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44章 临时征召

    “罗五啊,本官到任,有意整训郡兵,让各县送粮派丁,可章丘县的丁和粮却在境内被人劫了。此事,骇人听闻,你这次来,可是要替张仪臣给本官一个交待?”

    张须陀话虽说的轻缓,可却让罗锋觉得很大压力。

    一个在平常训练阅操时都要身着全套铠甲的郡丞,这不是一般的官员,这是一位武将,一位从沙场上走下来的武将,他可不会跟张仪臣他们玩什么官场惯例,他更多的还是用的军中那一套。

    杀伐果断,赏罚分明。

    章丘县令张仪臣没有按时把粮食和壮丁送来,这就是张仪臣的失期误事,若是按军法,那就是要斩。

    “回郡丞,那伙劫匪行踪鬼魅,如今暂时只知劫匪首领自称知世郎,其余情况还不清楚。”罗锋如实道。

    “不清楚?你们被人劫了三百石粮食,五十个壮丁,却说不清楚?”

    罗锋只得硬着头皮道,“禀报郡丞,这伙贼人非同一般,他们出手迅速,行踪诡秘,事后追查,却是毫无蛛丝马迹,非常厉害。小的以为,这不是一般的劫匪,这应当是一伙实力很强的劫匪,尤其小的猜测,这伙劫匪并不是一般流窜做案的劫匪,他们应当是另有身份。”

    “哦,什么意思?”张须陀有些意外,本来罗五只是来替张仪臣请罪的,倒不料这少年还有这等说法。“你的这个猜测可是你本人的猜测?还是说,是你们章丘县的猜测?”

    “是小的斗胆猜测。”

    “嗯。”

    张须陀点头,其实他心里有同样的猜测,因为现在不但是章丘一县出了事,是他郡下九个县里有一半出了事。都是一样的查无踪迹,他亲自出手派人去查,都还没查出个结果来。

    所以张须陀心里也早有了和罗锋一样的猜测,他估计这次做案的应当就是齐郡本地人做案,这人熟悉这里的情况,同时有很强的实力,能聚起一支人马做案,而且又有地方可以迅速的隐匿人脏。

    而能符合这些条件的人,可不会多。

    齐郡虽辖有九县,可毕竟也就这么大点地方,郡县中豪强大族不少,但也都是有数的,事实上,他现在已经开始按着自己的这个思路在调整查案方向,开始暗中摸底。

    只是连郡城中许多官吏都不曾想到的,罗五这么一个年轻捕快却想到了,这真是出人意料啊。

    就如上次他擒获蓝面鬼一样出人意料。

    上次可以说是勇,而这次就真是智了。

    “罗五啊,你既然来了,也就别急着回去,章丘县那边,我会派人送封信回去,就说暂时把你留下来协助辑查此案了。”

    “啊,小的只是章丘一捕快,在郡城人生地不熟,只怕也帮不了什么忙。”

    张须陀一挥手,不容置疑的道,“你不用担心这个,我会拔几个差役归你指挥,你自成一队,不用受其它人管辖,只须向我负责即可。就按你的猜测和思路去查,不管是谁,你都可以查,有我替你撑腰。”

    “你要钱我给钱,要人我给人,但是有一条,我只给你半月期限,你给我找到有用的线索来!”

    “郡丞,半个月时间,只怕太短,我没这个能力啊。”罗锋也不料给自己揽了这么个事到身上来。若是昨晚没跟秦琼谈话,他倒觉得没什么,可现在他心里可是有了包袱了。

    “不得讨价还价,这是命令。罗五啊,你现在既然穿了这身皂服,那么你就是公人,公人就得听上司的命令。本官向来赏罚分明,若是你能办了此案,那么本官不吝赏赐,但若是你到期查不出什么来,可就别怪本官无情了。”

    半个月。

    罗锋头疼。

    看他一脸无奈的样子,张须陀哈哈笑道,“你也不用太担忧,你既然能想到贼匪可能是本地人,那么说明你还是很聪明的,思路是对的,只要按着这思路查下去,就能查出结果来。”

    “可这是郡城啊,我就一章丘捕快,只怕在这里说话都没人听啊。”

    “这个容易,即刻起,本官临时征召你为齐郡郡兵,授你为本官亲卫队副。”

    一个郡兵队副,算不得什么,毕竟就算是卫府的队副,有时连品阶都未必有,就算有也顶多是个从九品。

    但若是张须陀的亲卫队副,那就不一般了。

    有这面大旗在,那他就是郡丞的钦差。

    “罗五,历城的秦琼不是你表兄么,本官知道他现在还在城里,那本官就一并把他借调来,你们俩兄弟一起追查此案,再拔给你们一队郡兵。”

    张须陀不容拒绝。

    罗锋回秦家的时候,同去的还有张须陀的一位亲卫队副。

    这是位真正的亲卫队副,跟着张须陀无数次出生入死的老兵,只有一只手臂,可张须陀却依然将他留在身边。

    秦琼本来正在家里陪着母亲招待罗四和小六他们几个呢,正说着话,见罗锋回来。

    “二哥,不好意思,给你招事了。”罗锋无奈的苦笑。

    那位独臂队副笑着上来,那带着疤痕的脸笑的却跟哭一样难看。

    “秦琼,郡丞有令,现临时征召你为齐郡郡兵,授郡丞亲卫队副,与罗五一起协查知世郎一案。”

    秦琼也愣了下,“这位兄台,在下如今是左翊卫府兵,在荣国公麾下当兵,如今也是请假回来,马上就要回去报道的。”

    “秦琼,这个郡丞自然是知晓的,我们郡丞跟荣国公来大将军也是相识,当年还曾同在越公麾下并肩在江南平过叛乱,他已经给荣国公去信说明情况,向他暂借你办差,相信荣国公也会同意的。”

    按照大隋制度,郡丞统领州郡之兵,平时自然管辖不到卫府士兵,可一旦遇到紧急情况,那么郡丞同样也是有权力征召本郡所有的百姓的,包括退伍或者还未退伍的郡内府兵。

    直接调卫府军队郡丞调不动,但征召一个请假在家的府兵却是可以的。

    这已经不是请求,不是商量,而是紧急征召,秦琼若敢拒绝,张须陀发个狠,直接军法从事,拿刀砍了他都是没问题的。

    秦琼瞧瞧独臂汉,又看看罗锋,只得无奈的点头应下这差事了。

    “哈哈哈,贾某就喜欢爽快的汉子,介绍下,某姓贾名润蒲,随郡丞征战多年,现如今是郡丞亲卫队副,这次郡丞交待了,让我挑一队郡兵协同二位办案,以后查案的事情秦队副和罗队副说了算,我就是来打打下手的。”

    罗锋心想,你是个监军倒还差不多。

    三个人全都是亲卫队副了,看似一样,但人家是正牌队副,他们俩兄弟不过是临时的,哪能一样呢。

    不过直接派个队副带一队郡兵来协助查案,张须陀倒也算是对他们寄予厚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