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3章 叔宝兄,我来也

第3章 叔宝兄,我来也

    罗锋对秦琼有绝对的信心。

    这可是一尊未来的战神,还是门神。据他读过的旧唐书记载,叔宝每从太宗征伐,敌中有骁将锐卒,炫耀人马,出入来去者,太宗颇怒之,则命叔宝往取。叔宝应命,跃马负枪而进,必刺之万众之中,人马辟易。

    这是什么,这就是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也,可比三国之关云长。

    虽然史书上没有记载过秦琼有过什么独挡一面统帅大军的史料,但秦琼却堪称初唐最悍勇的猛将,冲锋陷阵几乎无人可敌,连另一门神尉迟恭都两败其手下。

    这样的战神,哪怕是现在还未成名之时,可对付几个拦路剪径的小贼,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这可是个大好机会,罗锋上去捡功劳就可以了。

    “叔宝兄,我来助你!”

    一边跑,罗锋还不忘记高声喊叫助威。

    那边的秦琼在马上微微有些惊讶,想不到这里居然还有人认识他。他刚才也只是报了姓名,可没说自己的表字。他一时来不及去瞧是哪个相识,便在马上高声应道,“多谢兄弟,待擒了这些贼子,再说!”

    话未落,胯下黄骠马已经迅疾如雷奔至蓝面鬼朱华的面前。

    朱华人高马大,手持的是一柄大铁叉,这其实是一柄渔叉,他以前是一个渔夫,后来也是走投无路之下啸聚山林落草为寇,凭着一把子力气,倒也闯出了些名头,便狂妄自大起来,还真以为自己也是有万夫不挡之勇。

    “给爷爷下来!”

    朱华双手举叉,向着秦琼当胸刺去。

    秦琼见叉刺来,却是不急不缓,秦家世代官宦,到他祖父和父亲之时虽然只是北齐的一地方小官,但毕竟也是官宦人家,家里条件还是不错的,打小习文练武。

    他学文没耐心,但练武却很有兴趣,从小拜了不少名师,学得弓马娴熟,一杆马槊一对金锏更是凌厉凶猛无比,少年之时就已经在历城很有名气。后来应点府兵,习练战阵之术,因表现出色还被选为大将军来护儿的亲卫。

    本来他随来护儿驻于登州,准备征辽之事,数日前突接家中来信,说家中老母病重,便向来护儿告了假赶回家乡来,倒不料在半路上遇到贼匪,他的性子向来是嫉恶如仇侠肝义胆,岂会坐视。

    更兼艺高人胆大,也丝毫没把十几个毛贼放在眼里。

    在他眼中,那些蒙着脸的盗匪不过是群藏头露尾的土鸡瓦狗尔。

    朱华的那一记铁叉,在他眼里不过是处处破绽,毫无威胁。他甚至都懒得取出自己鞍上的马槊,也没有摘下自己弓袋里的弓来。

    只是左手握着金锏便直接硬砸在了朱华的叉上。

    金锏夹着战马的冲势,一股巨力把朱华那凌厉的一记突刺荡开。

    借着战马的速度,秦琼右手挥起金锏,一记力劈华山如头泰山压顶,狠狠的就砸向朱华的脑袋。

    不过电光火石的一瞬间。

    朱华还没有来的及反应过来,金锏已经落下。

    本就专为战场骑战破敌重甲用的钝器金锏,瞬间轻易的就把朱华的脑袋砸的稀碎,就如同是一个破碎的西瓜,红的白的溅射开来。

    秦琼马不停蹄,又挥锏冲向下一个蓝面鬼。

    对面还刚跑出几步的罗锋,被惊的目瞪口呆。

    早料到秦琼很猛,可却没料到会这么猛,哪怕蓝面鬼只是群乌合之众,可毕竟也是群手下见过血的亡命之徒啊。

    而那首领朱华更是人高马大,可居然在秦琼手下连一个回合都没有走过,就这么直接被打死了。

    看着秦琼一啸而过,而朱华那已经没了脑袋的尸身都还没来的及倒下,罗锋只感觉脑子晕乎乎的,然后是一阵恶心涌上来。

    他差点就吐了。

    他使劲的控制着自己,不能吐不能吐,可不能在自己的偶像面前吐出来,那样也太丢人了。

    而这时,他身后的那几个同乡却已经有好几个人停下了脚步,然后开始呕吐。

    刚刚还耀武扬威的蓝面鬼首领,顷刻间就成了一具无头尸,脑袋开花,脑浆溅的到处都是,那场景实在是惊心触目。

    而就在这片刻的功夫,那边秦琼已经策马又冲近两个蓝面鬼,左右挥锏,再次干净利落的击碎了两个贼人的天灵盖。

    一样的招式,一样的效果。

    看的罗锋是热血上涌。

    同样被惊到的还有那些蓝面鬼贼匪们,首领朱华一直是他们心里极能打的猛人,可现在一招未过就被人打死了,还连带又折了两个兄弟。

    本来正冲向罗锋他们的几个蓝面鬼,都不由的放慢了脚步,他们甚至都懵逼了,脑子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就这么愣愣的跑到了罗锋的面前。

    “我打,啊哒!”

    罗锋反应倒是很快,虽然心里堵的慌,总感觉下一刻就会撑不住要吐出来,但另一边却又无比的兴奋,感觉整个人都跟打了鸡血一样,血气上涌,把脸都给憋红了。

    见贼人失神,他猛的就是一个抬腿,直接来了个撩阴腿。

    正中当面一个贼人的裆下。

    鸡飞蛋打。

    那个贼子直接由懵逼茫然变成了痛苦痉挛,弓腰低头,手捂裤裆脸色紫胀的倒在地上。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得下狠手,刚才那招本来是他以前在大学时教给学妹们的防狼术,现在他便直接拿来对付这些贼匪了。

    先放倒一人,罗锋马上抬手对着另一个贼人来了记叉眼。

    两根手指叉中那贼人的双眼,紧接着变插为扣,狠狠用力,扣的那贼人双眼流血,惨叫连连,瞬间失去战斗力。

    正向着罗锋奔来的另几个贼人终于回过神来了,先目睹了秦琼那杀神一般的狂猛,再又看到了罗锋那阴狠的招式,这几个家伙终于崩溃了。

    正所谓先声夺人,失了气势也就丧了胆,几个家伙转身就跑。

    “别让这些贼子跑了,一个十贯赏钱,追啊!”

    罗锋热血沸腾,趁势追击,不依不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