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两百七十三章 畸变

第两百七十三章 畸变

    黑龙皇帝重新统治北地的时候到了。

    进食完毕后的恺撒重新回到黑翼王庭,盘踞在因体型增大而略显局促的王座上,这一次他几乎吞下了整个王都一天时间所能消耗的全部食物。

    当这个空泛的数字实际呈现时,景象是相当夸张的,丰厚的食物堆成了比恺撒本身还要庞大数倍的小山,看上去便令人心生畏惧,但全都通通被这头黑龙给咽了下去。

    另一方面,恺撒消化食物、摄取营养的速度也相当快,几乎就在进食到后半阶段的时候,黑龙身体上的肌肉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鼓胀起来,像是被重新充满气的气球。

    黑龙领主很快恢复了强壮,相较之前,并且还犹有过之。

    这一刻,恺撒盯着被召集前来的氏族头领们,感觉自己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但黑翼氏族可就不一定了。

    好在黑翼氏族的怪物们普遍有着极短的繁殖周期,三年的时间,虽然不能令遭受重创的黑翼军团恢复往昔强盛之势,也足矣给它们带来不少补充。

    至少在不应对战争的情况下,现阶段黑翼氏族的力量已经可以应付一些问题。

    恺撒在进食过程中有过思考,对于黑翼氏族而言,七年是一个周期,以它们的繁殖速度,至多不超过七年,这些家伙就又将回到之前数量充盈的局面。

    可是,标准族裔只要不彻底灭绝、很好补充,但是强大的氏族头领却很难筛选诞生,像蝎狮首领、灰人马首领,以前这些家伙在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但等到它们一消失,这两个氏族就逐渐开始变得麻烦起来。

    现在的状况是,当时图哈拉参战的氏族头领,虽然从可怕的裂变吐息波及范围中存活下来,但全都遭受了强效辐射的侵染,由于恺撒没有让它们第一时间获得牧师处理,如今强辐射已经深深扎根于它们的血肉之中,现在再想根除已经是难以完成的任务。

    这些氏族首领,或多或少都产生了些许畸变。

    令恺撒感到意外的是,它们居然比原先强大了太多,其中受辐射影响最为强烈、产生剧烈畸变的犬魔首领尼禄,实力居然已经向上翻了两番。

    要知道,原先的尼禄就非常可怕,是能将布莱克希娅的脑袋踩进泥地里的强大首领、黑翼氏族的最强者,而如今,它已经拥有近乎传奇的力量。

    而在黑龙皇帝面前,犬魔首领早已全然没了之前的模样,这头体型已经超过十五米的可怕犬魔,原先灰黑的坚硬棕毛已经变成了稀疏的深红色,浓密旺盛的毛发脱离凋零,只剩扭曲发黑的皮肤裸露在外。

    它的实力虽然强大了不少,但已经彻底变成了畸形,比之蝎狮还要更加丑陋,浑身上下布满凸起肉块与尖锐骨刺,在它颈部左右,两个肿大的肉瘤尤为醒目。

    除此之外,就连受到辐射影响最小、畸变最不明显的兽人首领加尔,实力也产生阶段性的飞跃,达到当年古兽人帝国小型部落领袖的水准。

    听起来,这似乎是一件好事。

    但不要忘记,在这背后满是鲜血,超过三万的黑翼族裔在裂变吐息中湮灭,剩余幸存者百分之九十九都在之后的一年内衰亡死去,如今黑龙领主放目望去,黑翼军团几乎全都是后来的新鲜血液。

    即使是凭借龙脉赋予的强大生命力,从而顽强支撑下来的氏族头领们,在这过程中想必也遭受了难以言喻的痛苦,深入骨髓的折磨甚至能够让它们的性情为之改变,黑翼氏族的高层整体都变得更加暴虐、嗜血、狠毒和残忍。

    以这样的损失和代价,换取不可预知后果的变强机会,对于恺撒是无法忍受的,他不可能会利用这一手段去拔升眷属的力量,至少现阶段不会。

    艾拉迪亚大多不会出现那种被物质界面排斥的战斗,这里的大规模战争,多数都是凭借军力数量的军团战,在这种情况下,恺撒的黑翼帝国想要拥有一块立足之地,在今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将处于并且长期处于不断鼓励生育、创造人口的状态。

    盯着这些模样比自己变化还要夸张的氏族首领们,恺撒忍不住皱起了眉骨上的鳞。

    “霍格。”

    他习惯性的说:“给我一份当前黑翼氏族现状的综述。”

    “……三年前黑翼氏族的损失,如今正在迅速得到补充,绿野、莽野以及幽暗地域的后勤基地正在飞速填补力量的空缺,预计在下一个三年,黑翼氏族就能恢复之前的状态,陛下。”

    霍格虽然同样强大了不少,但看上去却瘦骨嶙峋的,浑身棕毛同样脱落剥离,仅剩的些许还染上了一层暗红色彩。

    即使是对于繁殖能力惊人的黑翼氏族来说,一场战争造就的损失,至少需要六年的时间才能完成恢复,按照霍格的口气,这个速度似乎还算是快的,可想而知当年恺撒的裂变吐息给自己造成的损失是多么巨大。

    而这还仅仅只是人口锐减而已,霍格并未提到因此滞留的经济发展、融合形势等等层面的隐性损失。

    豺狼人首领迟疑了一下,又继续补充道:“另外,在图哈拉之后,我们的身体被植入了一种可怕的负能量,最开始的时候,它对我们的身体产生不可阻挡强烈侵蚀,如今虽然趋于稳定,但依旧还在无时无刻对我们构成影响。”

    “作战能力激增、外表体型改变……”

    听完,恺撒沉吟了一下,看着扭曲畸变的豺狼人,问:“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其他影响?”

    “生命力。”

    霍格说,他直接给了一个最简单明了的解释——“除我们外,其他在图哈拉沙漠顽强存活下来的幸运儿,都在这三年的时间里陆续死去,其中还包括飞猿族的首领,生命也在第二年衰竭枯萎。”

    豺狼人首领所说的“我们”,就是这些被成功赋予龙脉、跻身为长生种的氏族首领,而其他寿命相对短暂的族裔,已经没有人能撑到黑龙皇帝苏醒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