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三百二十六章 传说

第三百二十六章 传说

    “老板!再来两大杯黑啤酒!”

    索塔纳环顾四周,发现的确有人举杯应和,与起先提议干杯那人共饮,而大部分坐着的人也没露出不满表情,想象中的反驳与怒斥不曾出现,这样的反应让他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

    闭塞的国度,麻木的人民……

    这样的想法一闪而过,很快,他就将这股凭空而生的愤懑压下,脸上挂起寻常酒客那样的笑容,抬脚迈过实木的雕花门槛,开始朝里走。

    不同于夜晚城市街道的清冷,这家酒馆的生意超乎想象的火爆、热闹非凡,他看到侍者脚不沾地的四处奔走,忙得焦头烂额。

    索塔纳粗略计算了一下,除了酒馆本身雇员之外,这里至少有超过七十位顾客,这个数目在偏僻城市的一家酒馆里非常夸张的,而这些顾客大多都将屁股紧紧贴在座椅上,眼睛像着魔一样死死盯着桌面。

    “侍从,来我身边!”

    “你臭得像个麻风侏儒。”

    ……

    接二连三的声音传入索塔纳耳中,对于这些听不懂的话,他没着急东张西望询问探知,而是自顾自先找个位置坐了下来,点了一杯价格合适的酒。

    很快,他就拿到了自己要的葡萄酒,侍者的态度并不好,或许是因为太过忙碌,脸上并没有索塔纳习惯的那种阿谀笑脸——即使他将银币放进对方的托盘后也是一样。

    他端起酒来小啜一口,唔~~~说实话,味道真不怎么样,别说泽地矮人出口的葡萄红、白兰地,连贸易城邦一些小作坊自酿的酒,这里的劣质酒水都无法与之相比。

    索塔纳抬眼看了看四周,这家酒馆的装潢格调都还不错、勉强入眼,但服务太差、酒类食物单一而乏味,虽然有吟游诗人拉奏竖琴,却没男人们最喜欢的歌姬舞女。

    从目前得到的体验来看,这里没有任何能让他心生好感的地方,完全不足以吸引如此巨量的顾客,敏锐的商业嗅觉告诉索塔纳,能让这里变得人声鼎沸的,只有那些纸牌神奇的魔力了。

    他开始往邻桌上凑。

    这一张桌子可能是围观人数最多的桌子,至于围观的原因,则是一个穿戴看似冒险者的家伙正在快速动手,将一包包密封的卡牌撕开。

    “哈哈哈!你这家伙的手气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烂。”

    索塔纳旁边那人拿着酒杯往嘴里灌了一口,对着坐在位子上的冒险者说,他注意到这人是刚刚应和那些蠢坏言论的一员,于是不着痕迹拉开了一些距离。

    “运气这东西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不过我相信我即将时来运转,下一包应该就没问题了,至少也是稀有、史诗。”

    冒险者搓了搓手,将检查之后的卡牌垒好,放在一边,非常熟练的解开另一份卡包的纸封。

    “又是下一包,这已经是第十二包了,小安图索,你的附魔长剑准备卖了吗?”

    “住口!无耻之徒!”

    听到这话,冒险者陡然将双眼一瞪,凛然气势油然而生:“玩牧师职的家伙不配和我说话!”

    紧接着,随着一张张卡牌从眼前划过,冒险者之前的气势突然荡然无存,他的脸色一下变得极为失落,慢慢瘫倒在那张座椅上:“……我三年前就不该进酒馆歇歇。”

    周围响起一片善意的笑声。

    但索塔纳注意到的却是更多的东西。

    赌徒心理,他在心里对自己说,他仔细看过那些小纸片,无论是普通版还是所谓的典藏版,虽然画技优秀、配色巧妙,甚至还有别出心裁的发声设计,但索塔纳知道,这些都不是它成功的原因所在。

    这个名为挽歌牌的纸牌真正的核心,在于围绕它而产生的一系列规则与玩法,那才是在他看来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也是体现它创造者的功力所在,值得每一位商人为之学习。

    这边的场面刚刚冷寂下来,又瞬间被点燃。

    “哇!传说!”一声低呼从另一张桌面响起,紧接着是高亢振奋人心的卡牌台词:“我是——火车王!”

    当这张核心处为金色水晶的卡片出现时,人群立即出现了骚动,全都拥挤着朝那张桌子涌去,想看看是哪个幸运儿有这样的好运气。

    索塔纳被疯狂的人们吓了一跳,但也紧随其后,随着流动的人群在护卫的帮助下挤到前列。

    卡片的所有者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小男孩,他衣着寒酸、打着补丁,大概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看到这么多的人一下子全涌上来,男孩的神情紧张,畏缩到紧贴座椅,将那张卡片藏到身后保护起来。

    他桌上只有一副被拆开的卡包。

    “龙神在上!这孩子只有一副扩展包?一份卡牌开出了传说级的卡牌,这简直是神灵庇佑,小安图索估计要哭了。”

    “即使是一张普通版本的传说卡,其价值也难以估量,何况是刚刚才发售的《图哈拉沙漠》系列扩展包中的传说,这张卡卖出去,这孩子至少在成年之前生活无忧。”

    “火车王里诺艾,听说沃伦先生正在奋力寻找这张卡,说是要组一套名为‘快攻’的卡组,准备在即将到来的竞技赛中大显身手。”

    人们议论纷纷,羡慕、嫉妒、友善、敌视等等情绪不一而足。

    索塔纳从这些闲言碎语中摄取到非常重要的东西,他听到了什么?一张用予娱乐、被人为制造出来的卡牌,却能保障一个孩子从十四岁到成年这段时间的生活?

    这在他这个外来者看来颇有些匪夷所思,但这些北地人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想要产生这样的效果只有一种可能——这种卡牌在北地得到了非常广泛的认可,有相当大的市场需求,在流通中,人们认可它的价值,并且愿意为它高昂的价格买单。

    如果做到这种程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张“传说”等级的卡牌,已经拥有类似贵金属、魔法金属的特质,在一些时候可以替代货币。

    这简直不可思议,要知道,这些都是人为制造的工业产品,这样一张卡牌的制作成本,连十个铜板都不到!

    索塔纳在心中疾呼,他觉得这些人简直就是疯子、臆想过头了。

    但冷静下来深想下去,他又发现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但前提是纸牌的创造者已经将做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拥有统治整个市场的能力,而在潜移默化之下,这些北地人竟然对这样可怕的事情毫无所觉。

    如果换作他来操作,即便他所属的克雷特商团不计成本全力支持,索塔纳也自认做不到,别说整个北地,即使是一个完全封闭不与外界交流的城市,都很难控制整个市场。

    想到这些,由衷景仰犹如海潮般从他心里狂涌而出,这简直堪称艾拉迪亚商业史上的奇迹,他迫切的想要见事情的主导一面,哪怕仅仅只是只言片语的教导,他也甘愿献上丰厚的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