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两百六十二章 战争之前

第两百六十二章 战争之前

    劳恩·拉克隆有些心烦意乱地回到卧房,挥退静默矗立的侍从,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就摊倒在那张用黑绒羽填充的床被上,感觉浑身上下一点动弹的力气都没有。

    夜已深,外面只有巡逻宫廷卫士的脚步声偶尔响起,拉克隆王宫一片静谧,但劳恩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不由自主的胡思乱想。

    离黑翼王庭发布猎杀之神即将袭击北地的消息,已经过去了近两周的时间,在黑龙皇帝的指示下,隶属黑翼王庭的宣传部门不遗余力的传播消息,话题已经开始快速发酵。

    北地各地,正揭幕演绎着世间百态。

    有人慌乱、有人惊恐,也有人麻木不仁、无动于衷,不过相较于平民,各国的统治者们并不是那么好愚弄的,这些来自古老家族的当权者深谙政治要领,他们知道黑翼王庭发布的消息估计掺了水、多有不实。

    但这与他们无关,这些掌权者更在意的是,从这场大风中,他们能得到什么。

    据劳恩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诺伦公国统治者的反应最为激烈,诺伦军队在拼命封锁消息,散播黑龙是骗子、就是黑龙引来祸端的言论,激化民众对黑翼之巢的敌视。

    之后,诺伦大公抓住机会开始大肆宣扬“仪典之主”,那同样是一位弱等神力的神祇,诺伦大公声称只要真诚向尼埃隆陛下祈祷、摒弃有关恶龙的一切,仪典之主就会庇佑诺伦的人民,保护他们不受猎杀之神的侵扰,同时也可以脱离黑龙魔爪。

    看得出来,这不是临时起意的抉择,而是早有预谋的棋局,是在磐石之战中诺伦是损耗最小的国家,同时又因为距离原因,加上统治者对黑衫一直趋于隐性打压态势,导致诺伦公国内黑翼的支持者非常少。

    它一直在等待这样的机会。

    这在这一天,诺伦公国展现了超高的工作效率和执行力,仅仅一天,就将为黑翼王庭服务的黑衫和支持者全都抓捕软禁,同时封锁了边界线,试图趁机脱离黑翼王庭的掌控。

    在诺伦大公的料想中,大敌当前,黑翼之巢不太可能再对内部动用什么激进手段,他已经猜透了黑龙恺撒在这次宣传中的真实想法:想要藉此缓和化解内部矛盾。

    如此一来,诺伦大公就更加肆无忌惮了,料定黑龙不敢动手,同时为己方找好退路,只要挨过这一轮、开放边境,仪典之主的信徒就会源源不断涌入诺伦,让他独立出来之后拥有对抗黑翼之巢的力量。

    紧接着,噩梦来了。

    片刻的延时都未出现,仅仅在诺伦动乱的第二天,如海的灰人马和重骑兽人就从拉克隆借道而过,呼啸的飞龙与蝎狮遮蔽了天空。

    大敌当前,黑龙领主需要一个稳定的后方,诺伦大公迫不及待跳出来,刚好拿来杀鸡儆猴,震慑诸国。

    在这之后,即使是劳恩·拉克隆、拉克隆王国的现任国王,也再无法收到诺伦公国的消息。

    听闻这一结局的时候,劳恩脸色刷的一下全白了,其实他也有同样类似的打算,但黑翼王庭的雷霆举动就像当头给他泼下一盆冷水,提醒他黑皇帝虽然最近没什么过激举动、用柔和手段逐渐融合北地诸国。

    但实际上,那还是一头彻头彻尾、杀人不眨眼的恶龙。

    很快,在完全封锁、禁止诺伦公国内部消息传出后,恺撒发布了全面的作战动员,号召北地人齐心协力,对抗残暴的黑血野兽。

    此情此景,跟他们当年发动民众对抗黑翼之巢入侵时如出一辙,只不过,黑翼王庭做得更好、更全面,也更有煽动力。

    如劳恩一般的掌权者们对此当然是不屑一顾,他们不认为黑龙有能力、有可能战胜马拉,那毕竟是一位神祇,尽管在有诺伦公国前车之鉴的情况下,这些家伙也各怀心思,宁可自谋出路、投靠其他神祇,也不愿意跟着这群怪物前往拼命。

