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20章 民以食为天(感谢青翼追光五万赏!)

第20章 民以食为天(感谢青翼追光五万赏!)

    (感谢青翼追光五万打赏,恭喜荣升本书掌门,成为榜首第一人!)

    清晨。

    罗锋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这是他自来到这个时代后,睡的最舒适的一个晚上。虽然床很硬,铺的和盖的都是塞的稻草,但稻草晒过很蓬松暖和,有种草木的清香。

    特别是洗了个澡后,身上没有了虱子和跳蚤的骚扰,让他舒服了许多。

    这一睡就已经到了日上三竿,等他起来,发现母亲和嫂子们在织房里纺纱织布,织机唧唧的响着。

    而小六也不见踪影。

    大嫂看到他,连忙出来。

    “二表兄一大早就已经回历城了,他见你睡的熟,便让我们不要打搅你。”

    秦琼骑着黄骠马走了,走的时候给罗锋留下了一把横刀,还给罗母留下了十贯肉好。

    罗母推辞不肯要,但最后他还是硬留下钱骑马走了。

    “小五,你把钱送去历城还给你表兄。”

    “娘,既然二哥把钱留下了,你就收下吧。两家亲戚,不必如此见外,二哥当兵在外,以后我多往历城走动走动,替二哥照顾好舅母也是一样的。”

    十贯肉好很多,可罗锋觉得有时亲戚之间也不必太见外,金钱不过身外之物,亲戚间多来往多相互照顾比这重要。

    “小六呢?”

    “去给王家放牛了。”

    小六每日给王家放牛,在王家赚一顿饭吃,另外一个月还有二米粟的工钱。

    这个报酬很低,但对于一个乡下孩子来说,又还算是不错的收益了。若不是小六力气天生大,而且放起牛来很有天赋,那些牛都十分听他话,否则还没这斗米呢。

    “小妹呢?”

    “去地里拔草了。”

    农家里总有干不完的事情,天一亮眼一睁就是活,干到黑也总干不完,就算是几岁的娃娃也总有事做。

    罗锋家里有其中二十亩是种桑树麻树的,剩下的四十亩还要轮种,每年有十多亩休耕,实际上等于每年只能种二十几亩地。

    就这二十几亩地,还因为是山坡贫地,因此往往只能种一季粮,间杂种点豆子之类的杂粮。

    家里没有牛,以往耕地几乎都是人背犁,虽然地主家也有牛可借,但借牛得交牛租,牛租很贵,一般都是直接要地里收成的一成收益,老罗家向来是舍不得借牛的。

    以往罗家有个铁匠铺子,农闲时打打铁,也能补贴下家用的。

    家里也没有猪,因为猪崽不便宜。

    家里只养了一些鸡和鹅,养鸡下蛋,蛋能拿到集市上卖钱换些针头线脑,而鹅既能看家,长大了还能卖钱。

    罗母看着罗锋身上的衣裳,“有些短了,回头娘给你做件新的。天也冷了,要做夹袄,夹些丝絮才暖和。”

    看着天不早了,罗母便让大嫂去煮饭。

    大嫂应声,便去仓房米缸里量米做饭。

    现在家里一家六口人,大嫂却严格按罗母的吩咐,只量了一升的粟。

    这么一升粟其实只相当于后世的六市两,还是带着壳的,要是去了壳连半斤都不到。

    “娘,家里还有粮,可以多做点。”

    “有时还得想着无时,虽然说要秋收了,可你也看到了,今年地里没啥收获。咱们一家还得缴田租和义仓粮,这田租就要十五石,还要调绢五匹、绵十五两。”

    做为大隋的子民,虽然罗家没有如额得到均田,可租庸调却没有打折的,不管你分到多少田,这租庸调都是按丁征收。

    罗家有五个丁男,一个中男,中男暂时不纳租调只服庸,而每丁一年的租为三石粟,调为一匹绢或一端布,再加三两绵或三斤麻。

    这个是固定的,然后还有一个是义仓粮,义仓粮本是地方百姓平时储粮备荒备灾的,到了现在实际上就相当于地税了,是按家族贫富程度和田亩数量来交纳粮食,向罗家虽然穷可丁多,一年依然得向义仓纳粮五石粟。

    这么算下来,罗家一年得交粟二十石,还有五匹绢,以及十五两绵,这还没包括县里乡上里中的一些额外的摊派收费。

    在今年家里几个壮劳力都不在家的情况下,这笔租调是笔极重的负担。

    就二十来亩地,得交二十石的粟租,估计地里全收下来交完后,就没剩下什么了。

    怪不得说大业朝,越来越不行,造反的百姓越来越多,盖因为朝廷虽富,可百姓却越来越穷,甚至连饭都吃不饱了,安能不反?

