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4章 表哥

    蓝面十八鬼不过是群乌合之众,首领朱华被人一锏砸死后更是让他们士气全无,相比之下,有秦琼和罗锋这一猛一疯的二人带头,几个乡民也变成了为悬赏而发狂的勇士。

    所谓的蓝面十八鬼,不过是群逃避课役之人,以前不是农夫就是小贩之类的,哪个又有什么真本事,过去不过是仗着人多而拦路打劫,遇到秦琼这样的猛人,自然就不堪一击了。

    秦琼骑着大黄骠马一人就干掉了三个,并生擒了两个,罗锋也是左踢右打的放倒了三个只顾逃跑的家伙,剩下的还有十个,结果也在被秦琼骑马拦住去路后,丧胆的跪地求降了。

    “全都绑起来!”

    这个时候罗三叔他们已经完全忘记了之前的恐惧,此时只剩下亢奋,面对着那些跪地求降,瑟瑟发抖的蓝面鬼可是没有半点好脸色。

    “小五啊,这回咱们发了。”三叔边说边解下一个蓝面鬼的腰带将他如捆猪一样的捆绑起来。

    “一个十贯,这回咱们可是足足抓了十三个,一百三十贯啊。”

    三叔很不客气的把十三个贼人的功劳算在了他们这边,罗锋站在那里喘着粗气,这大病初愈好的身子就是不行,刚才这番动作,已经让他喘的跟个破风箱似的,幸好有秦琼这个猛人在,一下子杀其贼首,破其士气,否则哪有这么容易得手。

    “三叔,这主要的功劳都是秦二哥的,咱们就是敲敲边鼓而已。”

    秦琼这时骑着马过来,他滚鞍落马,站在那里打量了罗锋几遍。眉间似有些疑惑,“这位小兄弟,适才听你喊我表字,刚刚又叫我二哥,敢问可是认得在下?”

    罗疯心想后世有几个不知道你秦琼秦叔宝之名啊,就算不懂你隋末唐初猛将之风采,也基本上都晓得门神秦琼啊。更别说在隋唐的演义和小说里,你秦二哥可是当之无愧的大主角啊。

    不过现在嘛,看着还这么年轻的秦琼,估计他确实会很疑惑。

    “小弟罗五,此间章丘县长白乡人,家中排行第五。”罗锋学着秦琼的样子拱手做礼。

    “哦,原来是罗五弟。”秦琼面上说着,心里依然还是疑惑。这里是章丘和历城县的交界处,章丘和历城两县相邻,但秦琼却也根本不记得认识一个叫罗五的年轻人。

    秦琼长的人高马大,身材魁梧,虎背狼腰,一张国字脸,淡金色的面庞,如剑一般的眉毛,一双星目十分有神,典型的山东汉子。

    不过此时的他其实还十分的年轻,不过是一名新入选不久的府兵,因武艺出众才在来护儿麾下当亲兵,但还并无什么名气。一个邻县年轻人认识他,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表哥,你不记得我们家了?我娘也姓秦,就是齐郡历城秦家女子,我娘以前跟我说过娘家的许多事情,因此知道有位堂舅曾经做过北齐咸阳王的录事参军,后来北齐国灭后便归隐家乡不再出仕,我还听说堂舅家有位二表哥就叫秦琼,打小喜好拳脚棍棒,练的弓马娴熟十分英武了得,据说去年点了府兵,还到大将军来护儿帐下去当差去了,刚才听你自报姓名叫秦琼,便立马认定你就是表舅家的二表哥叔宝了。”

    罗锋说的一本正经。

    倒是让秦琼愣了下,他脑子里仔细思索着这关系。

    其实罗锋倒也没说谎,原来的那个罗五的母亲确实是来自历城县秦家,跟秦琼家呢也确实是有亲的,只是并不算亲近,算是一个家族的,但母亲也多年未与那边走动了,更不会知道秦琼这个外甥的近况。

    历城秦家其实也算是当地的一个小士族了,秦家先祖秦彭曾任过汉朝的山阳太守,到七代祖秦秀时做过晋朝的金紫光禄大夫、太常卿。秦琼的曾祖秦孝达任过北魏广年县令,他祖父秦方太任过北齐广宁王府记室,他的父亲秦爱,也曾任过北齐咸阳王的录事参军。

    这样的家族放在全国算不得什么世族名门,但是在齐郡尤其是在历城县这一块,却是相当有头有脸的数百年望族。

    秦家立足历城数百年,家族繁衍,子孙众多。

    虽然因早年北周灭齐,导致几代出仕东魏北齐的秦家衰弱,可人丁还是很兴旺的。

    罗五的母亲跟秦琼的父亲有共同的祖父秦孝达,也就是说罗五的外公跟秦琼的爷爷其实是亲兄弟,这么算下来其实还是挺亲的,只不过因为秦家家族人丁多,秦琼家这支是大宗正房,而罗五母亲那家算是小宗旁枝,尤其还是庶出的,因此便没那么亲密。

