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24章 烤竹鼠

    赵老六灰溜溜的走了,姐夫疤面倒还是有点懵懵懂懂。

    “这赵老六今日怎的突然这般好说话了?”

    罗莲儿对着榆林疙瘩脑袋的丈夫摇头,“你啊,到现在也没看出来不是他赵老六突然发了好心,而是忌惮我兄弟吗?”

    她以前也是跟着母亲读过些书识过字的,人比丈夫聪明的多。她早就看出来了,这赵老六征的皮毛数量,肯定比衙门征的多,这是假借衙门之名擅自加征肥自己之利。

    只是以前一般人就算知道也没办法,毕竟民不与官斗,这赵老六虽只是帮闲,可也是衙门里的人。但现在不同了,她兄弟如今是县衙捕快,还得县令赏识。只要他兄弟把这事情拿到县里随便打探一番,就能弄清楚里面的猫腻,知道赵老六倒底借机加征贪污了多少。

    若是把这事情往县令面前一捅,这赵老六就吃不了得兜着走。可兄弟却没把这话说出来,而是说要出钱到赵老六那里买皮毛交差。

    这赵老六岂有不懂这里面意思的道理?

    这是弟弟有意放赵老六一马,不想跟他翻脸的意思,既然弟弟愿意放他一马,那赵老六自然得投桃报李,他说送皮毛帮交差,其实是替他自己了事。

    两个人都是聪明人,没有把事情说破而已。

    可怜丈夫却懵懵懂懂,感叹丈夫木讷之时,罗莲儿也不由的惊讶弟弟似乎真的变化好大,以前的他虽然也很聪明,可却绝不会有这等心思,处理这件事情肯定没有这样拿捏的好。

    现在既帮自家免了这皮毛的差事,又没跟赵老六闹翻关系,这等心思灵巧真是让她佩服万分。

    跟丈夫一番详细解释后,赵疤面儿不由的长叹一声,“原来是这样啊,你说你们的心思怎么就这么多弯弯绕呢,有啥事就不能明着说吗?”

    “五弟啊,不管怎么说,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要不然,你姐夫我入冬后就只能到衙门前去打板子戴枷了。”

    “姐夫,我姐都嫁给你了,咱们何必还说的这么客气呢。”罗锋笑着道,然后故意转移话题,“我刚才看姐夫你从山里打了好几样猎物呢,有山鼠有竹鸡还有野兔呢,这些可是好东西,我挖河的时候可是学到一些烹饪的技巧,一会我来动手,让你们尝尝我的好手艺。”

    “哎呦,小五,到姐家里来做客,怎么还能让你下厨房呢。再说这做饭,本就是女人的事。”

    “姐,这你可就说错了,男人怎么就不能下厨了,一会我就让你见识下什么叫厨艺本事!”

    罗锋笑着招呼小妹一起到厨房去,刚才看到那几只野物,他就已经有些心动了。

    这可是真正的野味了,到后世的时候,连野猪都能成为国家保护动物,菜市场上根本买不到什么真正的野味。

    就连竹鼠都是人工养殖的,吃起来味道差远了。

    竹鸡是姐夫下陷阱捕捉到的还是活的,两史兔子有一只死了,被姐夫扒了皮已经差不多晾成肉干了,还有一只虽然有些焉头巴脑的但还是活。

    三只山鼠也就是竹鼠,倒都是活的,这玩意生命力很顽强,一对大门牙可是相当凶悍,啃起竹子来就跟吃面条似的。

    他脑子里一转,瞬间就决定了这些家伙的命运。

    “竹鼠爆炒,竹鸡炖汤,兔子红烧!”

    姐夫疤面在一边呵呵的笑着,平时猎到野物,除非是死了的,否则活的是舍不得自己吃的,得拿去卖了换钱。

    但是今天,他心头放下一件重事,当然也就不在意那点野味了,小舅子可是帮了他一个大忙。

    “小妹,拿点稻草来,咱们先把这竹鼠烤一烤。”

    趁小妹去取稻草的功夫,罗锋先拿出菜刀把肥嘟嘟的竹鼠一刀背敲晕,然后趁它晕着再敲了几下,直接敲死。

    敲死了后也不急着开膛破肚,而是让取来稻草的小妹先引火烧水。

    水烧开后,把还带着体温的竹鼠扔进去烫,趁着滚热的劲把毛刮掉,刮的它光溜溜之后,放到火上烤。

    这样既能烤去皮上的细毛,同时又能把竹鼠外皮烤的焦黄,这样一会炒起来才这皮才会既韧又香。

    姐夫疤面儿蹲在地上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罗锋的操作,看他行云如水般的处置那只可怜的竹鼠,疤面儿觉得这个小舅子越来越有意思了。

    稻草烟熏火燎后,足有五斤多重的竹鼠越发的膨胀起来,表皮金黄,看着倒跟只小烤乳猪一般。

    罗锋不由的感叹,不愧是没有污染的年代啊,姐夫抓三只竹鼠,每只都有五六斤重,而要是在后世的时候,能抓到一只两三斤重的野生竹鼠都很了不得了,而且还能卖个极高的价格呢。

    但是在这个时代,除了普通的穷苦百姓,是没几个愿意吃这竹鼠的,在他们眼里,这竹鼠可是比狗肉、猪肉还更上不得台面的。

    不过罗锋却向来喜欢吃竹鼠的,竹鼠又不是地鼠,竹鼠可是正经山货美味啊。

    “烤的差不多了!”

    罗锋通过表皮的颜色,就已经能分辨出火候。

    少烤一分则太嫩,多烤一分则太老,此时刚刚好。

    “我来剁。”

    疤面姐夫自告奋勇,一截樟树桩就是案板,他直接拿出劈柴的斧头来剁竹鼠。

    “剁大块一点,这样吃起来有肉。”罗锋交待。

    “好勒。”

    疤面拿着沉重的劈柴斧却似手若无物般轻盈,手拿大斧在烤的发胀的竹鼠肚子上轻轻一划,顿时就给它开膛破肚了。

    小妹饶有兴趣的蹲在一边全程观看罗锋烤竹鼠和姐夫破竹鼠。

    “等学会了,以后我也要这样做竹鼠给娘和哥吃!”

    “嘿,胆挺大的,又烤又剖的你不怕啊?”

    “怕啥,这是吃的东西,有啥好怕的。”小姑娘根本不觉得哪里有什么可怕的,更不觉得说竹鼠有什么可爱不能吃的。在它的眼里,竹鼠就是食物,是美味,是一盘肉。

    “姐,家里有葱姜蒜吗?”

    “有。”

    罗锋没有要求其它的什么调味料,但葱姜蒜这些都是很普遍的东西,至于什么料酒啊酱油啊八角桂皮胡椒这些,虽然这个时代有,但他估计赵家肯定是没有的。

    而辣椒,嗯,要到明朝时才会传入中国呢。

    不过肉新鲜,其实并不一定要多少调味料,太多的调味料反而会掩盖点食物本身的味道,少量的一点佐料,才能更好的吃到顶极食材带来的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