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42章 秦家

    跟着王伙长入城,罗锋好奇的跟他边走边聊。

    “王伙长也认识我二哥?”

    王伙长个头有点矮,但是却极粗壮,好像一个大肉墩一样,尤其是那四肢极粗壮,好似那魔戒里的矮人王一样。

    一提起秦琼,他就来了劲。

    “当然认识,你应当这么问,这历城有谁不认识秦二哥的。”

    “我表兄这么有名吗?”罗四凑了上来。

    “可不,要说起秦二哥啊,那是人人都要竖个大拇指。哪个不知道秦二哥为人讲义气,热诚又豪爽。这么跟你说吧,我王老二今年二十一岁,在这历城也呆了二十一年,但二十一年来只服一个人,就是秦二哥。”

    罗锋看着说起话来唾沫乱飞的这个王伙长,有些震惊,他刚才还以为这位怎么也得有三十三四岁了呢,结果人家说自己才二十一,这长的也太显老了点了。

    不过王伙长虽然显老了点,但人挺热情。

    在他一番讲解下,罗锋算是才对秦二哥在历城的事迹有所了解了。原来秦家在历城虽也是百年望族,但是秦父死的早。

    秦父死时,秦琼还年幼,他与母亲相依为命。

    不过好在秦家毕竟是大族,过去也是世代官宦,家中倒也有不少积蓄钱财田地,秦琼打小学文习武,倒也是衣食无忧。

    只是他学文没什么耐心,可学武却很吃的苦,到十几岁的时候,已经是长的高大英武,兼之武艺出众,弓马娴熟,拳脚棍棒无一不精通,尤其是马上一杆长槊,手中一对金锏,那是人见人赞。

    秦琼不但人练的武艺高强,而且还为人正直,专爱打抱不平,又特别孝敬母亲,尊老爱幼。

    当府兵之前,秦琼在历城已经是很有名声,人人敬佩。特别是他好打抱不平,收拾了好几伙凶狠的盗匪贼人后,更是让附近江湖道上人都怕了他。

    而秦琼又好交朋友,因此大家的交口称赞之下,在历城便无人不知有这么一位好汉秦琼了。

    “前不久咱们齐郡来了新任的郡丞,这位可是真正沙场上拼杀出来的百战悍将,厉害着呢,据说啊张郡丞来上任的路上正好碰着秦二哥在章丘擒了悍匪蓝面鬼,得了张郡丞赞赏。回来后,张郡丞本来想让秦二哥到他麾下当亲卫队正呢,结果二哥却说左翊卫的来护儿大将军那边还等他回去,只能拒绝,让人可惜啊。要是秦二哥留在咱们历城就好了,以后咱们这些在郡丞手下当差的弟兄们,可就有头了。”

    在王伙长把秦琼的昔日英雄事迹美名几乎都已经宣扬了一遍的时候,罗锋他们终于来到了秦府。

    秦府在历城的东边,这里向来是高门大族聚集之地,非富即贵。

    虽说秦家如今没落了,但高大的门楣,高高的院墙依然在无声诉说着秦家昔日的光辉。

    “这是秦家大宅,平日里啊秦老夫人一般都是在城郊的山庄里休养,这不前段时间老夫人受了风寒,迁延了些时日,倒一直拖拉着没好利索,于是家里着慌把老夫人送回城里将养,又把二哥召了回来。”

    “哦,我舅母身体好些了没?”

    “放心吧,老夫人这是想念儿子了,二哥一回来,老夫人的病立马就好起来了。现在正四处张罗着,要替二哥说个大家闺秀做媳妇呢。”

    王伙长早是熟门熟路,直接带着他们来到侧门,那大嗓门一通喊,立即有看门的家丁出来,都是相识的,说了几句话,家丁便过来行礼,然后带他们入内。

    秦琼听下人报说章丘罗锋兄弟带朋友前来,立马便赶来迎接。

    他依然是那般英武,大笑着上前,一把抱住罗锋。

    “见你这身皂服,看来是已经到衙门正式当差了。”

    “是啊,已经当差了,这不刚报到就得了县令的差遣,来郡城给郡丞送封公文。”

    “走,带你见我娘去,听说姑母的孩子来了,高兴不已呢。”

    秦母和罗母的年纪其实差不多,论起来也就年长两三岁,但保养的不错,看起来十分年轻,尤其是很有气质。

    罗锋便上前拜见。

    “外甥罗五与四哥、六弟一起拜见舅母,舅母安康。”

    秦母满头乌丝,身着大袖裙,头上插着一支金钗,干净而又利落,人很慈祥。

    “早听叔宝说回来路上遇到了章丘姑母家的表弟,还称赞你年轻却稳定大气,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罗四则是不停的左张右顾,小六却是懵懵懂懂,秦母将三人的表现看在眼里,对儿子称赞过的罗锋也是心里暗赞不已。

    拜见过后,罗锋便取出几样家里带来的礼物。

    倒也不是什么贵重之物,有罗母亲自织的一端布,家里晒的一点笋干等,本不是些值钱的东西,但都是自家产的,算是一点情意。

    秦母看着布,眼里湿润,说当年堂妹嫁去章丘,后来断了联系,心里一直挂念着。

    “舅母,我娘也一直挂念着历城秦家。只是我外祖父外祖母过世的早,外祖父也无后嗣,虽人有族人继嗣,但跟我母亲毕竟生份,隔的又远,慢慢的便没了往来。等下次,我定陪母亲再回历城娘家来。”

    “好好好,应当的,其实我也理解,都不容易,生活不易,一大家子人呢,隔着又远,哪里是说走就走的开的。”

    人说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不在,人生便只剩下归途。

    而外嫁的女儿更像是泼出去的水,尤其是当自己也为人母后,便要被家务子女束缚,而当父母也去世后,那么娘家便也就成了遥远而又陌生的地方,难得能回一次了。

    秦母是大家闺秀出身,很讲礼数。

    罗锋带了礼物来,她便一一回礼。

    她给罗锋一枚玉佩,给罗母几匹上好的丝绸,又给罗四和小六各准备了很用心的礼物。

    “小五啊,你能跟叔宝半路相逢,那就是缘份,让秦罗两家重相联络走动。以后你跟叔宝要多亲近,也多来家里走。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们,秦家现在虽家道中落了,可能帮就一定会帮,都是一家人,不要客气。”

    “谢舅母。”罗锋拜谢。

    “起来,这是家里,你不用这么客气,我是把你当成儿子看待的,叔宝命苦,没有同胞兄弟,以后你们要互相多照应些。”

    秦母看着罗锋,心里确实很高兴,她最喜欢的是这孩子懂礼数有礼貌,而且还很稳重成熟,这样的年轻外甥,她当然是很喜欢的。

    热闹了好一会,罗锋告退。他知道人年纪大了,便受不得吵。

    秦琼便带他们到偏院去安置。

    “小五你此来,定是因为章丘县粮草民夫被劫一事吧?”

    “嗯,皆因知世郎而来。”

    “想不到刚去了个蓝面鬼,又来了个知世郎,这世道还真是越来越不太平了呢。郡丞对这个事也是很生气,派人四下打探,可到现在还没打探出半点消息来,如今已经颁下了重赏。”

    “二哥,其实我倒是有点线索,如果我所查到的没错,这个知世郎其实你也肯定认识!”

    “哦?谁?”秦琼有些吃惊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