清,最怕的还是万是一邻近州郡县之人越境做案,又或者本郡之人做案后越境隐匿,就更难追查了。”

    张须陀肃着脸,“也罢,本官就再多给你们五日期限,限你二十日内查明此案。”

    又说了会话,罗锋和秦琼辞别张须陀。

    校场上,贾润蒲却已经点了一队五十名郡兵在那里等候了。

    “秦兄、罗兄,这是郡丞拔下的一队郡兵,从此后就协助我们查案了,有事只管吩咐。”

    罗锋瞧过去,五十名郡兵都挺年轻,站的笔直,一色的蓝袍,人手一杆长矛,还人人配了把横刀,甚至细看过去,还能看到有一伙十人装备着大盾牌,一伙十人装备着弩机。

    看的出来,这绝不是普通郡兵的标配,这是张须陀特意拔给他的一队精锐了。

    “拔了马吗?”罗锋问。

    “马没有,不过拔了五十匹大骡子,办案追贼是不用担忧的。”

    齐郡的郡兵是没有骑兵的,只有张须陀麾下的亲卫配有一些战马,拔给罗锋的这队人,能给配了代步的骡子已经是非常了不得了。

    “说吧,先从哪查起?”贾润蒲问。

    “贾队副,这个事情呢还得先周全考虑一下,我和罗队副先想想,等想好了再来。”秦琼道。

    贾润蒲见状,“也行。”他转头对那队士兵中的一个壮汉道,“赵旅帅,你先带人回去训练,随时待命,我跟秦罗两位队副还要先商议下行动计划。”

    “走吧。”

    秦琼本想先甩开这位独臂壮汉的,想不到他却是粘上了,也不好拒绝,于是只好带着他先回了秦府。

    到了家,找了个,罗锋跟秦琼二人私下商议。

    “现在怎么办?”

    “二哥,我也没料到,会把你拖下水来,真是对不住。”

    “一家人说这两家话干什么,其实我来也有好处,我总不相信是王哥做的案,若能够查明真相,也算是帮了他一回。”秦琼顿顿,“小五,我打算先去趟邹平亲自见下王哥。”

    “先见见也好,但不能带着郡兵去。”罗锋建议。

    “可这位贾队副不好撇。”

    “实在不行,就带上他,一人也妨碍不了什么。”

    于是当下便就这样议定,先去趟邹平见王薄。不管是不是他,总得先见过谈过才清楚。

    吃过饭,秦琼便跟母亲把郡丞借调的事情说了,秦母有些担忧,但最后还是点头了,“如今世道有些越来越不太平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知世郎劫粮又劫人,不是好人,你正好在家,帮家里地方做点事情,查贼捕匪倒也应当,就是要小心些,千万不要莽撞。”

    “舅母你放心吧,我们不是单枪匹马查案呢,郡丞还拔了一队人马。另外,刚才二哥还跟我说,打算去邹平找位前辈帮忙。”

    罗锋趁机跟贾润蒲说要去邹平。

    “去邹平干甚?那有嫌疑人吗?”

    “不是,是邹平有位前辈,以前曾任过齐郡法曹,人脉广,经验丰,对我也有过指点之恩,我们兄弟俩打算先去齐郡找这位前辈,向他寻寻主意,他在齐郡任过法曹,认识的人多,对齐郡九县都很熟,或许他能有些目标。”

    “那我跟你们同去。”贾润蒲倒是很不客气的道。

    “贾队副要不先到这里等着,我们一去一回也要不了几天。”

    “还是同行吧,我也想拜访下那位法曹前辈呢。”

    “那好吧。”

    收拾收拾行李,哥几个就准备出发。

    罗四和赵贵、周新和小六他们几个,在秦府呆的正舒爽呢,每天好吃好喝的,平时哪过过这样的生活啊,都有些乐不思蜀。

    本来罗锋倒也不想带上他们,但又怕他们在秦府惹祸,再想着,带上他们多长长见识也好,毕竟他们现在都成了自己的帮闲。

    于是,不管他们乐不乐意,罗锋便让他们全都一起同去。

    罗锋来时的七人都一同去,再加上秦琼和贾润蒲,一行九人骑了马便往邹平县赶。

    历城到邹平足有八十里路,好在骑着马倒也不慢。

    只是罗锋他们骑术不精,秦琼和贾润蒲这两位也就只能放下速度,一路上帮着指正教导秦琼他们骑术,快赶慢行,在半路上还露宿了一夜,用了一天半时间才赶到邹平。

    邹平北临黄河,南接济水。

    后面就是长白山。

    商周之时这里为邹侯国地,后来春秋时齐景公筑邹之长涂,邹关之东始就是平地,故名邹平。

    马上,秦琼对罗锋介绍着邹平县。

    “秦时这里隶属临淄郡,到西汉始置邹平县。东汉时,并入了临济县,到南北朝时,这里郡县区划混乱,及大隋开国后,在开皇三年移北齐平原县治到现今邹平县城,开皇六年又置朝阳县于菅城,改为临济县。”

    “直到开皇十八年,才改平原县为邹平县,复汉旧名。”

    对这些罗锋还真是不太清楚,但他也知道这些混乱的由来,盖因晋末之后,南北混战,天下动荡,齐地处于黄淮之间,几乎就是南北之间的鏖兵之地。

    双方反复争夺、占领,因此州郡县设置混乱,再到后来北周灭齐,隋代周,天下重归一统,隋文帝撤郡并州,然后杨广又废州复郡,州县不断精简。

    比如齐郡这块地方,以前足有十几个县之多,甚至曾经还设立过好几个州,数个郡,到现在全都并省入了齐郡,只撤并为九个县,可以说还是比较正确的政策的。

    在地理上,邹平地处鲁中泰沂山区和鲁北黄泛平原的叠交地带,丘陵多平地少,算是一个比较偏僻落后些的地方。

    王薄家就在长白北北麓的青阳庄,青阳庄北面就是济水,南面是长白山,依山背水是个好地方。

    而罗锋看着这地形,却越发觉得王薄就是知世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