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12章 满载而归

    掌柜说的肉好其实是指隋朝立国后铸造发行的隋五铢钱,也称为开皇五铢。钱文五铢二字篆书,笔画精整,边缘较宽,钱背肉好均有廓。

    肉好本意是指圆形玉器和钱币的边和孔,因为隋五铢铸币精良,因此百姓多称为肉好。

    早年间,朝廷是只许开皇五铢流通的,各关卡市坊都放了样钱,若查验比对钱币与样钱不符,便要毁坏为铜。

    不过近年来钱荒越来越严重,大业天子便在扬州增加了许多铸钱炉铸造钱币,因为用料减少,又多掺了锡铅于是钱币发白。

    过去的开皇五铢一枚铜钱重量确实是五铢,而且含铜高,但现在的一枚铜钱实际上只有三铢多重,且含铜少。以前千钱重四斤三两,而现在千钱只重三斤还不到。

    在民间,百姓商人们当然更愿意用开皇五铢,可大业年铸的钱也不得拒收,百姓商人无奈之下,最终市场上便出现了两种价格。

    肉好与白钱的兑换比便是二比三。

    “都换成肉好。”秦琼拿过掌柜递过来的两枚铜钱看了几眼,然后道,“都要肉好,别给用我白钱掺杂。”

    “爷请放心,小店百年信誉,说一是一。”

    罗锋接过两枚铜钱观察了片刻,两枚钱币样式上都是一样的,比如都是外圆内方,都写了五铢二字,但细看又还是有不少差别的。

    肉好的轮廓边缘更宽,钱币也更厚,铜钱的颜色呈红色,因为主要材料是紫铜,钱币含铜量达七成,夹铅两成,一枚重五铢。

    而大业天子扬州铸的钱币虽然也叫开皇五铢,可实际上一钱才重三铢多,且颜色发白,含铜量大大减少。

    一贯肉好一千枚,四斤三两,比白钱重的多。

    据说秦朝统一天下后,统一货币,钱币是用半两钱,一枚重半两。后来到了汉朝,钱币越铸越轻,最后铸五铢钱。南北朝时,货币混乱,隋统一天下后,便铸开皇五铢,同时严禁私铸和其它旧币使用。

    “掌柜的,现在黄金和铜钱是怎么换的?”

    罗锋手里有县令千金送的一些金叶子,这些金叶子虽然值钱,可用起来却不方便,所以他打算干脆就在这里兑换成铜钱。

    “换肉好还是白钱?”掌柜照例问。

    肉好的信用高,在民间市场极受欢迎,不过白钱也是官方货币,商家不得拒收。罗锋想了想,“换成白钱吧,不过得是扬州铸的大业白钱,掌柜的可不能糊弄我,拿其它的私铸白钱或旧白钱给我。”

    白钱也有几种,真正允许流通的是朝廷铸的扬州五铢,而市面上还有不少各朝的旧钱以及不法商人私铸的五铢钱流通,不过这种钱成色更差,往往更不值钱,许多奸商就把这些成色差的白钱混杂交易给百姓,让百姓吃亏。

    “怎么可能呢。”

    金叶子掌柜的看过后,表示成色很不错,愿意以十二贯扬州五铢钱换一两的价格兑换。

    “兑肉好是一两兑八千的,没占你便宜的。”

    称量后金叶子大约是三两,于是便可换三十六贯扬州五铢。

    三万六千枚扬州五铢,重量超过百斤。

    “幸好你是换白钱,要是都换肉好,我这里一时都拿不出这么多肉好来换的。”掌柜的一边安排伙计搬钱过来清点,一面说道。

    官府早有规定,民间商民用钱,十贯以下的交易任百姓自由,但超过十贯以上的交易,就得用绢布,主要还是因为铜钱太少了。

    三叔还叫小九他们过来一起帮忙点钱,罗锋一看那么大一堆的铜钱,一枚枚点到什么时候去?

    “点一串就好,点好后称量,然后每串称一下,只要重量一样就行,这样总不会错的,若是重量轻了,那就叫掌柜的补给我们就行。”

    掌柜的笑着称赞罗锋聪明,一边保证,“随你们点随你们称,绝不会有少一文钱的。”

    秦琼却连称都没称,早把自己换来的二十贯肉好装进了褡裢之中。

    “其实你没必要把金叶子换成白钱。”他劝罗锋,金叶子换白钱,哪个金店都愿意换,但白钱想换金叶子却难的。

    “这点钱我也存不住的,反正要用,还是换成白钱更方便用些。”罗锋倒不怎么在意,他又不是地主老财,一点钱还要抠抠索索的全挖个窖存起来。

    罗三叔他们却很认真的清点称量,每一串都要称一遍,要一点点对不起来,都要争个半天,最后掌柜的无奈每串都送两文钱才让他们满意。

    罗锋拿着掌柜的附送的七十二文铜钱,有些无奈的笑笑,倒不是说三叔他们小气,只是大家习惯了过苦日子,没谁是大手大脚的人。

    “我请大家吃饭吧,前面有个馆子,我们正好吃顿饭,然后再买点干粮。”

    “要的要的。”三叔看着那把铜钱,觉得自己是有功的,于是也就安然的答应了罗锋请客的提议。

    “你们不换点钱吗?”

