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16章 露一手

    “哥,咱们做什么吃啊?”小妹看着罗锋提着那袋子白面,有些担忧的问。罗家吃白面的次数可不多,罗家在长白山下,这里坡地多,向来以种植粟谷为主,就算轮作种点麦子,一般也都是交田租公粮。

    偶尔有点剩余,也是做麦饭吃,磨成面粉可是很稀少。

    “就做点不托吧。”

    罗锋本来还想包点饺子做点包子的,可是一想没酵母,虽说没酵母用老面也可以,或者用酒糟也能发酵,但这乡下地方,这些一时半会却是一样也难找的。

    干脆,就做顿简单的面片汤好了。

    找来一个木盆,倒入大约一斤面粉,想想可能不够,家里一大家子人,这个时代的人可不比后来的人吃的少,副食少油水少导致这个时代的人饭量其实普遍偏大的。

    罗锋干脆倒了大约半斗面粉。隋朝的一升大约只有后世的零点六升,隋五升因此实际上也就是三升,而一升面粉也就是五百来克,这半斗面粉也不算多。

    加水和面,面粉揉成光亮的面团后,他再拿来擀面杖把面擀成面饼,越擀越薄,直到比纸厚点儿。

    “哥,你面擀的真好,挖河的时候学的吗?”小妹好奇的问。

    “嗯,哥在外面还学了好多本事呢。”

    擀好的面饼切成长长的面片儿,大约一指一宽。

    “小妹,家里的油呢?”

    “家里没有油了。”小妹答道。

    这让罗锋意外,没油平时怎么做菜吃呢。结果小妹说家里好久没吃油了。

    “去隔壁借点吧。”罗锋无奈的叫来小六,“小六,你去隔壁借点油来。”

    小妹说做不托不用油也行,不过罗锋还是决定借点油,有油才更好吃,何况现在手里有钱了,借点油回头就能还。

    小六动作倒挺麻利,一会功夫就拿了一碗油回来,是猪油。

    本来罗锋还想着是菜油或麻油之类的植物油,结果小六说隔壁家只有这个猪油,“隔壁王庄的王老财家才有羊油呢,麻油只有山上庙里大和尚们才有。”

    “猪油也可以的。”

    后世人讲究健康,于是认为植物油比动物油吃了更好,而在隋朝其实植物油比较少,虽然也有,但不普遍,时人吃的更多的还是动物油,特别是这个时代的烹饪方式普通以煮炖为主。

    连贵族官员都是吃羊油为主的时代,百姓能吃上猪油都不错了。至于麻油,其实也只是一般做煎饼之类的食物时才放,其它时候植物油更多的是用做灯油。

    借来了油,罗锋却又发现家里没有配菜。

    最适合搭配面片汤的西红柿没有,西葫芦也没有,连菠菜都没。

    按历史记载,此时好像已经有菠菜传入中国,但这属于新来的菜种,一般市面上见不到,也就少数的贵族官员的餐桌上才有,至于西红柿好像得到明末时才会从美洲传入中国。

    小六再次出马,这次从另一位邻居家借来了一点菘菜。

    菘菜也就是白菜,不过品相远不如后世时的白菜好。

    他还从自家菜地里弄来了一点菜,就一把小葱,还有一把薤,这菜古诗词里常见,他看了两眼觉得很眼熟,这在后世应当是叫藠头,像葱又像蒜。

    配菜勉强有了,不过调味料却又少的可怜。

    小妹端出一个小陶罐,黑乎乎的却很神秘。

    结果却是个小盐罐,挑出来一点,一颗颗很大颗粒的盐巴,并不白,黄中带黑,明显杂质很多。

    可按小妹说的,就是这样的盐那也是很贵的。

    家里的盐都是拿粮食换的,有时去县里集市上换,有时则会有人挑盐下来换粮,一升盐换十升粮,向来都是这个价格,盐价是粮价的十倍。

    盐价高,却还品质很差。

    一斤面粉做成的湿面片大约一斤三四两,这三斤面粉倒有四斤左右的面片。

    把熏的黑乎乎的陶锅架到火上。

    小妹便开始烧火,她先拿了一把松针放在锅下,然后拿石镰打火,引着后,便又开始往上面架小松枝。

    没有烟囱,火烧起来并不容易,多架几根柴火便看着又要灭掉,于是小妹便拿起根打通关节的细山竹筒吹火,吹的到处是烟,好不容易才又着了。

    陶锅很厚,加热也很慢,烧了好一会才感觉到锅热,罗锋便舀了几勺冻结的猪油下锅,这猪油品质也不太好,并不是雪白而是泛黄。

    不过猪油在锅中化开后,还是十分的浓香的,小妹边烧火边吸鼻子,还说油放太多了。

    “多放点油好吃,今天咱们吃顿好的。”

    锅化开热香后,罗锋抓起洗好的一把菘菜和薤菜扔进陶锅中翻炒,断生后铲出放一边,然后加入冷水下锅。

    “小妹,三姐和四妹嫁的丈夫怎么样?”等水烧开的时候,罗锋问小妹。

    “三姐夫是个猎户,脸上有个大疤,人家都叫他大疤面,听说是以前有次打猎的时候被豹子给咬了,因为有这个大疤一直娶不到好妻。三姐多好啊,嫁给他委屈了。”小妹有些失落的道。

    罗锋也有些明白,在这个讲究女子出嫁要嫁妆的时代,没嫁妆的女子就好比后世的印度姑娘,没嫁妆就嫁不出去,就算嫁出去了也会受到夫家的白眼为难,日子很不好过。

    那三姐夫若不是有这样的缺陷,只怕也未必愿意娶三姐。

    三斗谷子就把三姐娶走了,真是便宜他了,不过若是三姐夫对三姐好,罗锋倒也还是能接受的。

    “上次三姐回门时,说是夫家对她还不错的。”

    “那就好,四妹呢?过的怎么样?”

    两姐妹一前一后,相差只有半个月先后出嫁,三姐嫁了个有疤的猎户,四妹却是嫁了个船夫。四妹夫家在长白山的北边,他是那里河边的一个船夫,渡过往行人,有时也打渔。

    日子其实也挺辛苦,那四妹夫据说以前娶过媳妇,只是后来没几年病死了,如今已经是三十岁年纪,又娶了罗锋四妹。

    这便是填房续弦,那四妹夫家里还有前妻留下的三个孩子,二男一女,大的都十岁了,过去是当后娘的。

    “要是我早点回来就好了。”

    小妹擦了擦眼泪,也不知道是烟熏的还是什么,“五哥你回来了,可是阿耶和大兄二兄三兄四兄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阿耶和大兄去涿郡打造军械都去了一年多了,还没消息。”

    “应当快了。”罗锋也只能这样安慰小妹。

    水烧开,罗锋赶紧把面条下锅,面条煮了一会,看着煮的差不多了,罗锋把先前断生的菘菜和薤菜也都放了进去。

    搅拌几下,加盐调味。

    “嗯,不托煮好了,准备吃饭。”

    三升的面粉,擀出了四斤的面片,再加水一煮,顿时满满一大陶锅的面片汤,白白的宽面片儿,配上了翠绿的菘菜,虽然只放了猪油和粗盐调料,可面上再撒了些葱花,顿时香气袭人,又好看又好闻。

    真是色香俱佳,小妹看的眼都直了,“想不到五哥这么会煮汤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