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商人(二)

第三百二十五章 商人(二)

    进入城市之后,索塔纳发现了些不对劲的地方——这里明明是一个距离王城十万八千里、用予充当抵御外地的要塞城市,为什么看起来却与他印象中的商业城市一般无二,主路上铺着灰黑色的碎石,其余小道则都由鹅卵石铺垫,连最简陋的小巷也不例外,一点泥巴地面都看不到。

    关键在于街道宽度,索塔纳不知道这座城市是如何设计的,但主路宽得未免有些过于夸张,正常情况下路面大有富余,几乎可以容纳十架马车并行通过。

    “这是为那个家伙设计的。”

    驻北地的商团成员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钱袋:“这个国度的一切都需要考虑它的存在。”

    “我能够见到它吗?”

    索塔纳侧过头,问。作为一个优秀的商人,利益最大化已经成为他们的本能,如果能够与黑龙皇帝交流,他或许能挖掘到更多等待开发的机会。

    “恐怕……很难。”

    这在现阶段绝对是个难题,干事脸上露出窘迫的表情:“您知道,我们刚刚进驻北地、立足未稳,这个国家的实际掌权者又都是一些难以沟通的怪物,没有可以运作的空间。”

    索塔纳点点头,不再开口。

    “这是什么路?”

    娜莎看着脚下主干道的地面:“走起来感觉很不错,怪平坦的。”

    “这东西目前似乎还没有名字。”

    引路的干事介绍:“他们用一种灰色的粉末和石头混在一起铺平,洒水之后再用打磨好的滚石重复碾压,直到地面平整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有没有施法者参与?”

    暗自出神的索塔纳听到这话,弯下腰,在地上摸了两把,指着说:“对于这种材料,有没有详实的制作流程记录?请施法者做过物质解构吗?”

    “这……我们听说这只是底层结构,还未真正成型,所以……”

    干事满头大汗的解释,看到索塔纳的脸色由晴转阴,果断改口:“我马上派人去办!”

    随着深入这座城市,表面光鲜终于不复,索塔纳看到路径两旁有许多房屋正在被拆除,有泥瓦房,也有木房,虽然都不是什么好房子,但也远未到无法居住的地步。

    “真是可怜。”娜莎说出了他的想法:“这些民众触怒了恶龙君主,所以要被赶走吗?”

    “不是,这些都是要重建的房屋。”

    “重建?”

    娜莎问道:“为什么?”

    “可能是因为城市规划吧,这个国家的律法太苛刻了。”

    引路人不知为何叹了口气:“新建的住宅全都是一模一样的砖石房,无论是租赁若是购入,都不允许民众私自扩建,必须向市政厅提交申请。”

    砖石房?全部?

    抓住重点之后,索塔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比多种族混居国度还要更加夸张,这个国家的掌权者对建造这样房子的花费有概念吗?这片贫瘠的土壤完全支撑不了这样的挥霍,别说黑龙皇帝的宝库资产,再加上十头最富有的古龙都不行!

    除非去抢。

    对哦,去抢就行了,想到这一点之后,索塔纳澎湃的心绪又平复下来,黑龙君主可不是什么好好先生,它是刽子手、强盗,或许那家伙一开始就抱有这样的打算,所以才敢如此大肆挥霍。

    就这样,一行人逐渐来到一栋两层楼房前。

    “这就是我们之前所说的新建房屋,我们购买了这一片的暂住权,仆人已经打扫完毕,您随时可以入主。另外,在城市内只要不除非黑翼王庭的律法,安全是可以得到保障的。”

    干事说:“索塔纳先生,如果没有什么其他问题的话,我就不打扰您了,祝您今夜好梦。”

    这样的房屋以索塔纳的眼光看来格局过于逼仄,但胜在干净和稳固,不得不说很适合平民居住,如果造价相对较低的话、有一定的商业价值,但无法移植到其他已经成型的国家,毕竟没有国家能像北地这样大肆乱来。

    虽然旅途漫长、舟车劳顿,但索塔纳依旧精力十足,在简单小睡三小时之后,他重新穿戴好行装,带着护卫走入深沉夜幕。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艾拉迪亚的基本常态,但也是衡量一个城市繁华程度的标准,在夜幕中能够戳破泡影,窥见一座城市的真容。

    就着夜色出门的索纳塔多少有些不安,这是一种冒险,虽然商团成员已经反复强调过安全问题,但他还是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数不尽的怪物从他脑中划过,天晓得这座白天秩序井然的城镇,在夜晚会不会变成茹毛饮血的深渊。

    一如他的猜想,夜静悄悄的,再不复白天喧嚣的繁华景象,偶尔有一两个扭曲的影子从阴暗的角落里掠过,令人更加心惊胆战。

    这座城市无法撑起夜晚活动,已然入梦——但似乎有一个例外。

    “挽歌酒馆”从不打烊,无论在黑翼帝国的任何一个城市,自从开业以来,它始终矗立在城市内最繁华的地段,从未关门歇业,尽管灯火通明、彻夜不歇会付出相当一部分的精力与金钱、得不偿失,但也依旧不曾发生改变。

    挽歌酒馆售卖葡萄酒、麦酒以及北地烈酒给过商人、冒险者、铁匠和歌手,甚至凶猛的类人生物也会进入其中,城市的贵族与信徒更是这里的常客。

    不过挽歌酒馆最吸引人的不是酒,而是牌。

    “为黑龙皇帝干杯!”

    他一进门就听见大声嚷嚷,喝的酩酊大醉的酒客正自娱自乐:“酒馆就是全世界!”

    喧嚣火热的人气让他一路走来紧张的心绪舒缓了不少,但随即,这样的言论就令索塔纳嘴角露出一个讽刺满满的笑容,能说出这种话的人不是蠢就是坏,或者二者兼备。

    为黑龙皇帝干杯?

    这些家伙是不知道黑龙坦格里安是怎么统治北地的吗?他们毫无尊严可言?还是甘愿成为恶龙鄙贱的奴隶?

    令他惊奇的是,这样的声音居然还得到了小范围的认可和应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