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43章 及时雨王薄

第43章 及时雨王薄

    入夜。

    谢幕笼罩。

    秦府东院书房,秦琼紧皱着眉头。

    表弟罗五不是那种说话随意之人,他既然敢说那肯定就有一定的原因。

    “王薄我认识。”

    良久,秦琼叹了一声。

    “我不但认识他,而且还要敬称他一声哥。”

    这倒是罗锋意料不到的,他只想到王薄既然曾经在齐郡任过职,那么秦琼或许认识,可想不到他们不仅仅是认识这么简单。

    秦琼拿起剪刀把油灯里的灯芯煎短,重新挑亮灯。

    放下剪刀,他娓娓道来。

    “在历城说起王薄来,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送外号及时雨。”

    王薄曾经是个打铁匠,后来当府兵,再后来立功授职,转到齐郡任职。在王薄夺职入牢之前,他官任齐郡法曹参军事。

    法曹类似于现代的公安局,隋书官志:法曹,司法参军事,掌鞫狱丽法,督盗贼,知赃贿没入。

    隋朝的县上中下县皆有司户、司法二曹,畿县有司法等五曹,无司兵曹。京县则有司功、司仓、司法、司岳、司士、司户等六曹;

    而到郡一级,则是六曹皆配,各司其职。

    王薄能做到一郡法曹,就类似于市公安局长,职位不低,而且权力不小。也正是因为他曾经坐到这么重要的位置上,所以才会在后来齐郡官场内斗之中,被牵连入狱。

    不管他后来是如何站错了队丢官,但他在任之时,却也是在齐郡位高人重,而他又比较好结交朋友,因此黑白两道都是人脉极广。

    秦琼年轻的时候也是好打抱不平,因此没少进衙门,他也就是那个时候认识了法曹王薄。

    王薄人不错,对秦琼很欣赏,他喜欢秦琼这个热血正义的年轻人,从没有为难过他,甚至还时常护着他。

    对秦琼来说,王薄和他亦师亦友,他关照他,还经常指点他弓马武艺。

    “后来王哥下狱,我也曾经与朋友一起为他奔走,最终他出狱,但却也不愿意再留在历城,回到邹平老家去了,再后来听说他往塞外经商,又积累了些家财,重又置办了些田产商铺等,想不到现在却听你说出这样的消息。”

    “二哥,我也听说过王薄的名声,但这等事情我也不敢骗你,我有九成的把握,知世郎就是王薄,王薄就是劫走章丘那些粮食和民夫的人。”

    “他为什么这样做呢?”秦琼问。

    “这个我也不清楚,这其中或许有什么内情吧。”

    “不可能的,王哥为何要劫官府粮食,为何还要劫民夫索要赎金?他当年入狱之后虽然被抄没了家财,可后来随朋友出塞经商,也是积累了不少钱,他现在年纪也不轻了,没理由做这样的事情。”

    秦琼还是不相信。

    在他的眼里,王薄是个豪爽讲义气之人,轻财仗义,义薄云天,并不是一个看重钱财之人。

    “二哥想必也有很久没有见过王大郎了吧,要不去邹平看看他,或许能够了解些什么呢?”罗锋建议。

    他心里很确定王薄就是知世郎,可现在秦琼跟王薄有这份关系在,那事情就不能直接来了。

    “这事你还跟其它人说过没有?”

    “暂时还没有,我原本是打算先跟你这里打探点王薄的消息,然后再把事情禀报给张郡丞。”

    秦琼叹了声气,“这个事情暂时不要先告诉张郡丞,万一知世郎不是王哥,那么就可能陷他不利处境。你是不知道,因为这个知世郎不但劫了章丘的粮和人,还劫了好几个县送往郡城的粮和人,都是索要赎金,此事已经惹的太守和郡丞大怒,尤其是张郡丞已经下了重金悬赏,查找知世郎的线索,一旦发现其踪影,肯定就要亲自带兵将他辑拿剿灭!”

    “二哥,你说万一王大郎真的就是这个知世郎,那怎么办?”罗锋问。

    “到时再说吧。”

    因为王薄之事,秦琼心情有些郁闷,兄弟二人再会的喜悦也冲淡了不少。

    次日一早,罗锋便先到衙门去办差。

    有公文在身,倒是很正常的见到了郡丞张须陀。

    一名郡城白直少年引罗锋来到城北的校场,这处校场本来荒废许久,可张须陀一到任,便马上让人将其重新整理出来,然后亲自训练郡城士兵,又下令各县运送粮草和送民壮入郡城训练。

    本来名存实亡的郡兵,倒是很快的重新拉起来了架子,如今张须陀麾下编有齐郡郡兵十二团,每团编二百人。

    每团下辖二旅,一旅百人,辖二队。

    一队五十人,辖五伙,每伙十人。

    其中郡城常驻三团郡兵,另齐郡下属九县,每县各常驻一团。

    齐郡的郡兵都是从百姓之中征召的青壮壮丁,皆是编户良民,这些人轮流到郡县里当值训练。

    说是编十二团,总共两千四百人,但实际上却是征召了四五倍的民壮,使得他的郡兵常年都能有十二团在编的人。

    这些郡兵除了训练,还要承担巡逻、捕贼等任务。

    张须陀上任来,风风火火,郡城北的校场重现生机,每天都是训练之声不绝于耳。

    罗锋跟着那名白直,经过多数岗哨查验之后才得以进来,一路所见,只见营中到处整齐,秩序森严,营中训练的郡兵皆着统一的蓝色袴褶。

    没有嬉戏,也没有喧哗。

    看到这样的场景,让罗锋心里暗自钦佩。

    能把一郡农夫短时间就立起规矩来,这可是非常不容易的。虽然他罗锋不懂军事,但他也知道,一支军队,最重要的底子就是纪律。

    只有铁一样的纪律下,才有可能让本来只是寻常百姓的这些人,迅速的凝聚起来,拧成一股绳,形成一支有战斗力的军队。

    州郡之兵虽只是地方民兵武装,可在张须陀这个沙场悍将的手底下,也还是迅速的拉起了架子来。

    “报,禀郡丞,章丘捕快罗五求见。”

    白直少年高声向检阅台上报道。

    远远的,身着盔甲的张须陀挥了下手。

    来到近前,罗锋发现张须陀身着全套的盔甲,整个人显得更加的威武。

    “罗五郎,又见面了,看来你已经开始当捕快了。”张须陀伸手示意他坐下。

    “罗五拜见郡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