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都市小说 > 隋唐大猛士 > 第2章 瓦面金装锏

第2章 瓦面金装锏

    “小五,赶紧跑啊!”老汉焦急的伸手拉扯罗锋。

    可罗锋却很固执的没跑,还反过来劝说他们,“三叔,不能跑,你们难道忘了那马车里的小娘是谁了?那可是张县令的千金,她要是出了事,咱们跑的了和尚也跑不了庙啊。”

    有道是灭门令尹、破家县令,马车里小娘子的父亲正是他们章丘县的县令,县令是所谓的百里侯。在章丘那百里之内,县令对于罗锋他们这群平头百姓来说那是真正掌握生杀大权的。

    “我们回来的时候受了赵捕快的差遣,要帮着护送张小娘子回去,现在遇了贼匪,咱们就算跑了,可回头张县令那关一样过不去,不但躲不过,还得牵累到家人。”

    老汉一愣,“那可怎么办?”

    罗锋目光望向马车边,蓝面鬼有十八个,他们八个,数量有些悬殊。

    但除了为首的朱华人高马大握着柄丈长铁叉,其余人也不过是拿着棍棒之类的。

    这些家伙藏头遮面,虽然叫嚣的凶狠,可罗锋却看出这些有人些色厉内荏,对隋唐历史很熟悉的罗锋心里明白,在隋末的时候,盗贼横行,反贼遍地,但这些人基本上都是那些逃役的民夫、逃荒的饥民组成,为了一口吃的豁出命去拦路抢劫,杀人放火。

    一群乌合之众罢了,或许这十八鬼就是由一群农夫、猎户、渔民、小贩、伙计等组成的。

    真要打起来,也不过是一阵混斗群殴罢了。

    他们并不是没有机会!

    “擒贼先擒王,若是咱们能想办法先把那朱华干掉,就有很大机会赢。”罗锋咬着牙道,他以前外号疯子,就是因为他性子里有股疯劲,有时发起疯来相当可怕。

    “你不要命了,他们可是蓝面十八鬼!”一个同乡惊呼。

    “对啊,他们足足十八人呢,还都有家伙事。”另一人道。

    罗锋却面色冷静,“什么十八鬼,不过是群逃夫饥民,你看除了为首那个朱华个头高大外,其余人也都不过是普通之人,而且他们手里的家伙也不是刀枪弓箭,不过寻常的棍棒罢了,吓唬吓唬些落单的商贩还行,咱们要是真拼命,未必就没有机会,只要先擒下那个朱华,我觉得有很大机会。”

    读大学的时候,罗锋是足球队的,体能很强,加上他为人比较讲义气,以前没少在外面打架,格斗经验倒也还算丰富。他这人讲义气嫉恶如仇,若遇路不平总要管管闲事,为此以前朋友们没少劝过他,但他总说路不平就得铲。

    如今二世为人,落入一个尴尬的境地,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可不跑又得直面十八个劫匪。

    他的疯劲又起来了,有时候他疯起来连自己都怕。

    面对这群盗匪,他不能让两个柔弱的姑娘落到他们手里,那是他们县令的千金,他们有护送的责任,若是出了事,他们一个也跑不掉,还得牵连到他们的家人。

    既然不能退,那就只能进。

    “三叔,蓝面十八鬼作恶事,被官方悬赏通缉,这些贼人可都是有重金赏格的,若擒得一人押送官府,可得赏金十贯,若是能擒得匪首押送官府,更能得赏金百贯,咱们若是能捕贼,可是有重赏!”

    先说明不能退的理由,再说出让大家心动的悬赏。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一个蓝面贼十贯,贼首则百贯,这可是一大笔钱。

    赏金让人心动。

    但面对着那些蒙着蓝面巾的贼人,几个同乡还是犹豫着。

    若是赵捕快没跑,或许有个拿刀的公人在还能给大家壮下胆。

    罗锋还在劝说,可大家就是犹豫不决。

    这时,那边的瘦贼已经把马车上的一个姑娘拖了下来,引得姑娘阵阵尖叫,可越是尖叫,却越让贼人们发出放肆得意的笑容,好像是猫在戏耍抓到的老鼠一样开心。

    “住手!”

    罗锋大喊一声,血往上涌,直接抬腿就往前冲,他已经忍不住了,“干他娘的!”

    “住手!”

    几乎是同时,对面却也传来一声大喝,如旱地一声雷响,震的众人双耳欲聋。

    人未至,声先到。

    先声夺人。

    随着这声大吼,紧接着是一阵蹄声传来。

    在道路的拐角处,一匹大黄马上骑着一个黄脸的年青汉子疾驰而来。

    “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尔等贼子竟敢公然拦路剪径,抢掳良家女子,真是好大的胆子!”

    朱面鬼一抖手中的铁叉,怒吼一声,“哪个裤裆没夹住,放出你这么只鸟来,多管爷爷们的好事?”

    “路不平有人踩,事不平有人管,历城秦琼,今天管定了这事!”

    “哈哈哈!”朱华冷笑几声,“爷们,看你倒也有几分胆识,不过你确定要管?爷爷们便是威名震河南的蓝面十八鬼,你确定你管的了?就凭你一人?”

    双拳难敌四手,蓝面鬼有十八人,所以他很自信。

    虽单骑对十八贼,可马上的秦琼却似根本不惧,他催马而来,伸手摘下了马鞍边的一对瓦面金装锏来。

    “秦琼!”

    罗锋大惊出声。

    他身后的三叔却道,“是个府兵,估计还是个骑兵,你看他身上黄色的军袍,还有他这马也够精神,一看就是战马,还有他那双锏,这可是马上战器,一般人可不敢携带。”

    秦琼、黄马、双锏。

    罗锋这下更确定这个汉子应当就是他印象里的隋唐好汉秦琼秦叔宝了,想不到居然在这里遇上了这位。

    也对,秦琼是齐郡历城人,而章丘县便是在历城县的东南边上,秦琼出现在这里似乎也很正常。

    如今是大业五年,据他推测,这个时间段的秦琼应当是在隋朝大将军荣国公来护儿的帐下为亲兵,据记载,秦琼是随来护儿征战过高句丽的,不过现在征辽还未开始,秦琼或许是正好回乡路过。

    “叔宝兄,我来助你!”

    罗锋冲着秦琼高喊一声,然后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继续前冲。

    罗三叔看罗锋那疯狂的举动,不由的连连叹气。

    犹豫了一下后,也还是从地上捡了两块石头也跟了上去,“小五,小心点。”

    其它几个人犹豫着,可最终也还是跟了上来,要不是有这卫府骑兵的出现,只怕他们根本不敢跟着疯子一样的罗五。

    那边,秦琼却马不停蹄的挥着双锏已经撞了过来。

    蓝面鬼朱华没料到几个田舍汉还敢动手,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对左右道,“你们几个去把那几个不要命的料理了,其余的跟我把这姓秦的莽汉给做了,那匹黄马不错,不要伤了,以后就是老子的坐骑了。”

    说完,朱华双手端起铁叉,大喊一声就迎向了秦琼。虽然对方马也精神人也威风,可他并不虚。他自信可以把这个多管闲事的年轻府兵给一叉子捅死,然后夺了他的马和锏,回头再把那两个小娘子好好享用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