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26章 分地

    三姐夫家跟南山村一样都是依山傍水的小山村,好在虽是山村,但交通还行。出了村门,便是一条丈宽的道路蜿蜒曲折向前。

    路两边是连绵的田地,一条条田埂将土地划成了一块一块,在田埂上还都立有界桩,这便是各家地界的依据。

    “罗兄弟,这么快就回去呢,多坐会啊,我刚让我家婆娘杀了只老母鸡,一会咱们兄弟喝两杯。”

    身后,赵老六从村子里追出来,一脸殷切的过来拉住罗锋的手。

    “不用不用,天色也不早了,赶回家还得有十几里路呢。”罗锋微微笑道。罗老六这种人很常见,甚至到后世也有很多,这样的人不能深交更不能交心,但是也不能忽略,有道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寻常的应付就好了。

    拉拉扯扯了一会,罗老六见罗锋虽然推辞,可却也没有厌恶瞧不起他的样子,心里舒服了些,他其实很担心因为疤面的事情而得罪了这个年轻而又幸运的家伙,万一他到县衙当差后告自己黑状还是很麻烦的。

    “罗兄弟你也是,怎么就这么急着回去了,算了算了,那我也就不强留你了,等过些天我到你村里去拜访道贺。”说着,赵老六取出些东西来,却是两张鹿皮和几条熏猪肉,另外还有一兜子鸡蛋。

    “天冷了,这两张皮子拿去给婶子做件袄子防寒,另外这点熏肉和鸡子也是别人送的,家里挺多的,你带点回去。”

    “这怎么好意思拿你东西呢,可不行。”罗锋推辞。

    “不拿就是不把我当兄弟了啊,以后你到了县衙,我还得多仰仗下你帮衬呢。”赵老六不容拒绝的道。

    推了几下后,罗锋便也就顺水推舟的收下了,倒不是他贪图这点东西,而是这明显算是赵老六的一番心意,有之前的那点事在,若是不收他这东西,估计他心里始终会有个疙瘩。

    若是这家伙有迫害妄想症,不收他这东西反而还会麻烦,干脆收了。

    况且罗锋一个即将上任的捕快,就算收这么点东西也根本算不得什么。

    “那好,我就却之不恭了。”

    把两张鹿皮和几条熏肉和那兜鸡蛋挂上马鞍袋里,罗锋笑着挥手告别了赵老六。

    赵老六脸上堆着笑一直把罗锋兄妹俩送出好远。

    “哥,那赵老六一看就不是好人,刚才欺负姐姐姐夫呢。”

    罗锋伸手揉了揉小丫头的头,她才十岁,还未及笄,头上梳着对丫髻,长的黑瘦了些,不过人很灵动。

    “我知道赵老六算不得好人,但我们也不能因此就要跟他划清界线,有的时候啊,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而且有的事情我们心里清楚就行了,并不一定要表现出来。”

    “为什么要这样啊?那岂不是表里不一?”

    “哈哈哈,等你自己能明白这些道理的时候,你就也长大成熟了。”

    “还是不懂。”

    “所以你现在还没长大。”罗锋牵着马,小妹跟在身边,俩人有说有笑的走在曲折的乡间小路上。“晚上做个干笋炖熏肉,另外再做个水蒸蛋。”

    一听说吃的,小妹不由的脸上放光,丫头也算是饿惨了,平时连肚子都能混个饱,何况吃肉。

    十来里路,兄弟俩走的很快,也就半个多时辰已经到了南山里。

    路边,王里长和李乡正带着几个人在田间拔界桩。

    “五郎回来了?早上去你家,你娘说你去你三姐家去了,这么快就回来了?”

    “李乡正、王里长,你们都在这呢。”罗锋笑着上前打招呼,“去看了三姐,吃了饭就回来了,你们这是做啥呢?”

    王里长很热情的过来,“这不昨天跟你说要给你分二十亩地嘛,我们今天带来人把这地清理丈量下,以后这块地就是你的了,你看下如何?”

    罗锋惊讶于他们的办事效率,放眼望去,不由惊讶。

    隋朝五尺为步,二百四十步为亩。

    一亩地比后世的要面积小些,但也足有五百多个平方,二十亩地,足一万多平方。

    这相当于一个半的标准足球场大小,真的是很大。

    “五郎啊,你这块地可是好地啊,乡里本来手里是有些地,可这些刚收回来的地都是零散各处的,为了你以后耕种方便,我们特意帮你把这些地全给调换到了一起,而且还是这路边的傍水地,有水渠可浇水,这可是天字号的上等地啊。”

    乡正和里长在乡里面那就相当于是土皇帝了,上有衙门,下有各家的家族和财势支撑,因此平时哪个不是高高在上。

    但是现在他们却也对罗锋表达的很友善,一个捕快表面上还不如他们这些县吏,但从另一方面讲,一个正编的捕快,尤其是得县令亲自提拔的正编捕快,有时也是足够让他们示好拉拢的。

    二十亩靠路临水的田地,整齐一块,还是水浇地,确实算是长白乡南山里最好的地了。

    这是一个很大的人情。

    乡正和里长正安排着人重新丈量下这块田地的面积,同时安排人把过去那些原主人的界桩给铲除,重新在周边插下新的界桩。

    站在这片已经属于自己的田地前,罗锋心里也不由的涌起一种奇特的感觉。

    有土斯有人,在这个时代,人对土地的依靠,以及土地对人的束缚都是无比的紧密。

    有土地才算是真正的有产阶级一员。

    走下路坎,他拿脚丈量着这片属于自己的土地。

    沿路走出了二十步,一步就是两个单步,五尺为步,差不多是一米五。横走二十步,就是三十米宽,这是他家这块二十亩地的宽。

    沿着新立好的界桩,折向往前走,足足二百四十步,那是三百六十米。

    更难得的是这块地好整齐,平常分田授地,是不可能整块地分给你的,可能这块地两三亩,那块地一二亩。

    而现在乡正里长动用特权,直接给了罗锋二十亩地,还帮他把地调换好了,位置好,而且还是一整块。

    一万多个平方啊,自己有地了,而且还是不小的一块地。

    算不是地主,但已经是个小自耕农了。

    “乡正,里长,多谢。”罗锋拱手,是真心感谢。

    “这么客气干啥,以后喊我李伯就好。”

    “叫我李叔。”

    乡正和里长都很和气的道,这完全跟平时对待村民们态度不同,罗锋知道,自己这算是进入了这乡里的统治阶级的一员了?

    虽然感觉有些怪怪的,似乎是跟他们同流合污了,但不得不说,这种感觉还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