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两百六十章 巴顿先生

第两百六十章 巴顿先生

    要输了。

    从挽歌牌发布、进入对局到现在,巴顿玩了小两百场,其中也不乏失败,但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巨大的压力,失败的暗影已愈来愈近,并渐渐将他揽入怀中。

    轻柔舒缓的音乐还在继续,但对局却陷入了短暂的僵持。

    他向来以为,战士职是五大挽歌职业中相对弱势的一环,在巴顿的认知中,与战士职对局,只需要挡住前几轮战士职的狂暴攻势,就能逐渐占据上风。

    他一直是这样做得,并且屡试不爽。

    然而,飞猿首领却彻底扭转了他的观念,在这一局对抗中,事情并未如想象中那样发展,临到后期,飞猿不仅没有露出丝毫疲态,反而愈战愈强。

    在挽歌牌中,每个职业都有一项天赋技能,战士职的技能是“全副武装”:每一轮可消耗两费能量,为自己提供两点护甲值。

    而到现在为止,在裁判的计数中,飞猿首领的护甲值经过天赋技能和法术牌、随从能力的加持,居然已经超过了二十点。

    不断的护甲,不绝的随从,越来越难以掌控的局面。

    “恶龙母亲注视着你。”

    随着飞猿首领咧着嘴,打出一张新的卡牌,沙哑的真龙低语让巴顿额头渗出更多冷汗——

    看到这一张史诗卡牌出现,一阵叹息声从巴顿身后响起。

    这太难了。

    黑翼之巢扩展包,是目前最为强力的扩展包,不过其中包含的卡牌虽然强大,但却得到的几率却很低、十分罕见。

    就如同现在这张,人们只在悬挂酒馆的墙纸图鉴上见过。

    但这头飞猿,它全都有,除此之外,还包括之前的以及。

    巴顿被迫打出一张具有嘲讽能力的,暂时缓解压力,其实他手里还捏着一张“精神控制”,然而却始终犹豫不定、不敢出手。

    这是他与飞猿第一次对局,他不确定对方是否拥有那张传说卡牌“黑翼之王”,在知晓对方是使用黑翼之巢扩展包的战士职之后,巴顿在第一时间就已做好将精神控制留给黑翼之王的准备。

    最终,巴顿还是决定拿随从上去硬抗,再配合其他法术拼掉黑暗双星。

    而在那之后,他和飞猿开始进入最后的角逐。

    最终,几乎毫无悬念的,在兽人战士徽记“我要粉碎你!”的台词中,他的血量计数归零、被飞猿一口气彻底击败。

    只是直到终章,他一直担心忧虑的“黑翼之王”也并未出现,而巴顿那张向来无往不利的“精神控制”,自然毫无施展的机会。

    “我输了。”

    巴顿放下手里的牌,坦然认输。

    随着对局落下帷幕,之前一直安静沉默的人群终于开始骚动起来,一阵接着一阵的议论声接连响起,清晰递送至巴顿耳内。

    “巴顿先生这是故意输的吧?让黑翼之巢的家伙赢,他连‘精神控制’都一直捏在手里、没有使用。”

    “我也觉得,要是我,在对面打出的时候就用,效果刚刚好,说不定兴许有翻盘的机会。”

    “即使错过了,后面那张也可以用精神控制,结果又一次放过,巴顿先生今天的状态,是不是有点不好?”

    或许是我判断失误吧……人们的接连讨论,让巴顿脸上升起一丝苦涩的笑。

    他的收入并不算高,而且精打细算,所以这家伙迄今为止也只买过一份北地莱茵和一份精灵之森的扩展包,遗憾并未发现什么惊喜,巴顿的套牌里没什么好牌。

    不过他对此仍旧非常珍惜喜爱,所以在即将履行失败的诺言、任对方挑走一张卡牌时,这位小工匠颇有些不舍。

    不过短暂的踌躇后,他还是将套牌推到桌面中间,说:“你挑吧。”

    “很好。”

    整局没有再出声的飞猿首领终于开口,咧开肥厚嘴唇,布满黑毛的丑陋猿脸上挤出一个笑容。

    它放下自己与众不同的挽歌牌,将手牌正面摊开在桌上。

    三张牌中,巴顿一直担心防备的、挽歌牌第一张也是当前唯一一张传说卡牌,正安静躺在此列,昂扬姿态中流淌着莹莹光华。

    人们恍然大悟。

    “精神控制一直不出手,原来是在等它!”

    在挽歌牌的规则与设计中,卡牌的强弱等级虽有不同,但即使是传说卡牌,也并不是无法对抗。

    在牧师职中,“精神控制”就是制衡黑翼之王的最佳手段。

    巴顿先生与飞猿进行了一场潜在的博弈,他猜到它有黑翼之王,它也猜到他有精神控制,所以直到对局结束,这两张卡都未在场内出现。

    当然,这只是最简单粗浅的博弈,不过在挽歌牌刚刚出现不久的初期,这一场对局已经能被称为一场高水平的战斗了,能给玩家们带来不少启发。

    另外,包括巴顿在内许多聪明、有灵性的家伙注意到,飞猿使用的战士职卡牌搭配非常巧妙,似乎有迹可循,这一点同样能引发他们的深思。

    然而失败终究是失败,付出代价的时候到了,飞猿毫不客气地动手,在巴顿心疼不已的目光中,径直拿起那张属于牧师职的精神控制、抽走。

    “打得不错。”

    飞猿用粗糙的拇指和食指捏着那张卡牌,带着玩味打量,啧啧说道:“你的想法还算聪明。可惜,你的套牌真是一塌糊涂,搭配烂得出奇。”

    飞猿那得意洋洋、满含嘲弄的话语马上引来人们的怒视。

    在巴顿为何不使用精神控制的疑惑得到解答之后,在人们看来,他之所以会输的原因,全都在于套牌强弱,飞猿的套牌跟他们的完全不在一个级别,赢下这场对局毫不出奇。

    本来赢了就赢了,愿赌服输,但飞猿这样的冷嘲热讽,足矣激怒一众人类,惹得群情激愤。

    然而,碍于对方黑翼氏族的身份,人们不敢真的做什么、甚至不敢对它恶语相向,他们只能忍气吞声,心里对黑翼氏族的厌恶更深几层。

    “不过。”

    就在这时,飞猿首领突然话锋一转,它蹭地一下站了起来:“作为卡珊城第一个胆敢应战的人类,勇气可嘉,勇士。”

    它打了一个响指,示意属下上前,从另一只盒子里找出一张典藏版的“精神控制”,递给巴顿:“这是飞猿的礼物,收下、然后保护好它,下一次,你可不会有这么好运了。”

    最后,留下一句“明天见”,飞猿们便不再作声,陆续离开挽歌酒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