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38章 王薄

    (感谢爱看书小艾的打赏,谢谢!)

    “蒸饼,蒸饼,刚出炉的蒸饼,热气腾腾的新鲜蒸饼喽。”

    “羊杂汤,好吃的羊杂汤。”

    甲仗库选了装备,又到马厩选了坐骑,罗锋一行七人倒是立即鸟枪换炮威风凛凛了。

    市场上,商贩们的叫卖之声不绝于耳。

    罗锋前头开路,一人牵着一匹马,腰挎横刀,身披皂袍,倒是有种净街虎的感觉。

    “店家,给我们一人来一碗羊肉汤,再给我们一人拿十个蒸饼。”

    卖羊肉汤的店家看到这么些杀气腾腾的人进来,早就吸了口凉气。

    “客官,咱店里是卖羊肉汤的,没蒸饼。”他小心陪笑。

    “没有不会到隔壁去买吗?”罗四立即拍了桌子。

    罗锋瞪了他一眼,“麻烦店家帮我们去隔壁买点来,一会一起结账。”

    “一人十个?”

    “吃不完的一会帮我们打包,路上当干粮。”

    “好类。”

    店很小,桌子是原木制成,但时间久了已经看不出本色,显得很油腻。罗锋皱了皱眉头,要是在以前,他是绝不肯在这样的店里吃东西的,但是现在,他也顶多是皱皱眉头而已了。

    “小五,我帮你擦擦。”四妹夫是个心细之人,看到罗锋皱眉,立即从店家那拿来块抹布擦桌子,不过罗锋见那抹布也并不干净到哪去。

    “忙活半天了,都吃点喝点,吃完了咱们就出发。”

    罗四对于这趟差事有些不太乐意,这本想着跟着兄弟来县城当差,以后会很威风,谁知道刚入城就被派了去郡城的外差。

    “咱们这刚来县里,就派出差,就不能派别人吗?”

    “你少报怨几句,这当差哪有那么自由。去郡城也没什么,跑跑腿而已,到时还可以顺便去表哥家瞧瞧舅母他们。”

    三姐夫疤面是众人中年纪最大的,他考虑事情倒想的更远些,“小五啊,我估计这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要只是简单的报个信,也用不着非等你回来才派这差事。”

    杜大忍不住道,“这个叫什么知世郎的神秘的不得了,以前根本没有人听过他半点消息,现在突然就窜出来,还做了这么大一个案子,只怕比蓝面鬼还狠呢,你说咱们这去郡城报信,他们会不会知道?”

    “谁知道呢,但不管如何,我们都得走这一趟。对了,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王薄的人?”

    罗锋问。

    “没听过。”罗四摇头,他虽然以前喜欢结交狐朋狗友四处游手好闲,可实际上也就是在乡里混,连县城都不熟呢。

    “王薄?”

    四妹夫周新却突然接话,“我倒是听说过一个叫王薄的,实际上还见过他呢,就是不知道五哥说的是不是他。”

    “你说的这个王薄是哪人,做什么的?”

    “说起这个王薄来啊,可是很有几分传奇呢。”四妹夫说起王薄,眼中露出赞叹之色。

    原来他认识的这个王薄是长白山北面的邹平县人,他家以前也算是官宦人家,祖上几代都做过些小官小吏,后来到王薄这代时,他爹因为很早死于战乱,于是家道中落,打小跟人学打铁做学徒。

    后来长大了,机缘巧合之下投军入伍,倒也立下过一些功劳,于是在三十岁左右的时候成为了齐郡的一个流外吏,虽然他很年轻也很拼搏奋斗。

    可毕竟没有什么靠山,在齐郡的官场斗争中,因为站错了队最后不但丢了职事,还身陷囹圄,最后差点脑袋都没了。好不容易破家才保了条命,出来后远走塞外,与突厥人交易茶马,很快也积累了些家财。

    回乡买田置地,做起了地主,倒也日子不错。

    “你是说这位王薄,如今在家乡是个地主?”罗锋问。

    “嗯,算来,他如今年纪应当有四十多了,年纪大了,所以不再往塞外跑商队了,现在买田置地,安心在家当地主享福呢。”周新对这位王大官人可是充满羡慕的。

    人家以前家里也穷,可人家就是能白手起家,从铁匠小学徒,到卫府士兵,再到后来的官吏,虽然后来差点没命,职事也丢了,可人家远走草原经商,依然能够东山再起,现在置办起那么大份家业呢。

    听着四妹夫的话,罗锋陷入沉思。

    邹平人,四十岁左右,官宦世家出身,小时家道中落,后来当铁匠学徒,再后来曾经投军当兵,再后来入官场为吏,再到远走塞外与突厥人交易经商,再到如今安心在家乡当地主,这确实是个传奇人物啊。

    不过从这些信息里,罗锋倒是越来越肯定,这个邹平王薄,很可能就是那个后来在大业七年首举义旗反隋的王薄,也就是这次劫了章丘县粮草和人的那个知世郎。

    因为很多条信息都相吻合。

    首先这个王薄确实有这个实力,他以前当过兵,又做过吏,还跑过塞外,能力和胆识肯定都是有的。

    再一个,邹平县在哪?

    就在章丘的北面,两县中间隔着座长白山而已。

    相距不过八十里路,若是骑马一天就可以来回,尤其是两县中间的长白山,极利于王薄劫了粮草后再转移隐匿,若是太远的贼人来做案,不可能做到无声无息。

    “小五,你打听这个王薄做什么?”罗四问。

    “哦,没什么,我也是听说有个叫王薄的人以前也是铁匠,后来很了得。”他随口道。

    “对啊,这个王大官人真的很厉害呢,要是我将来也能如他一样闯出一番样子来就好了。”周新充满羡慕的道。

    邹平县在章丘县的东北边,而齐郡的郡城在历城,却是在西南,这完全是两个方向。

    究竟是应先去邹平查一查这个王薄,还是先去历城呢?

    想了想后,罗锋觉得现在虽然掌握了一些情况,可这些情况都是基于他通过后世的记忆,早就知道了知世郎就是王薄的情况下。可是他现在却没有什么证据能够替他佐证邹平王薄就是知世郎。

    “店家,羊肉汤和蒸饼怎么还没上来,你这店还想不想开了,没见我兄弟身上的皂衣吗,告诉你,我兄弟可是擒杀蓝面鬼的长白乡罗五,现如今可是县令亲授的捕快,怠慢了我们,以后让你这店都看不下去。”罗五不耐烦的拍着桌子叫道。

    店家听了忙点头低腰的道歉。

    店里的其它食客听后也都向这边投来打量的目光,其中一张桌子后一个眉骨上有道疤的精悍汉子的目光更是仔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