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18章 一笔勾销

    午后。

    不断有邻居村人前来罗锋家,大家都已经听说了上次受召去汲郡挖河的那八人回来了,他们运气好,说两个月役期真的到期就回来了,而且更走狗屎运的是回来的时候,居然还擒了蓝面十八鬼救了县令千金,这不人人得了一笔重赏。

    尤其是罗瘸子家的小五,不但额外的得了县令千金的一笔三十贯白钱的重谢,还被县令赏识补了县里捕快的差事,以后可就风光了。

    就连本里平日高高在上的乡正和里长都赶了过来,见面还殷切热情的打着招呼。

    要知道,隋朝百户一里,五百户一乡。皇权不下县,在县城之外的乡里,全靠那些乡正里长维持,而每个乡正里长,选用的又基本上是大宗族长或那些财大势粗的豪强们。

    这些人要么富贾一方,要么是当地大宗豪族,又或者有亲族在朝廷为官,哪个平时在乡里不是高高在上,真正的土皇帝。

    甚至一般的诉讼纠纷,只要不是刑事案件,那一般都是由乡正里长负责审理然后上报县衙的,平时他们还负责乡里的户籍人口登记,课役征召催发,以及治安维持等等。

    现在却都主动的赶来登门。

    罗母生怕罗锋少年得意得罪了这些人,拉着他在一边仔细交待,说乡里面这些人比县城的县令都还说话管用,万万得罪不得,而且罗家的债主里,乡正和里长正是最大的几个。

    罗锋倒很清楚县官不如县管,别看这乡正和里长好像就管着那么百来家人口,可是权力确实不小。比如说罗锋年满十六,按制度可以均田授地,按例是能够授成丁一半的田地,也就是说可以得到五十亩地,春中十亩永业田,四十亩口分田。

    而实际上呢,分田均地也得由地方的乡正里长们负责报告实际情况,也就是说规定是这样,但实际还得依靠乡里的田地数量实情来授田。比如说南山村有六十来户人家,成丁得有二百来个,未成年的中男也得有几十个,若真人人按朝廷规定授田,那南山村得有起码三万来亩地才够。

    可实际上呢,南山村的田地总共才万亩不到,还包括了坡地山地在内。这万把亩地中,还有近三成是属于几户地主的地,剩下只有七千亩左右的地。

    而现在近三百丁男中男,实际总共才有七千亩左右的地可分,平均一丁才只有二十亩左右的地。

    一个丁男二十亩地说起来好像很多,可要知道南山村在小泰山脚下,地多是山坡旱地,这样的地缺肥少水,只能轮播休息,加之这年头种地的技术有限,产量也低下,二十亩地分成三批田轮作,实际一年才种十三亩,亩产连一石都不到。

    正因此,人多地少,分田授地就成了近年村里一个很麻烦的事情。

    而乡正里长们就掌握着这个权利,罗锋今年十六了,都已经受官府征召开始承担劳役了,却还没有分过一分田地。

    不止是他,其实早在好些年前,所有的中男都已经不再到年龄就分地了,一般只有年满二十一岁成丁后,才有机会分田均地,分的还越来越少。

    罗锋家五个成丁一个中男,可他家就他父亲和两个长兄分过田地,剩下的三人都还不曾分过一分田地,因为没地可分了,得等村里有丁男年满六十退田才有地可拿出来分。

    一家人就守着六十亩地过日子,那么多人就耕种六十亩贫地,可每年的租庸调却是按丁口交的,一家得交五丁的租调,每丁还得免费服二十天的劳役,现在罗锋成为中男,也一样得交半租调,服半庸。

    地少,租调庸却不能少,这使得罗家的负担大增,要知道六十亩地不是全都种粮食的,还得拿出不少来种桑树和麻,用以养蚕织丝织布,朝廷的租调税赋里面,不仅要交粮食,还得交丝布。

    乡正姓李,是南山村李家人,同是一个村子,能成为乡正当然不一般,比起罗家来,李乡正家很有钱,他家人丁倒不多,不是大姓大宗,可他们家有钱有地,他家总共才十来口人,可却拥有一千多亩地。

    本来按制度每丁最多拥地一百亩,但李乡正有办法,他拿钱打通关节,获得了勋爵,勋爵虽不是官职不理实事,可却相当于有品级的,相应的勋爵还能获得额外的田地份额,靠这个办法,李乡正硬是能保留家族传下的一千多亩私田。

    而如罗锋他们这样的普通百姓,就算有钱,也最多只能买下一百亩田地,而且若买了百亩田,那么以前朝廷授给的田地就得交回,普通百姓一丁只能拥有百亩田地,这是限额,不能超过。

