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27章 刎颈之交

    小妹撒着脚丫儿在地里奔跑,来回的跑了好几圈,跑的浑身冒汗。

    “哥,这地真是分给我们家的吗?”

    五妹小脸通红,充满兴奋之情。

    “嗯,这块地以后就是我们家的了。”罗锋坐在田坎上,看着这块平整的土地,这是属于他的田地,足足二十亩。

    “太好了,那我们家就有八十亩地了,这么块这么好,一年能多收很多谷子呢。”小妹扳着指头在那里计算着,增加这么多地一年能增产多少。

    不过罗锋很清楚,就算增加了这二十亩好地,可罗家的日子也不会有多大改善。这个时代的生产力低下,放水施肥等都不足,地得轮耕,缺肥少水,兼之缺少大牲口地也翻不深,使得产量极低。

    别看八十亩地,但既要拿出部份来种桑种麻,又要轮作,而且因为缺水少肥,地只能种一季,亩产也就一石左右。

    八十亩地,一年能收个五十石都已经很不得了,而罗家一年光是缴公的租和义仓粮就得起码十五石,剩下个三十五石左右除了做口粮,还得交些其它的摊派啊,另有家庭的日常开销等,这还得是风调雨顺的年紧,才能勉强填饱肚子。

    农人苦啊。

    就算是在最好的开皇年间,其实百姓也顶多是能勉强温饱而已。

    而在如今这雄心大志的大业天子治下,日子是一天比一天苦的。

    “等来年买头牛来养着,这样能帮着耕田犁地,另外,这块地靠近水渠可以灌溉,我们可以种上小麦,小麦比粟产量要高出不少呢,种的好,一亩能多收五斗。”

    麦比粟产量高,但种小麦需要水,而长白山脚下的罗家以山坡旱地为主,因此只能种比较抗旱的粟,但粟的产量却是极低的。

    不过就算是种上麦,多收的那几斗,也改变不了什么。

    “小妹,以后我们家的田地会越来越多的,到时会有百亩,甚至千亩良田,再不会缺衣少食。”

    “哥,我相信你。”小妹拉着罗锋的胳膊充满崇拜道,五哥是有本事的人,如今都已经做上了捕快,回来后带了那么多钱回来,还让她吃了好几顿饱饭了。

    ········

    回到家,小妹主动的牵着黑马到村边吃草去了。

    罗锋提着熏肉、鸡蛋和鹿皮进门,却见小六正提着他的那本横刀往外走。

    “干什么去?”

    “五哥,我有急事,回头跟你说。”

    看他匆匆忙忙的样子,还提了把刀,罗锋岂能放心,一把将他拽住,小六力气大的跟牛一样,差点还没拽住。

    “站住说话。”

    黑起脸来,小六还是被兄长镇住了。

    “说,拿着刀去哪?”

    “我没去哪,我就出去耍下。”小六低着头不敢看罗锋。

    “你骗的了我?你打小一说谎就不敢抬头,说实话。”

    “王老鬼抓了杜大和辅三,把他们吊在村头打,还说一会要把他们拉到山上吊在树上,等狼来吃。”小六抬头,眼睛通红着道。

    “慢点说,到底怎么回事?”

    小六说的有些乱,不过罗锋捋了捋还是弄清了事实经过。

    杜大和辅三是小六的玩伴好友,小六平时替隔壁的王财主家放牛,而辅三则替王财主家放羊,那个杜大则是替王财主家放猪的。

    王财主家是隔壁王庄的,也是王里长的族叔,在长白乡都算是排的上号的财主,家有千亩良田,而且还有碾房磨坊,家里还养着许多牛羊猪等。

    不过王财主虽有钱,可向来比较抠,平时大家有事向他借个债什么的,他虽会借,可利息却是极高的,还不清,便要人卖儿卖女拿妻女抵债,因此落得个王老鬼的恶名。

    小六帮这个王老鬼家放牛,便是一天只有一顿饭,然后一月才二斗粟的工钱,说是放牛,可平时没少使唤小六做这做那的,跟他家长工一样。

    辅三和杜大都是其它村子的贫家少年,辅三有个姑姑还是王老鬼的一个小妾,三个少年年纪差不多,都是十一二岁,于是便成了好友,平时跟三兄弟一样,小六年纪最长,于是算是大哥,辅三年纪稍次是老二,杜大论年龄最小,便成了三弟。

    三个少年都是贫家子弟,不过罗家和辅家条件还稍好点,毕竟是自耕农,而杜家就比较困难点,他父亲早年本是府兵,后来战场当了逃兵,不知所踪,军府便把他授给他父亲的田地收回,连房子财产都收走了。

    留下他们孤儿寡母带着个年幼的妹妹无依无靠,在南溪边搭了个破茅棚落脚,杜母靠着平时给人做些杂工赚点钱,而杜大也早早的就出来给王家放猪。

    前段时间,杜母病了,一连躺了一个多月没能起来做事,家里断炊。杜大找王财主想提前支点粮回家,可王老鬼不肯,他说杜大娘俩已经先后找他借了几次粮了,旧账未清新账未还,这次不清债就不借。

    辅三是个比较讲义气的,见杜大如此情况,便不声不响的半夜里把自己放的羊偷了一只出来杀了,把羊肉拿到杜家茅棚。

    杜大一家三口饿了几天了,哪管的着这羊哪来的,先吃了一顿再说。

    羊少了一只,王家很快发现,最后查到是辅三偷了羊和杜家一起吃了,于是王老鬼便庄丁把辅三和杜大都抓了吊起来鞭打,还说要将他们送进山里喂狼。

    “辅三倒是个挺讲义气的,不过你现在拿我刀干嘛,要去砍人?”

    “五哥,我不能让他们把杜大跟辅三送进山喂狼,我跟他们是好兄弟,一起结拜过的。”小六红着眼道。

    罗锋嘿嘿笑了几声,平时小六看起来痴傻傻的,想不到跟玩伴还结拜兄弟呢,而且出事了还能这么讲义气,这就是刎颈之交了,倒是有些小看这个弟弟了。

    “傻弟弟啊,解决事情的办法有很多个,你直接拿着刀去那只是最笨最坏的一个,你就算有刀,那也只是孤身一人,你能打赢几个人?而且你想过没有,就算你打赢王家的人,可他们报官追究下来,你还是跑不掉。”

    “五哥,可我也不能看着他们被喂狼。”

    罗锋拍了拍自己的傻弟弟,“你相信哥不?”

    “信!”

    “信就好,这事交给五哥来办,你先把横刀放回屋里,然后你带我去王家,我定帮你把杜大跟辅三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