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33章 打到服为止

第33章 打到服为止

    罗锋抬头,发现进来的人跟自己长的有几分相似。

    “四儿,你怎么回来了?”罗母最先开口。

    “怎么的,你们一群人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倒巴不得我天天在外面喝西北风啊。”

    进来的人衣衫破烂,头发胡乱的在脑袋顶上扎了个结,胡乱的插着根柴,他一进来眼睛就只顾盯着桌上,完全顾不上其它的。

    见桌上那炸的金黄的小鱼儿,还有正冒着热气的鱼炖豆腐,哪里还顾的上别的,直接就冲了过来,一巴掌就往小六头上扇。

    “不知道给我让个位置嘛,大傻子。”

    小六有些畏惧的起身让开。

    罗锋冷眼瞧着这个刚闯进来的人。

    他想起来了,这是罗老四,他和小六一母同胎的兄弟,比他大上五岁,今年二十一,已经成丁。不过相比起罗锋和小六,这个兄弟却是向来名声不好,打小就有点好吃懒做,长大些便游手好闲,后来更是结识了许多狐朋狗友,经常在乡里偷鸡摸狗,什么偷看寡妇洗澡之类的事情没少干。

    甚至以前还常欺负比他小的罗五和小六俩。

    “小六你是越来越傻了啊?”

    罗四一边往桌上凑一边还嘲讽小六,也不管此时身上脏,直接伸着脏手去桌上盆里抓炸好的鱼吃。

    手伸到一半,却被抓住了。

    罗四扭头一看,却见是老五抓住了他的手。

    “老五,你什么意思,没见老子从洛阳一路赶回来,都快饿死了?你找打不是?”

    “你年纪比我长,但也只是我哥,岂敢对我称老子?四哥,你风尘仆仆回来,确实辛苦,可你再辛苦,回到家了也先该向娘和嫂子们问安。再说了,小六是我们的兄弟,别人可以喊他傻,可我们却不能!”

    罗锋对这个老四是真的没有半点好感,这种兄弟简直就是祸害,害群之马,从小就没少让家里操心,可却从来都跟长不大似的,或者说他们心里永远只有自己,永远都是自私的。

    过去,罗五畏惧这个四哥,因为这个四哥很凶狠,对自己的弟弟也从不客气。但现在罗锋不怕了。

    “撒手!”罗四喊道。

    “先跟娘和嫂子问安请好,再跟六弟道歉,然后去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再来吃饭!”罗锋冷眼瞧着他,手却没有放。

    “我叫你撒手,老五你听到没?”

    罗四瞪大眼睛,凶狠狠的嚷着。

    罗母赶紧起身,“小四你干啥,有你这么跟你兄弟说话的吗?”

    “娘你别管,老子出门不过半年多,这老五还翻了天了,敢跟我横,今天我要是不收拾收拾他,他还真不知道自己是老几!”

    听到这话,罗锋已经听不下去了,他摇了摇头,手一发力,握住罗四的手就是一个反转。

    罗五哎呦一声,被罗锋反扭了手臂,他一下子站立不稳,就给跪下了。

    “给老子放下!”罗四还在叫嚣。

    罗锋握着他的手臂,推着他离开桌子,然后狠狠一脚踢在他屁股上,把他踢了个狗啃屎。

    紧接着,罗锋扑上去,又是一顿疾风暴雨般的拳头。

    “道歉!”

    罗五左支右挡,可一支手臂被反煎着,根本用不出力气来,再者他其实力气并不比罗锋大,尤其是如今身体瘦弱,这顿打打的他头昏眼花。

    “服不服?”

    不回答,那就是继续一顿打。

    罗锋毫不跟这兄弟讲客气,他清楚对付这种人,就是要比他还狠,那样他才会怕,才会畏惧。

    今天不把他打服来,那以后这个家里就得乱套。

    终于,鼻青脸肿的罗五服了。

    “我服我服,老五别打了,我跟娘道歉还不行吗?”

    罗锋终于停下了手,他松开罗四。

    一松开,罗四果然立即就反扑了过来,结果却被罗锋一脚踢倒又是一顿乱揍。

    罗母开始在旁边劝了几句,后来也不劝了。

    小妹和小六俩个更是站在一边光看着,甚至眼里还有些兴奋解气呢。

    两个嫂子表面上劝说着,但其实却站的远远的,靠都不靠近。

    “别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我服了,我服了,别打了。”

    罗锋起身,站在那里居高临下的打量着罗四,罗四眼睛与罗锋对视,被他那冷冷的眼神而震慑到,他相信只要他敢再有半分乱来,肯定还得再挨一顿打。

    好汉不吃眼前亏,罗四终于老实了。

    “小五,我是你四哥啊,你怎么对我下的了这样的死手?”

    “别废话,先跟娘和嫂子请安,然后给小六道歉。”

    “好好好。”

    罗四不情不愿的走到罗母面前,跪下磕头请安,然后又起身向两个嫂子躬腰低头问好,最后又转到小六面前道歉。

    虽然有些不情不愿的,不过罗锋没计较。

    “好了,存孝你回来就好,快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来吃饭。”罗母对老四道。

    老四已经成年,虽然还没娶媳妇,但他有个很响亮的名字,罗存孝。

    罗锋觉得老四根本对不起这个霸气的名字,他爹生了六个儿子,老大取名继祖,老二取名承宗,到老三时取名嗣业,结果到了老四的时候,却取了个画风不一样的名字罗存孝。

    也不知道是不是当时取名用力过猛了,结果这个老四打小就不正经,父母更是操碎了心,后来生下老五和老六,结果俩兄弟长到这么大,连个正式的大名都还没给取过。

    “先去洗澡吧,既然回来了,那以后也别再整天游手好闲了,我过些天就要到县衙去做捕快,你干脆就跟小六一起随我去县衙当差,你们给我做帮闲好了。”

    本来还在想着以后如何找回今天这个场子的罗四罗存孝愣住,“你说什么?”

    “我说你以后就跟着我去县里当差,帮闲虽然不怎么样,可好歹也是份差事,每月挣份钱粮总有的,只要你节俭点积攒,用不了多久也能给自己攒下娶媳妇的本钱。你也二十一岁成丁了,总不能还一直打光棍吧?”

    这番话,哪像是弟弟对哥哥说的,倒更像是父亲对儿子说的,可罗锋说的很自然。

    罗四听的全不是滋味,不过此时他满脑子却都是另外一件事。

    “你说什么,你要去县衙当捕快,还要带我去当帮闲?”

    “小四你刚回来,有些事情你还不知道,你五弟也是前几天才从涿郡回来的,你去洛阳没多久,你五弟就被官府征到涿郡挖河,直到前几天才回。幸运的是回来的路上跟你历城从舅家的二表哥叔宝抓获了横行的蓝面十八鬼,得了一大笔赏钱不说,还被县令看中,直接委任你弟为正差捕快呢,过几天就要去县衙办差了。”罗母对老四道。

    罗四震惊。

    好一会后他终于相信了这个事实,脸上却马上变了一副表情。

    “老五,不,五弟,想不到你居然有这运气,如今成了捕快啊。”

    “五弟,以后哥就跟你去县衙帮闲,放心,哥认识的人多,有哥帮你,咱们哥俩以后绝对能够在章丘县城闯出一番天地,混出模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