    所以,当黑翼王庭征召军队的命令抵达时,各国的当权者们其实是相当敷衍的。

    而在另一边,依托黑龙晋升的黑翼贵族则呈现出一派截然不同的态势,对此非常上心,极其热情在封地内筹集军队,准备输送至黑翼王庭。

    而在底层,许许多多的平民中,也有不少将黑翼王庭视为救命稻草的民众。

    这个观念的产生并非于一时半晌出现,而是潜移默化中形成的。

    首先,北地人对于自己的国家本身就没有多少期望热爱,统治者的贪婪、凶恶和丑陋,没有人比这些民众更加清楚,而在面对黑翼之巢时他们又变得无比软弱,这足以让民众对那些贵族彻底失望。

    与之相对的是,在黑翼王庭统治北地之后,民众发现他们并未如想象中那般生活在血腥恐怖中,只要严格遵守法典、不触碰禁令,他们的日子似乎并未有什么改变。

    ——甚至比之前还要过得更好些。

    要知道,在恺撒拿出经济、政策改革之前,北地诸国整体经济形势是处于下降趋势的,让民众出现这一错觉的原因在于:虽然如今各行各业、每一项商业活动都要向王庭交税。但除此之外,黑翼王庭再没有巧立其他名目来奴役民众。

    这是其他贵族统治者难以做到的,在他们眼里,人民就是待宰的肉畜、底层人就是用来奴役的。

    荣誉是虚无渺茫的,然而日子却是实实在在就在眼前,普通民众大多不会想着要恢复往日的荣光,只要能满足他们的生命需求、过的比往日更好,他们就会心满意足。

    黑翼之巢统治北地后,稳定和安全是实打实的。

    没有人能想到那些怪物能做得比贵族更好,但这的确就是匪夷所思的事实,至少到目前为止,氏族、黑衫从未毫无缘由地强闯居民住宅、掳掠奴隶——这在之前的北地诸国却毫不出奇,行走在街道上的贫民会因为各种原因,会立即被掳去充当奴隶。

    光这一点,就让黑翼之巢能获得足够的支持了,连恺撒自己都没想到,黑翼王庭在北地的造势挖掘到出乎意料的效果。

    ……

    莱茵,卡珊。

    达罗返回住处,沉静推开客舍的房门,拜夫和同住在一个房间的其他猎龙人都扭头看她。

    “听说了吗?猎杀之神即将进攻北地诸国,要和黑龙开战。”

    达罗一脸凝重的说。

    “是吗?”

    看着她,有人发出难以抑制的哄笑:“小姑娘,我们还知道兽人帝国已经毁灭了呢,咱们的盗贼探听起消息来真是特别灵通。”

    “你——”

    冒险者的脾气没有几个是不火爆的,哪能受得了这样的调讽,何况她还是一位相当年轻、心高气盛的传奇,所以弥赛亚·达罗的眉毛一下就立了了起来,瞪视那人,露出因嚼烟叶而染成暗红色的牙。

    “哟,还挺唬人。”

    然而对方同样是曾经砍死真龙的猎龙人、强大的传奇战士,所以一点也不怵,男人换了个姿势,将手臂搭在膝盖上,凶戾目光与她对视。

    “好了。”

    作为首领的拜夫皱眉,打断了同伴的对峙,说:“弥赛亚,你来得太晚,一天到晚呆在那家酒馆里,按理来说,你应该比我们更先知道消息才对。”

    拜夫是这个团队的组织者,经验老辣,也很有威严,达罗没去顶他的嘴,不说话了。

    本来身为盗贼,团队里的情报事宜的确是应该是由她来负责的,不过最近达罗迷上了挽歌牌,确有失职之处。

    屠龙不是开玩笑、讲故事,在执行任务期间出现这样的纰漏失误,她的问题绝对严重,也无怪乎其他猎龙人会对她冷嘲热讽。

    “不过,挽歌牌真的很有意思啊。”她在心里悄悄的说,眼神情不自禁向外一瞥,飘忽不定。

    达罗花了几秒的时间,才好不容易又将升起的玩心压下,提及正事:“拜夫,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去卡珊城城主那里,响应动员加入黑翼之巢的军队,参加这次和猎杀之神的战争。”

    拜夫没隐瞒,意简言骇直接说道:“在战场上,我们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