    “不换,换甚呀,反正这些绢布拿回去也可以用的。”

    说是请客吃饭,可是真当到了饭馆里面,三叔却又只点了最简单的汤饼。

    一人一大碗汤饼,别无其它。

    “三叔,我请客,你们点几样好的。”

    “我点的可是加了羊肉汤的汤饼,已经很好了,够了,虽然得了几个赏钱,可也不能乱用的。得省着点花!”

    若不是刚才帮着罗锋从金店争了七十二个铜钱出来,三叔只怕都不肯占罗锋便宜吃这顿饭的。

    “五文钱一碗的汤饼,真是黑了心了,天杀的,把我们当猪杀呢。”三叔坐在那里却不忘记把自己的那袋钱帛拢在腿间,一面指责店家奸商。

    五文钱一碗的面,其实也不算贵了,毕竟还是羊肉汤的面条,关键还是这两年粮食价格不断上涨。

    开皇年间,盛世太平,尤其是在粮食丰年,长安的米价都只有斗米五六文钱,一般年轻斗米也就是十文左右。

    但自进入大业以来,粮价却是不断上涨,兼之经常出现水旱灾荒,百姓又受征劳役频繁,耽误农时,减产减收,于是粮价越涨的厉害。

    现在斗米已经是二十文钱了,麦粟稍便宜些,可面粉却也不便宜。

    一大碗汤饼卖五文钱,其实那店家也没什么钱赚,勉强糊口而已,都是日子不好过。

    “店家,看你那有卖羊杂汤,怎么卖的?”

    “五文钱一大碗,料足味美,包你满意,客官来几碗?”掌柜的见罗锋询问,连忙招呼。

    “给我们来九碗羊杂汤,记得放点葱。”罗锋道。

    “别破费了,这汤饼里已经有了羊汤,再点浪费了。”三叔忙道。

    那边小九却是眼睛盯着羊杂汤一动不动,平时哪有机会吃到羊肉啊,就算是猪肉也一年到头吃不到几回啊。

    “三叔,一碗汤而已。”

    九个人,一碗不托一碗羊杂,合起来是九十文钱。

    刚在金店里得来的七十二文钱转眼就没了,还又解了一整贯钱,取了十八个钱出来付账。

    好在味道确实还是很不错的,而且量也十分足。

    大家都吃的肚皮滚圆,满嘴是油,十分满意。

    “一顿饭就吃掉了几斗粟米,要命哦,再不敢这样了。”三叔一面抹着嘴,一面却又痛心疾首,一斗米二十文,一斗粟才十五文,一顿九十文可不就是吃掉了六斗谷子。

    说着,他伸手要拿十个铜钱给罗锋,“不能让你一人出。”

    “三叔,说好我请客的,你这样就没意思了。”罗锋连忙按住三叔的手。

    秦琼也在一边道,“罗三叔你也别客气了,再这样我都不好意思了。”

    大家一顿劝说,三叔才总算不再去拿钱。

    “也好,今天就吃你一顿请,咱们还是赶紧去粮店买点粮食然后回家,带着这么多的钱帛在外面,我总是不太踏实的。”

    罗锋笑道,“三叔你不用担心,我现在可不担心有贼匪,还巴不得他们送上门来呢,你可别忘记了,我二表哥可是员猛将,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可是打一双,擒了贼匪还能又换笔赏钱呢。”

    一番话说的大家哈哈大笑。

    大家笑着到了粮店,一问价,粮价倒还是跟之前差不多。

    斗米二十文,斗粟十五文。

    米麦粟豆等各种粮食都有,有带壳的也有去壳的,还有磨好的面粉,有今年的新粮,也有几年的陈粮。

    价格也是各不相一。

    罗锋本想多买点,然后让让店里送粮上门,结果店里说得加钱。三叔他们便都舍不得了,“先买一石就好了,自己挑回去,下回再来买就好,不用叫他们送,还得出那个冤枉钱。”

    于是他们都说好买一石自己挑回去,这样一来罗锋倒也不好说多买叫人送了。

    三叔挑挑选选,最后买了一石陈了两年的粟谷,才十二文钱一斗,他觉得很划算,陈粮虽不好吃,可总比喝粥强。

    其它几个少年全跟着买了陈粟,一人一石。

    罗锋想了想,没跟他们一样,他最后选了两斗磨好的面粉,又买了两斗碾好的大米,然后再买了一石今年收的新粟。

    付了两百文整的米面钱,罗锋便又多了十二斗的米面。

    金叶子换了三十六贯白钱,五贯肉好和价值三贯的绢布也全换成了白钱,八贯变成了十二贯白钱,他身上实际有四十八贯白钱,一顿饭把零的七十二文花掉,还又另补了十二文进去,依然还剩下四万七千九八十八文钱,这些钱加起来足有近一百五十斤了。

    这么重的钱再加百多斤的粮食他可挑不回家,最后便又找了个牛马牙人买了匹十多岁口的老马,一番讲价花去了十贯白钱,手头还剩下将近三十八贯钱。

    最后马驮着钱,罗锋挑着米面,与大家一起高高兴兴的出城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