    李乡正自家田多地广,拥有一千多亩地,在县城里还有商铺酒楼,另外他还有个妻兄是郡中的参军,靠着这些,他于是成为长白乡的乡正。

    里长姓王,却不是南山村人,而是隔壁王庄的。王里长家在王庄那是大宗族,拥有数十男丁,靠着这个他成为南山里的里正,管着南山村和王庄等三个村子一百来户人家。

    “我刚从县里回来,听说五郎兄弟这次是大显威风啊,县令大为赞赏,破例提拔你当了捕快,可喜可贺啊。”

    乡正和里长做为乡里基层吏员,称为县吏,平时也要轮流到县衙办公,负责协助县中胥吏们统管地方事务,他们消息倒是很灵通,打听清了罗锋这次立功不小,而且还是救了县令千金,又深得县令喜欢,据说连新来的郡丞都对罗锋很是赞赏呢。

    “其实只是正好碰巧而已,真正立功的是我表兄,向李乡正和王里正介绍下,这位是擒杀蓝面十八鬼匪首的历城秦琼秦叔宝,是我舅家表哥,如今在左翊卫府为卫士,是大将军来护儿帐下亲卫。”

    乡正和里长从县城来,自然早打听到了这位秦叔宝的厉害,还知道他是历城秦家人,当下十分客气的拱手称礼。

    “乡正和里长来的正好,之前我罗家欠下不少外债,如今我因擒贼得了县里的一些赏赐,我打算把这赏钱拿来先还清债务,还请两位替我做个见证。”

    李乡正和王里长还客套了一番,最后见罗锋把一串串的扬州白钱都拿了出来,于是便也点头同意。

    还钱很顺利,有两位乡正里长做见证主持,请来了各位债主,然后拿出借条,算清本金利息,一手还钱,一手撕毁条欠,一笔钩销。

    一串串的铜钱拿出去,一张张欠条拿回来,再撕毁放进炉子里烧成灰烬,这一切都在两位乡正里长以及诸多邻居村人的见证下进行。

    近二十贯的所有债务还清后,罗母不由的长叹了一声,感觉心头一阵轻松。

    五十出头的李乡正看着脚下收回的十串整铜钱,脸上笑意愈盛,“五郎真是了不得,将来前途必然无量。对了,本来我今日跟里长来,还有一事要相告你的,你如今年满十六,户籍上也已经更正为中男,之前还到汲郡挖了两月河做役,现在马上又要到县衙做捕快,我和王里长呢商量了下,给你量二十亩地给你。”

    这倒是意料之外的好事,正所谓花花轿子人抬人,雪中送炭少见这锦上添花的事确实更多。

    “现在有地可分吗?”罗锋笑问。

    “今年有几个丁男年满六十,按规定退还了口分田,不过你也知道,咱们长白乡南山里向来人多地少,为了凑这二十亩地我跟王里长可是也着实费了一番脑筋的。”

    “小五明白,多谢二位了。”

    南山村的中男多少年没分过地了,就算是成丁,一开始也只是分十亩地,要是跟乡正里长关系好,孝敬到位,过几年才可能再补上十亩,但二十亩也就到顶了。

    现在罗锋才十六岁呢,结果一下子就分到了二十亩地。

    小六在一边突然问,“我五哥分地了,那我三哥和四哥有没有地分啊?”

    这话问的李乡正和王里长都只得呵呵而笑。

    “两位,我六弟向来有些糊涂,你们别在意。”

    两人也就点点头,分地给罗锋,那是特别照顾,知道他刚救了县令千金,又得郡丞和县令赏识,马上要成为县衙快班的一个正编捕快,还跟历城秦家又有了来往,这才给罗锋几分面子,特意为他凑了二十亩地的。

    若让他们给罗老三和罗老四一起分地,他们也麻烦,倒不是说完全拿不出地来,可这样的事情就是坏了旧规矩,总是不好的。

    “没事,五郎啊,咱们本就是同乡同里的,以后又都在县衙办差,可得多互相关照一二。”李乡正扶着须笑呵呵的道。

    “那是那是,我本是晚辈,就算在县衙当差那也是后进,以后还得多指望二位帮导。”

    “一定一定。”两人见罗锋如此上道,倒是很满意。

    “你三哥四哥分田的事情,你也不用担心,回头我和王里正再商量商量,总会想法子再给他们凑出些田地来先分给他们的。”

    “那小五就在这里先谢过两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