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28章 软硬兼施

    “五哥,去找王老鬼不带刀,怎么还把熏肉和鸡子拿上?”

    小六提着罗锋刚带回来的几条熏肉和一兜鸡蛋,很不乐意的跟在哥哥身后。

    “做事得讲道理,没有道理就站不住脚,这次的事情,辅三有错在先,咱们现在去王家是求他们放人,这点东西就算是赔礼道歉。”

    除了这点东西,罗锋褡裢里还装了几贯铜钱。

    王庄离南山村倒并不远,隔着一条南溪遥遥相望,也就相距四五里地而已。有小六在前带路,罗锋很快找到了王老鬼家。

    王老鬼的宅子很大,在王庄村东边,他家深宅高院,黄土夯制的足有丈高的围墙,隐约能看到里面有数十间房子,似乎是由数个院子组成的大宅院。

    大白天的门口还站着好几个拿着棍棒的庄丁,几条恶犬趴在边上晒着太阳。

    “劳烦几位兄弟,替我通报王大官人一声,就说南山村罗五有事求见。”

    门口的那几个庄丁懒洋洋的晒着太阳,闻声却只是抬头瞧了瞧,然后便继续闲聊了。

    罗锋微微笑了笑,倒也没置气。

    他从身上掏出了一小串铜钱,刚好是十个,然后递了过去。

    “兄弟,劳驾!”

    那人见了铜钱,倒是眼前亮了一下,有些意外的认真打量了罗锋一遍。

    “南山村罗五?你跟罗小六是啥关系啊?”他嘴向小六努了努。

    “那是我兄弟。”

    这个回头既在他意料之中,又让他疑惑,罗小六家里条件谁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这个五哥这么大方?

    不过看在这串钱的面子上,他倒还算客气的点了下头,“哦,原来是罗五兄弟啊,好的,在这稍等,兄弟跟你进去向大官人通报一声。”

    过了好一会,那个家伙才回来了,“罗五兄弟啊,为你这事我还打搅了大官人的午睡,挨了一顿训斥呢,好说歹说才帮你说明了,你进去吧。”

    “放过兄弟了。”罗锋拱手。

    从一侧旁门进入大宅子,小六不满,“哥,怎么还给那家伙十个铜钱,那家伙就是个看家狗,平时最是喜欢做弄我和杜大他们,坏的很。”

    ‘我当然知道,但我们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记住,我们是来救杜大他们的,不是来跟这些人置气的。’

    小六对王家内部也很熟悉,带着罗锋很快就来到正堂前。

    结果门口又遇到一人,对着小六喝斥道,“罗六,瞎了你的狗眼,这前院厅堂也是你个放牛娃能进来的?莫不你是想跟你那俩兄弟一起挨鞭子?”

    罗锋越过小六上前,打量了那个家伙几眼,看衣着装束明显是个家丁奴仆之类的,说不定就是个贱籍的奴隶。

    “在下罗五,罗六之兄。”

    “那又如何?”

    “在下现为章丘县令亲授衙门快班正差捕快,今日前来拜访王大官人,想不到在此却遇恶犬凶人。”

    那人听罗锋报出身份,暗自吃惊,他确实只是王家的一个奴隶,本以为能欺负下放牛的罗六,却想不到人家哥哥居然是衙门公差捕快。

    “还不快去禀报王大官人!”罗锋喝斥,对这样的一个奴隶,他自然也懒得好脸色。

    那人悻悻而去。

    过了会,那人去而复返,却是客气的多,过来说王大官人有请。

    随他进入厅堂,奴仆禀报,“大官人,南山村罗五郎兄弟到了。”

    厅堂中,一个微胖的老者坐在一张桌案后面,悠悠的喝茶,听下人禀报,却头也没抬。

    罗锋站在厅**手,“南山村罗五,见过王大官人。”

    “你是放牛罗六的哥哥?听说最近出了点风头,还当上了捕快?”王老鬼的话依然很不客气。

    罗锋笑笑,他知道王老鬼有他的底气,虽说他只是乡间一地主,但大隋向来是皇权不下县,朝廷直接能管的也就是到县城,而乡里间,虽也有乡里长这样的县吏,可实际上乡里长都是乡里中那些大宗族和大财主们的代表而已。

