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39章 西厢小娘子

第39章 西厢小娘子

    夜深人静。

    不大的章丘县城更是早早就关城闭坊,街上没有半个行人。

    县衙后院的西厢房中,却还点着几支油烛,县令张仪臣的女儿正坐在桌前,一手托腮,一手拿着支梳子在手里把玩着。她目光恍惚,心神却是早不知道哪去了。

    “小娘子,早些睡吧,天色已经不早了,这都已经亥时两更天了,再不睡又要到夜半三更了。”贴身的侍女线娘早已经是上眼皮打下眼皮,困的不行了,可偏偏小娘子却坐在那里不肯睡。

    她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从床上拿起一件大罩袍给小娘子披上,小声抱怨道,“那个秦琼也真是个愣头青,小娘子都把贴身的东西送给他了,怎么却还一点都不明白小娘子的心意吗,东西也收下了,可却到现在都没有半个音信来。”

    “小娘子,要我说啊,这秦琼还不如那罗五来的聪明呢。你看他一进城来,便托人给小娘子递话问安,还送了一对可爱的白兔来呢,哪像那个秦二,可真够二的。”

    “不许你说秦二郎二。”张润娘抬手在红线的胳膊上轻拧了一下,自那日长白山下遇蓝面鬼,这段时间张润娘的脑子里就满是那个威风凛凛的年轻府兵的身影,他就像是一个盖世英雄,在她最危急的时候,突然就骑着高头俊马,手执金锏,如一尊战神一样从天而降,他骑马的姿势是那么的潇洒,凶恶的贼人在他的手下却连一个回合都打不过。

    “罗五虽然人机灵懂事,可他还是个少年呢,哪有秦二郎那般威武潇洒。”张润娘的声音里带着丝少女怀春的味道,“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勇武的郎君,其实我一直好想当面感谢他的救命之恩,可是却不想那日一别竟再无见面机会。”

    许久,她叹了口气,悠悠的道,“你永远不会明白的,当你遇到一个人,然后脑子里就全部都是他的那种感觉。就好像,这世间就再无一个男人可以取代他在你心中的地位了。”

    “红线,我觉得我中了毒,中了相思之毒,没的救了。”

    “相思之毒?我也觉得你是得了相思病,你的魂儿啊,全都被那个秦二给勾走了。我打听过了,这个秦二家世还不错的,历城秦家也算是齐郡地方的百年望族,世代官宦,虽然如今没落了下,可秦琼倒也算是一表人才,早晚能够闯出一番明堂来的,跟咱们张家,倒也算是门当户对的。”

    “尤其,听说秦二今年二十二,却还未曾成亲,也未听说过有订亲,怎么样,是不是正合了小娘子你的心意了?”

    “再取笑我撕烂你的嘴。”润娘虽然作势要去揪红线,但眼睛却放了光,眉眼间全是喜色,情不自禁。

    “秦二郎确实是良配,不论是长相还是本事又或家世都是样样皆好,可我就怕她未必瞧的上我。”张润娘有些患得患失。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润娘的年纪倒也确实到了婚许之年。因为从小聪慧,向来得张仪臣的宠爱,因此倒跟别家的闺秀有很多不同,对于她自己的终身大事,却是坚持要自己择一个贤婿的。

    也曾有许多地方望族和官宦子弟想来求亲,但都过不了润娘这关。她择婿,最看重的还是人品和本事,家世和长相倒是排在其次的。

    “怎么就配不上了,咱们家阿郎可是七品县令,进士出身,张家又是世代郡望名门,小娘子你的母亲还是南阳刘氏大家女子,怎么配都是绰绰有余的。再说了,你才貌双全,又温柔贤惠,若取了你去,那是他秦家修了几世的福呢。”

    润娘打量着红线。

    “我看你今天似乎心情格外的好,好像就是打去见了罗五回来后就这样了。怎么着,你跟他的事情有戏了?”

    “什么有戏啊,我跟他有什么事啊,我们清清白白。”红线连忙辩解。

    “哦,是吗?那你回来后你那个平常贴身带的护身符怎么不见了?你敢说你不是送给了罗五郎?”

    “哎呦,小娘子你怎么什么都要说出来,讨厌。我就是感谢下罗五救过我一命,所以才送他点东西,希望他这次去齐郡的路上不要再遇上贼了。”

    “你啊,还嘴硬,喜欢就是喜欢了,喜欢了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看罗五郎倒也不错,虽然还年少了些,可心性却似很老成,处事也成熟,长的也还不错,就是家里条件差了些。你要是喜欢他,我来给你们牵线,你从小跟着我,我一直把你当成姐妹的,家里也从没有把你登入官府奴籍,你依然还是良民之身,嫁给罗五没有问题的。”

    说到自己的事情了,红线就不免有些不好意思了。

    虽然说在张府,上下都没把她当成奴婢,而且她也确实没入奴籍,可她心里清楚,自己就是张家的奴婢。做为奴婢,其实是没有什么婚姻自由的,到了年纪,家主就会择一差不多的奴隶让他们成亲配对,这样一来再生下孩子,便又成了家生奴婢,这也是财产的增值。

    又或许,如她这样受小娘子喜欢的贴身侍女,将来会随着小娘子一起出嫁,嫁到那边夫家,也许会成为小娘子郎君的通房丫头,与小娘子一起服侍郎君。

    “小娘子,我觉得罗五虽然对我挺好的,跟我说话嘴也甜,但是好像他心里根本不喜欢我,他对我好只不过是表面上的礼貌。”红线道。

    “你个小丫头片子,你懂什么是心里和表面好。”

    “是真的,罗五看我的眼神都不对,倒是他那个哥哥,盯着我的眼睛就跟狼一样吓人,我讨厌那人。但罗五虽然对我说话很温柔很礼貌,还嘴甜,但他眼里就是没有那种喜欢,他肯定是瞧不上我这个丫头。”红线有些失落的道。

    虽然秦琼很英武,但红线从没有去奢望过什么,她更实在些,秦琼不去想,但是罗五也挺不错的。

    可是让她心里失落的是,罗五确实不错,可她能感受的到,罗五并不喜欢她。

    他不讨厌她,可却不喜欢她,这是一种直觉。

    “他敢,凭什么瞧不起我们红线啊,等他从齐郡回来了,我就找他来算账。”

    “小娘子,算了,强扭的瓜不甜。”她无话可说,转身去替润娘铺床叠被,“快三更天了,小娘子快睡吧。没事,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好找嘛,这世上又不是只有他罗五一个男人,我红线以后肯定能找到一个比他还出色的,就算比不上小娘子喜欢的秦二郎,也肯定会给他罗五郎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