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41章 秦琼是我表哥

第41章 秦琼是我表哥

    虽然罗四和疤面他们几个有些狂,一路总盼望着知世郎带人跳出来劫他们,可事与愿违,一路上连商旅行人都没碰到几个,一路上冷冷清清,孤孤单单。

    章丘到历城有六十里路,七人骑着马,可都是生手,边骑边学,还不时有人摔下马来,于是走走停停,这路上倒是走了一天。

    将近天黑之时,罗锋一行人才总算是赶到了历城。

    齐郡,旧名齐国。秦灭齐国,于其故地分置齐郡、琅琅郡。汉灭秦,刘邦封韩信为齐王,领田氏齐国故地,后徙韩信为楚王,分齐国为七郡七十三县。

    到西汉后期,齐郡仅辖十二县,隋初废齐郡改为齐州,杨广继位后又复改为齐郡。

    郡治历城。

    历城因处于历山之下而得名,在南北朝时期隶属于齐州济南郡下,而如今则是齐郡的郡城所在,同时也是历城县的县衙所在。

    做为一座拥有悠久历史的城池,历城很大。

    相比起章丘那座才建了不到三十年的小县城,历城却堪称古老而又雄伟了。

    光是城门,就有六座,而且还拥有护城的干壕以及御敌的瓮城,远远看着就如同是一座巨大的军事要塞,同时这也是一座繁华的城池,拥有大量人口。

    站在城门口,小六和杜大、辅三这三兄弟是真的震惊不已,不比罗锋和罗四等,都曾经去外地做过役,如罗四就是刚从洛阳回来的,罗五也是从涿郡回来的,赵四曾经去过涿郡,周新则曾经去过扬州做役。

    “好大的城啊!”

    “好多的人啊!”

    “城门外还有好大一条沟呢!”

    “那不是沟,是护城的干壕,历城是北方城池,到了冬天河会结冰,因此为防战争,所以北方的城池外大多是挖干壕而不是直接挖河引水为护城河,干壕很深,还能在里面栽上鹿角、尖桩等,这样就能防止敌人冬季之时越过没水或结冰的护城壕了,能够对城池起到极大的防御作用。”罗锋见三个小子一脸震惊的乡下样子,忍不住对他们介绍道。

    “五哥你知道的真多。”杜大崇拜的道。

    “听说历城有座如意楼,里面的小娘子可水灵了,我看天色也不早了,要不咱们今晚就到那里去歇息一晚如何?”

    罗四一脸猴急的样,却是提议要去睡青楼。

    “别身上揣着几个铜子,就真以为自己是财主了。你那个是公帑,不是你私财,咱们这次也不是来寻花问柳来的,是来出差来了。”罗锋拿眼瞪了老四一眼,“先进城吧,进城了去二表兄家认个门先,明早再去衙门。”

    “天这么晚了,去麻烦舅母多不好呢,要不还是住如意楼,明早再去舅家。”罗四还是不太甘心。“疤面你说这样安排好吧?”

    疤面对于传说中的如意楼似乎也有所耳闻,倒是有些心动的,不过他可没敢答应罗四,毕竟主事的是小舅子罗五,跟着小舅子一起去嫖,这事不太靠谱。

    而且他也舍不得那钱,据说这样的青楼去一趟,没个两三贯钱是不够的。

    有这钱,他还不如给家中的莲娘买几匹上好面料,再买点首饰买点脂粉呢。

    ······

    “干什么的?”

    几人还在那里商量呢,结果他们的形踪已经引来了城门守卫的注意,一队城门守卒冲出城来,瞬间将他们团团围住。

    这些人可不是如章丘守门的门子一样的差役,这些是齐郡城中驻守的郡兵。

    所谓郡兵,跟卫府兵又不一样。

    卫府兵是朝廷十二卫分驻各地军府的府兵,隶属于十二卫和兵部。而这郡兵,却是属于地方武装,由通守、郡丞统领。

    郡兵类似于武警,又相当于民兵,总之也多是地方上征召起来的壮丁当差,轮流集结训练当值,平时维持地方治安,缉贼捕盗,同时又相当于预备役,一旦有战事,还能立即拉起来防御守城,或增援左近。

    不管怎么说,虽然郡兵不是正规的府兵,但也都是有过训练的。甚至郡丞张须陀的手下,还有一支几百人数量的精锐,都是曾经打过仗的。

    罗老四手刚摸到马鞍上的那支禹王挝,还没等端起来,结果立即被七八支步槊给顶到了身上。

    “下来!”

    数道喝斥之声响起。

    自张须陀到任齐郡郡丞后,已经烧了好几把火。齐郡郡兵的面貌已经大为改变,不再是懒散怠慢。

    齐郡城门也是加强了戒备,进出都要检查,城郊道路上还增加了巡逻郡兵,一遇可疑之人,尤其是如罗锋他们这样既没身着士兵军服,却又还骑着马拿着兵器的,那更是重点盘查的对象,若是敢抗拒检查,那是可以先斩后奏的,这都是张须陀下的新命令。

    敢不遵守的,城门处戴着枷站着站笼的那些倒霉鬼,就是榜样。

    罗锋很识相的举起了手来。

    “诸位,在下章丘县捕快罗五,奉县令之命前来,有公文要递交给张郡丞,这几位是我的同伴,不是歹人。”

    一个眼神凶狠的郡兵过来,“证明?”

    “我有腰牌,还有县令签发的公文。”

    一番查验过后,那人凶狠的眼神倒是收敛了一些,“还以为有哪个胆大的贼匪过来找死呢,原来是章丘县的差役。你们这几人,怎么一个个都奇奇怪怪的,出门办差还带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还个个都拿着奇形怪状的家伙?”

    使锤的,拿挝的,扛棍的,还有拿叉的、拿刀的、拿枪的,再加上个拿弓的,这七个人的家伙确实有些不一般。

    “都是些野路子出身,不比这位大哥一看就是将门之人。”罗锋笑道。

    “嘿,话倒挺会说的,不过确实是这么个理。你到军中去,尤其是卫府军中,那些校尉将军们,有如一个的武器不是槊、矛呢,连使枪的都少,更别说使什么刀啊棍啊挝的。”

    旁边一人道,“我说王队头,人家就是几个小县城的捕快和帮闲,拿个渔叉猎弓柴刀打铁锤的很正常,毕竟这些就是人家以前常用的家伙事,你说什么马槊啊长矛啊这些,人家用的了吗学的会吗?还是别跟他们扯了,让他们赶紧进城吧,这天都黑了,马上就要到点关城门了,误了关门时间,可得小心吃板子。”

    那个王队头便收住话头,“你们赶紧入城吧,不过提醒你们一声,天晚了,这个点去衙门肯定没人理的,明天一早再去吧。有其它呆的地方没,先登记一下。”

    “府兵秦琼秦叔宝是我娘舅表兄,我们去他家先住一晚。”

    “秦二哥是你表兄?”王队头惊讶,“早说啊,原来是二哥的兄弟倒了,老刘,没听到吗,赶紧的,带二哥的兄弟们进城。跟二哥说一声,一会我下值了就过去,我带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