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25章 逃役

    活蹦乱跳肥嘟嘟可爱的竹鼠,很快就变成了一块块连皮带骨的大块肉块,装了小半个木盆。

    用葱姜和盐简单的腌制了小半个时辰,罗锋准备爆炒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问题。

    姐夫家的厨房跟他家的其实差不多,屋里一个火塘,然后上面架了个简易的几乎不能称为灶的灶,上面是一口大肚壶的陶锅,说是锅倒不如说是个瓦罐。

    这样的大肚陶锅是不可能爆炒的啊。

    身为吃货的罗锋顿时感觉到一阵挫败感,他被一只陶锅给打败了。

    没有铁锅,连个碟形的陶锅都没得,这还怎么爆炒竹鼠啊。

    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啊。

    “哥,怎么还不动手啊!”

    小妹盯着那一大块一大块的竹鼠肉,忍不住出声催促了。平时可是难得吃上一块肉的,如今见到这么大一盆肉肚子都在不停的咕咕响了。

    “家里还有其它的锅吗?口浅点的那种有吗?”罗锋问。

    结果身为一之主的疤面告诉罗锋没有,“家里就这一口锅,没第二口了。”

    得,爆炒竹鼠吃不成了。

    无奈之下,罗锋只好改成炖竹鼠了。

    烧水,下肉,炖煮竹鼠肉的时候,罗锋不由的有点垂头丧气的,他心里在为痛失了一顿爆炒竹鼠肉而低落。

    “小五,你过些天去县衙当捕快,可以带我去么,我去当你的帮闲。”

    姐夫搓着手,似乎是考虑了许久,终于问了出来。

    “姐夫想去当帮闲?为何?”

    疤面想的很简单也很直接,就是觉得如今日子难混。他们赵庄也是人多地少的地方,当年他爹被豹子咬死,均田分的地就被收了回去,只留下了十亩永业田传给他。

    那时他三个兄长都分家了,他还未成丁,就守着这十亩薄田跟老娘相依为命,地太少不够活,就又拿起猎弓上山打猎填补家用。

    一年一年,因为穷,又因为脸上这个疤,他到今年二十六了才娶媳妇。

    现在娶了媳妇,家里日子依然难过,地太少,种地活不了命,可打猎也难,本来上山打点猎物,皮毛换点钱,可现在上面动不动就要征收皮毛,越要越多。

    “你放心,你姐夫我长的粗壮,有把子蛮力,而且我猎弓用的好,箭射的准,要是做你帮闲,能帮到你忙的。”

    “做帮闲能得份收入养家糊口,而且若是做了帮闲,有衙门里的关系,还能躲避劳役,不用出远门做夫役。”

    疤面不愿意离家去做役,因为家里有老娘,如今又有了新媳妇儿。

    罗锋倒是没有料到姐夫有这要求,帮闲有些类似于后世的协警。

    没有正式的俸禄薪水的,他们的收入就是靠一些灰色收入,地位更不可能高,但姐夫也说出了想做帮闲的一些想法,比如说帮闲的油水还是不错的,特别是小舅子做捕快,他做帮闲的话肯定更有机会捞油水,再一个,做了帮闲,有衙门的关系话可以逃避夫役,不用外出做役了。

    县衙里有三班,每班有十个正编的衙役,罗锋隶属快班,上面一个捕头,下面九个捕快,总共十个人。

    但是维持这么大一个县的治安,负责捕盗辑贼,这么十人肯定不够。

    于是每个捕快都会有两到四个副捕快,每个副捕快手下还会有数量不等的帮闲,甚至帮闲的手下还会有一定数量的捕役,那些捕快、副捕快、帮闲,相当于全职的,而那些捕役,则是由县衙征召乡民们轮流充当的一种差役。

    说来一个捕快其实就相当于一支队伍,各有人马,数量还不少。

    捕快就相当于这个队伍的头头了。

    罗锋当了捕快,肯定也会有自己的帮闲队伍,他当然也会有权决定自己队伍的人手。

    起码让自己的姐夫作个帮闲是没问题的。

    “姐夫,当捕快做帮闲其实也没那么轻松的,要辑贼捕盗,要维持治安,任务不轻,而且经常可能会遇到一些危险的时候。”

    “这我不怕,姐夫跟你说,当年我在那只豹子口下差点没命,没了半张脸,后来我苦练本事,我的弓射的不差,而且我力气也大,真遇事我不但不会拖累你,还能帮你。”

    见姐夫态度这么坚决,罗锋也就不再犹豫。

    “好,既然姐夫愿意来给我帮闲,我当然求之不得,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多个自家人也多份帮衬。”

    “姐夫谢过你了,小五。”

    没有铁锅,将近着用陶锅,罗锋最后还是整了几个硬菜,炖竹鼠,炖兔肉,炖竹鸡,再加了一道水煮菘菜,倒也是凑了四个菜。

    饭是罗锋从家里背来的粟米煮的。

    “好吃,真好吃。”

    虽然炖煮的竹鼠没有爆炒的香,但小妹却依然觉得这是它吃过最美味的食物了,吃一口赞一句。

    而姐姐莲娘和赵母虽然没有小妹那么夸张,但却也是嘴下不停,筷子连伸。

    “刚才小五说他厨艺好,我还不相信来着,想不到这本事还真有一手,好吃,香!”