    在乡里真正掌握实权的,就是这些各村的大宗族和大财主们。

    比如说南山里的王里长,本身是富户地主,而且又还是王老鬼的侄子。

    一个年轻的捕快,还真不值得他如何的看重。

    “意外擒了几个贼匪,得县令和郡丞青睐赏识,提拔我做了捕快,其实都是运气。”罗锋拱手,“今天前来,一来是本就想来拜访本里德高望重的大官人,二来也是有事相求,来的匆忙,不及准备什么厚礼,区区一点薄物,还望笑纳。”

    罗锋招手,让小六把熏肉和鸡蛋送上。

    案后的王老鬼有些意外的放下手里的茶盏,抬头仔细的打量着罗锋,这个年轻人,他本来以为是跟罗小六差不多的乡下人,只是走了狗屎运才做了捕快,可是现在听他一席话,却是让人很是意外。

    这故意摆出那副高高在下的态度,可这罗五的应对态度却拿捏的很好,不卑不亢极为难得。

    是个人物,并不全只是运气。

    “来就来了,还带什么东西呢,都是乡里乡亲的。”

    王老鬼的态度变了。

    “大官人。”

    “叫我一声王叔说行。”

    “那我就叫您王叔,是这样的,我听我六弟说他好友辅三偷了你一只羊给家中断炊几日的杜大吃。”

    “是有此事。”

    “王叔,这事是辅三的不对,不管怎么说不问而拿是为偷,偷是犯王法的事情,只是他年少不懂事,而且也都是一心为了救济兄弟。我六弟跟杜大和辅三都是玩的很好的,所以我来呢,想求大官人高抬贵手,原谅这几个不懂事的孩子一回,至于你损失的羊,我来替他们赔偿,多少钱,你说个数,我照价赔偿。”

    王老鬼嘿嘿笑了几声,“一只羊算不得什么,我王五虽说不是家财万贯,可也略有薄产,一只羊对我来说不过九牛一毛。只是我这人向来最恨贼,尤其是家贼,辅三是我家放羊的羊倌,而且他还是我一个小妾的侄子,当初见他家穷,便让他过来放羊挣口饭吃,可想不到他居然偷我的羊。”

    “羊是小事,但家贼得惩罚,要不然,以后岂还有规矩?”

    “大官人说的自然,只不过如今大官人把他们人也抓了,打了打了,我觉得教训也有了,而且其它人也都看到了,因此事情差不多就算了,你看呢?”

    “你说算了就算了吗?”王老鬼笑问。

    罗锋也有些不客气的微笑着道,“大官人,我现在呢正好是县中捕快,负责这辑贼捕盗之事,既然你家中发现偷盗案,那么自然应当告官,由衙门接手。要不,我替你去县衙报个案如何?”

    王老鬼一听,脸上的笑容没了。

    就算他可以不把罗锋这个捕快放在眼里,可他其实也很快衙门来插手他的事情,尤其是这等什么偷盗案一类的,若是引来了捕快们来家中查案,这案子一立,那就相当于吸引来了一大群的苍蝇,到时不费点心神费点钱财,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他对罗锋的印象又深了几分,这个少年虽年少,可却很老辣了。

    “哈哈哈,小五啊,看你这话说到哪里去了。今天既然你来了,那么我怎么也得你这个新捕快一个面子的,人你带回去吧。”

    罗锋把钱留下,结果王老鬼让他带走。

    “这钱我不能要你来出,没这个道理,人你带走吧,不过以后辅三杜大就不用再来我家放猪放羊了,还有你既然已经当了捕快,你兄弟以后自然也不用再来我家放牛赚那二斗粟谷的,对吧?”

    罗锋微微笑着,这个结果倒也是不错的,他也没客气的把钱收回来了,几贯钱那也是钱啊。

    “那我就谢过王叔了,也代杜大和辅三谢过王叔,告辞!”

    “慢走,不放!”

    出了大宅子,小五仍然拎着那几条熏肉和那袋鸡蛋,“哥,这就行了?”

    “当然了,可不就行了,要不呢?”

    “哥,你真厉害。”

    罗锋无奈摇摇头,这算什么厉害啊,不过是因为他如今不再是过去那个罗五了,他现在跟县令有关联,还是捕快,否则,谁又真会把他当根葱呢。

    “走吧,去接你的俩兄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