    兼之罗五的母亲同样也是家里庶出的女子,嫁的又只是个极普通的铁匠,出嫁后娘家也没了什么人,便也很少跟历城秦家其它人往来联系。

    但以前有的时候罗母秦氏也确实会跟儿女们提起娘家的一些情况来,本来也只是随便说说,但此时罗锋却是直接说了出来。

    有秦琼这样的表哥,干嘛不认,又不是无故攀附。

    “不知道令堂出自历城秦家哪房?”秦琼问了一些细节,罗锋如实回答,秦琼越听越惊讶,罗锋所讲居然都对的上,甚至仔细的核对后,他还对罗锋的母亲有了些印象,那毕竟是他的堂姑母,他小的时候堂姑母也是回过娘家的,只是后来渐渐来往的少了,便也没了多少印象。

    “想不到你居然是七姑母的儿子啊。”秦琼高兴的拍打着罗锋的肩膀。

    “表哥!”罗锋笑呵呵的抓住秦琼,能有个这样的猛人亲戚,他是真的很高兴。

    “表弟。”秦琼也很高兴,古人的家族亲情观念很浓,不像现代人情薄,拉着罗锋,他似乎有股血脉相连的感觉。

    “哎呀,原来是小五的表哥啊,这下更好了,秦兄弟,咱们这回发大财了。这伙贼人是蓝面十八鬼,官府一直通缉着呢,这回落咱们手里了,正好到衙门领赏呢,匪首蓝面鬼朱华一人就值百贯,其余十七人每人有十贯赏金,加起来可是有二百七十贯呢,衙门早说过了,生死不论皆有赏!”

    罗九也在那里扳手指头算赏钱了,“今年粮价高涨,斗米能值五十钱,匹绢才易米二斗,这么算来,一个蓝面鬼十贯赏金,也能值二十石米或百匹绢,十八个蓝面鬼,那不就是三百六十石米?”算到这里,他已经惊的张大了嘴。

    罗锋在一边笑道,“十八个蓝面鬼总赏金有二百七十贯,折米能换五百四十石米呢。”

    “我的天啊!五百四十石米?这么多的赏钱,咱们这里八个人加上秦兄弟一共九人,这每人得分多少赏钱换多少米啊········”罗七在一边也无法淡定了。

    罗锋拍了罗七和罗九一人一下,“账可不是这么算的,这擒贼的主要功劳都是二哥的,赏钱自然也多归他,咱们只算是打了下帮手,二哥吃肉咱们喝汤就好了。”

    秦琼连忙挥手,“表弟,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要我说,咱们都有功,这赏金就干脆一人一份平分好了。”

    秦琼的大气豪爽,顿时让罗七等人都既佩服又欣喜,纷纷称赞不已。

    “这可使不得,二哥,我们不能抢你的功劳啊。”罗锋还是推辞。

    秦琼摇头。

    “其实我刚才也没擒住几个,我总共才打死三个擒了两个,你们才抓的多。”

    “不对不对,要没有二哥你,我们根本打不过贼人,只怕还要误了上头派下的护送差事呢。”罗锋坚持不肯占秦琼的便宜,虽说一个贼人的悬赏就有十贯钱,这年头虽说粮价大涨,可一贯钱也能买两石米呢,一个贼人的悬赏十贯钱足够换到一家几口人差不多一两年的口粮了。

    “要不这样吧,每人分两个功劳,匪首归这位秦二哥。”马车里的女子见外面还在争执不休,于是便出声提醒。

    秦琼他们一共九个人,而贼匪有十八个,一人两个倒是刚好。匪首归秦琼,这样一来罗锋他们敏感人两个贼人悬赏是二十贯,而秦琼有个匪首则有一百一十贯。

    “多谢姑娘相帮,我觉得就这样说定了。”罗锋向着马车一拱手道。

    “是小女子要多谢罗小哥和秦二哥以及这几位壮士的拼死相救,等诸位送小女回到章丘县衙,小女子定当向家父禀明情况,让家父重谢诸位!”

    罗锋这时才想起来,这位小娘子还是他们县老爷的千金呢,这次不但擒杀了通缉的贼人,还保护了县令的千金啊。

    “二哥,我看天色不早了,咱们还是先把小娘子送回县城去吧。”罗锋道。

    秦琼点了点头,“也是。”

    正说话间,却听远处传来阵阵马蹄之声,抬头望去,一支人马出现。

    十余骑奔驰在前,后面还紧紧跟随着近百步行青壮。

    “这又是谁?”罗锋有些紧张的打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