    疤面姐夫夹起一块肉,刚入嘴嚼了两口就停不下来了。

    “真想不到,这竹鼠居然做的比牛羊肉还好吃呢。”姐夫称赞。

    “你吃过牛肉吗?别瞎说。”

    莲娘对丈夫的吹牛很不满意,一般人家谁有什么机会吃羊肉,至于牛肉更不可能吃到了,耕牛可是不得私宰的,要是私宰耕牛那得被官府抓去打板子甚至徒刑。

    赵家连自家的耕牛都没有,更别说吃过牛肉了。

    “小五,回头你把剩下的那两只竹鼠,还有那只兔子一起带回家去,给娘也做道这样的美味。”莲娘笑道。

    赵母也点头,“都带去,我们家疤儿经常上山打猎,这些东西倒是经常能猎到的。拿些去给亲家母尝尝!”

    一顿饭吃的大家万分满意,小妹甚至吃的肚皮都撑起。

    “天色也不早了,我们还得赶路回去呢,这路上还有十多里路呢。”

    坐了一会后,罗锋就告辞。

    走的时候,罗锋把放在黑马旁边的袋子拿来,“姐姐,姐夫,这是十贯白钱,这是我们罗家给姐姐补的嫁妆,本来我是打算先问问你们有什么需求然后给你们置办物品,现在想想还是直接把这钱给你们,你们想要添置什么就自己添置吧。”

    罗莲儿和赵疤面他们都不知道原来这是一袋子钱,更想不到有十贯,而且还是家里给罗莲儿补的嫁妆。

    “这怎么能行呢。”

    “姐,这是给你的嫁妆,明天我给四妹也会补一份同样的嫁妆的,你说收下吧。”

    说完,他转头对疤面道,“姐夫,姐姐出嫁的时候我不在家,所以今天我就把一些本来应当在当天说的话现在说出来。”

    “我姐姐从小就对我好,我这个弟弟也绝舍不得姐姐在外面受到半点委屈。若是哪天你们过不好,你大可以把我喊来,到时我来接我姐姐回家,但是,不管任何时候,我不许你打我姐姐,若是你敢打我姐姐,我绝对会来跟你拼命的。”

    疤面有些尴尬的道,“我疼你姐姐还来不及呢,怎么舍得打呢。”

    “我是说万一,万一真有那个时候,你就喊我来,我来接她回去,往后余生,我会一直照顾好她的。”

    “放心吧,小五,我一定会对你姐好的,这钱你就收回去吧,我们不能收。”

    罗莲儿被弟弟一席话说的眼睛湿润。

    她突然一把推开丈夫,笑着对弟弟道,“谢谢你小五,姐姐现在无比的高兴,姐姐有个好弟弟,真的长大了。这十贯钱,姐姐收下了,这是你给姐姐的嫁妆,姐姐会好好收着,等以后我有了儿女,再交给他们。”

    “走了,姐夫,记得你今天说过的话,不许让我姐受半分委屈!”

    “走了,姐,好好照顾自己,夫妻举案齐眉,琴瑟和鸣,白头偕老!”

    抱起小妹上马,罗锋牵着黑马往回边,边走边在心里道,“罗小五,我是罗锋也是你罗小五,你放心吧,你的家人我会替你好好照顾的,他们以前是你的家人,从今往后,也是我罗锋的家人!”

    赵家门口。

    罗莲儿看着弟弟妹妹远去的背影,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赵疤面温柔的为妻子擦去眼角的泪水,“你有个好弟弟。”

    “那是当然,我打小就最疼小五了,总算我那么多年没有白疼他,如今也知道心疼姐姐。”

    赵疤面突然有些妒忌羡慕了。

    “有个弟弟真好,可惜我只有哥哥没有弟弟。”

    “你那些哥哥就别提了,你们兄弟四个,可自他们成亲后就分家,一个个哪还有半分兄弟情份,连平日里都没有个往来。老娘卧病在床,他们更是巴不得离的远远的,生怕粘上就会缠上他们似的,这样的兄弟,不提也罢。”罗莲儿说起那些兄弟妯娌就不由的有几分气,以前忍着,今天终于忍不住对丈夫抱怨。

    “哎,是啊,别人家的兄弟姐妹情让人羡慕,可自家的兄弟姐妹却薄情的很,算了,不去说他们了,以后你的兄弟姐妹也是我赵四的亲兄弟姐妹。”

    人心都是肉长的,谁也不愿意拿热脸一直去贴别人的冷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