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两百五十七章 飞猿族的挑战

第两百五十七章 飞猿族的挑战

    普通、普通、稀有、普通、普通……

    这已经是弥撒亚·达罗拆开的第六十包卡了,连续出产的普通卡让她有些心浮气躁,达罗摩挲着精灵之森扩展牌背面特有的树叶,抽出其中能用得上的稀有卡,放进自己卡组里。

    达罗在柜台现场拆包,所以除了一小撮被握在手里的卡牌外,面前用不上的卡片已经横七竖堆。

    这十分钟对她来说很快,但对周围围观的酒客来说却很焦灼,这时候,旁边看热闹的家伙已经散了不少,就连达罗自己,在接连失望后也觉得有些烦了。

    普通、史诗、普通、稀有、普通……

    达罗打了个哈欠,又将一堆新卡扫进自己的垃圾堆,熟练地拆开下一个扩展包,麻利的动作突然一顿。

    等等!史诗?

    在目前发售的挽歌牌中,只有‘黑翼之王’一张传说品质的卡牌,剩下的扩展包核心牌都是史诗,事实上,就连史诗都非常罕见。

    卡珊城每天新增开包的卡牌加起来,都不见得有两张以上的史诗牌面世。

    听说,那个拿到‘黑翼之王’的家伙、卡珊如今最高连胜记录的保持者,已将卡组寄存在挽歌酒馆、并向黑衫申请保护了。

    达罗精神一震,马上回过头去,将那张正面中心有着紫色徽记的卡牌重新拿了回来,按捺住激动与喜悦,端正放在自己面前。

    挽歌牌的魅力就在于此,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张卡牌究竟是什么,下一包扩展包里能不能出现一张史诗传说。

    不仅是游戏和娱乐,听说现在,已经逐渐有此类交易开始出现,即使当前挽歌牌还未完全占据主流,但史诗牌的交易价格也相当昂贵,“黑翼之王”那张牌更是毋庸多提。

    达罗轻轻摩挲着史诗卡上面的图案与文字:

    终于来了。

    弥赛亚·达罗心头一定,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在挽歌酒馆墙壁壁纸的图鉴上了解过这张牌,“精灵女王”,这应该是现阶段最适合盗贼职的卡牌了。

    我的牌组更强了。瞄了一眼一脸羡慕的工匠巴顿,达罗对自己说,一种心理上的得意和优越感油然而生。

    这回,一定要把这该死的狗牧师按在地上捶。

    有些遗憾的是,精灵之森另一张核心牌“至死不渝”,并未在这一百扩展包中出现,不过达罗不在乎,一百包不行再来一百包就是了,不过在这之前,她得先试试‘精灵女王’的效果有多优秀。

    达罗迅速将剩下的扩展包拆完,然后花了些许时间、调整一下自己的卡组,迫不及待的拉着之前的对手重新坐下来,准备报仇雪恨、一雪前耻。

    可惜在这一局中她手气挺背,‘精灵女王’这张核心牌来得太晚,以至于上场后遭遇了牧师职的“精神控制”,让达罗再次葬送一局。

    她不甘心,不依不饶,拉着巴顿准备再来。

    然而在这时候,有人轻轻碰了碰她的肩膀,喊她“弥赛亚。”

    达罗听到声音就知道是谁了,她扭过头,发现自家的头儿果然站在她身后,脸色不是很好:“你在做什么?”

    “拜夫,我……”

    达罗念了一声,他们约定在北地只喊名字,盗贼张嘴吐出一个字,然后又噎住了。

    她有些尴尬的看了看手里抓着的四张牌,又扫了眼整理干净的桌面,以及已经放好位置的卡组,不知怎么的,嘴里突然冒出一句:“刚开始,你玩不玩?”

    说完,她发现拜夫本就不好看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猎龙人头领拜夫的嘴唇翕动着,发现对面的自由民正一脸奇怪的看着他们,半响,才咬牙切齿般重重的吐出一个字:“玩!”

    达罗连忙站起来,给首领让位,还好心提醒道:“小心些,这些玩牧师职的脏得很。”

    拜夫一脸铁青。

    若不是顾忌生怕暴露生分,他真想揍这个该死的蠢货一顿。

    然而,就在拜夫屁股刚刚沾到椅子上,准备装模作样玩上一局,然后拉着女人离开的时候,达罗的鼻子突然嗅了嗅。

    她神情骤变,原先的放松闲适神态瞬间消失,牙齿咬紧眉头蹙起,身份即刻转变,由沉迷游戏的酒客进入极度危险的传奇盗贼状态。

    达罗刷的一下转过身,瞪视着挽歌酒馆大门,同时轻轻念了一声:“拜夫。”

    门口处,配备刀剑武器、身穿漆黑铠甲的黑衫正在靠近。

    这些黑龙的狗腿抢先一步推开门,然后用手顶着门框、不让玻璃门合拢,引着几头体型壮硕、肌肉虬结的飞猿走进来。

    “难道我们暴露了,有人通风报信?”

    这些怪物一看就是黑龙的眷属,之前并未在卡珊出现过,达罗下意识认为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

    传奇盗贼的后腰微微缩了缩,背过右手,搭在裹着淬毒匕首的小牛皮腰包上。

    “别急。”

    拜夫低声说,只朝那边扫了一眼便没有再看,同时拉住盗贼,强行将她摁在黑木椅上:“别去看,你的敌意太重了,它们没带武器。”

    没带武器是重点。

    猎龙人的主营业务是龙,但目标却并非只有龙类,对艾拉迪亚其他物种生物,拜夫也有相当全面的了解,飞猿作为古兽人帝国的旁支后裔,智慧并不比人类低,它们热衷并精通使用砍刀、标枪等武器,那能让它们作战能力上一大截。

    然而进来的四头飞猿,手里只握着个小盒子,并未携带武器。

    达罗依言点头,不过还是轻声说:“它们手里的东西有魔法波动,但量级非常低。”

    盗贼的感知在职业者中数一数二,所以真正观察起来,她捕捉到的细节会比拜夫更多,虽然首领判定问题不大,然而必要的防范还是时刻不能松懈。

    就在这时,挽歌酒馆内的其他顾客也发现了这些长着翅膀的黑猩猩,人们情不自禁停下手里的动作,一脸惊恐,向后缩了缩脖子。

    说句实话,经过两年的沉淀管制,黑翼氏族的口碑其实比黑衫军好,不过依旧受到人们的畏惧和抵触。

    毕竟,黑龙恺撒是侵略者、征服者,也是暴君,这一点在短时间内是无法扭转改变的。

    原本气氛欢快热闹的挽歌酒馆顿时安静下来,一片沉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刚进门的异类身上,略有不安,准备看看这些黑翼氏族的家伙打算做什么。

    “咚、咚、咚。”

    黑木地板被踏得蹬蹬作响,飞猿首领脚步沉重的走到酒馆中央,龇着暴突的獠牙,用黑耀石般的眼睛环视四周,扫过每一个人的脸。

    它说:“谁是这里的最强者?站出来,我要挑战他。”说着,这家伙扬了扬手里的盒子,翻盖打开,露出里面挽歌牌的背面图案。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