    一顿一升粟,一天两屯也得两升,一月就是六斗,罗母觉得已经很费粮了。

    可罗锋算了算,就这么一餐四两粟米,六个人吃,怎么够吃呢,一人分下来一两都不到,这年头油水少,更缺少副食,就靠吃这点饭,劳动量还大,天天这样吃,肯定会营养不良的。

    “嫂子,量两升粟,咱们家这么多人,小妹小六都还是长身体的时候,总不能让他们吃不饱,至于粮食你们不用操心,过些天我就到县衙当差了,到时会有钱粮,还有,昨个乡正和里长不是已经答应分给我二十亩地了吗,咱们家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分了地今年也种不了了,要是你父兄他们不回来,只怕明年有地也种不过来。”罗母担忧的道。

    “等过段时间,父兄他们肯定就都回来了的,你不用太过操心。”

    最后罗母妥协,让量一升半粟。

    罗锋也拗不过,只得答应了,这一升半粟实际上也才相当于零点九市升而已,依然不到一斤。

    嫂子量了粟谷,然后便到正房前的廊下舂米,那里有一个舂臼。

    罗锋过去打量了几眼,发现十分简陋,完全是纯手工的落后工具,一个石头制成的有盆口粗的臼,半埋在地下,然后是一根舂棒,有碗口粗的一根木棒,下端有一个拳头大点的碓头。

    大嫂把带壳的粟米放进石臼中,然后双手握起舂棒,反复的舂打粟谷,使其壳脱落分离,舂一臼米,至少得舂三百下,就算是还年轻的大嫂,也舂的流汗不止。

    舂米谈不上工艺和技艺,可却是个十分费力的活,罗母已经舂不动米了,这活计向来是家里两个嫂子轮流来做。

    粟米舂完了,还得拿筛子去糠,把米里的石子灰尘等过滤出来。

    一个舂米棒碓得有一米左右,五六斤重,反复舂三四百下,确实够累。

    太落后了。

    他记得李乡正家里就有一个磨坊,还有碾房。隔壁王庄的王地主家也有,但是到他们家去碾米磨面得要交钱或者米面,磨一石得交两升,一般人都不舍得,于是便只有用这种原始的舂米方法。

    “娘,我们家自己装一个脚踏的舂臼吧,那样省力的多。”

    “装个舂臼也要不少钱呢。”罗氏道。

    “也要不了多少钱的,装好后以后都能省许多力气,我们还可以装个碾磨,这样以后碾米磨面也方便,甚至还可以帮别人家磨米碾面赚回点本钱来。”

    罗母她们觉得人工不值钱,虽然自己舂费时费力,但不需要先投入成本,而且如罗家这样的家庭,也确实没有钱可以先投入,慢慢的也就习惯手工舂米了。

    但罗锋觉得这样太不划算,效力低下不说,还累人。况且,装个碾磨,虽然前期花点钱,可不但能自家用,也能帮别人家碾磨,不管是收钱还是收米面,这个加工费都会是很不错的收益,时间一久,先期的投入不倒能够收回,还能赚更多收益。

    “大嫂,让我来舂吧。”

    罗锋瞧了会,见大嫂舂的吃力,便主动上前。

    “舂米是妇人的事情,小叔还是让我自己来。”大嫂很客气,她嫁入罗家说来也两年多了,可却至今还没生育,倒不是她有什么问题,而是自嫁入夫家以来,丈夫便常常受征召出门做役,长年不在家中,夫妻聚少离多,便一直未能怀上。

    “反正我现在有空,让我来吧。”罗锋直接抢过舂棒便舂起米来。

    刚开始的时候还觉得挺轻松的,可时间一久,握着五六斤重的舂棒便渐感沉重,甚至到了后面也开始身上出汗了。

    一升半的陈粟,罗锋硬是舂了小半个时辰才舂完,本来嫂子来舂还用不了这么久时间。

    “用了小半个时辰才舂了一升半的米,真是还不如嫂子。”

    “舂米本就是妇人之事。”大嫂笑道。

    筛好舂好的粟米,然后淘米洗净,下锅煮,煮开好再下了如葵菜、菘菜这些当下的时令蔬菜,再掺杂些晒制好的笋干啊、咸菜等进去煮。

    最后罗母甚至珍重的拿出一条咸鱼干,让大嫂切了半条下来,切成碎屑放进锅中一起煮。

    一升米的陈粟,最后煮出了一大锅的稀粥。

    粥很稀,稀的能照出人影,立不住筷子,黄色的粟米粥掺杂着绿中带黄的菘菜叶子等,乱炖大杂烩,闻着倒像是一股子猪食。

    相比起昨天的猪油煮不托,今天的这锅小米菘菜咸鱼粥让罗锋很没胃口。

    “娘,吃了饭我带小妹和六弟去四姐家,明天我再去五妹家看看。”

    “让小六给你带路就好,小妹就不用去了,路远带着麻烦。你看看她们过的怎么样,家里缺什么,回来我们好给她们补份嫁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