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两百五十五章 弥赛亚·达罗

第两百五十五章 弥赛亚·达罗

    弥赛亚·达罗的手在抖。

    盗贼一途,讲究的就是心狠手黑,该下手时绝不手软,作为可以被半个大陆的职业者称为导师的传奇盗贼、猎龙人团队中的一员,达罗的手已经快十年没有抖过了。

    上一次发抖,还是在她初出茅庐、第一次面对巨龙的时候,那是一头成年的蓝龙,狂暴龙威导致那时还很稚涩的达罗手足失措、颤抖不已。

    时隔多年,达罗的手再一次抖了起来。

    被气的。

    能在三十岁这个人生隘口抵达传奇,针对人类来说,她的天赋是毋庸置疑的,甚至那些猎龙人前辈还要高,达罗如今所欠缺的,就只有经验与心态而已。

    然而难以想象,这样一位天赋异禀的传奇盗贼,在一个极其简陋的游戏上,竟然变成了人人可欺的弱者,达罗在弄清楚规则之后,竟然连续输给一个普通人七局。

    而对方,仅仅只是一个见识浅薄粗鄙的自由民而已。

    传奇有传奇的骄傲,达罗的自尊心与好胜心不允许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即使只是一桩小小的卡牌游戏,达罗也决不允许自己遭受如此多的败北!

    然而——“我承认,你输了。”达罗再一次认输,看着对面那个工匠打扮的自由民笑成一朵灿烂的雅楠花,她已经想要掀桌子打人了。

    “可恶啊。”

    达罗咬牙切齿,拳头攥得很紧,她很想将这些卡牌的设计者找出来,揪着祂的领子当面质问:凭什么啊,凭什么盗贼职就不是牧师职的对手!

    她已经对规则就行过深入的研究,对局每一步都精打细算,然而依旧无法扭转颓势,眼睁睁看着对方摄取胜利果实,被一次又一次羞辱吊打。

    这怎么行?想着,达罗的眼睛已经渐渐红了起来,必须变强!

    “我要买扩展包。”她坚定的自言自语。

    事实上,扩展包这玩意儿,一开始她就在拜夫的示意下有过购买,不过那是用予研究调查的卡牌,所以只挑了几份黑翼之巢的扩展包。

    不过,黑翼之巢扩展包更适合法师职、牧师职,而适合盗贼的扩展卡却在精灵之森中,在这之前,她已经清楚调查过了。

    “我要‘精灵女王’,‘我要至死不渝’。”

    达罗气鼓鼓的自言自语,她听说这两张史诗卡牌已经在卡珊城出现过,不过盗贼倒也没去打听、动强抢的心思。

    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猎龙人们发现其实北地诸国的治安环境还不错,至少没有出现什么盗匪恶棍横行的景象,想象中怪物奴役人类的情况也并未发生。

    很难想象,北地这样一个贫瘠废弃的偏僻地,居然会有这么稳定的大环境。

    这让他们不禁怀疑,这个地方的统治者真的是一头恶龙吗?看上去,对于领地内的情况部署,那头所谓的黑龙,好像比一些土生土长的贵族领主还要上心。

    达罗没动用团队里的资产,自掏腰包,来到挽歌酒馆的柜台,抓出十金拍在桌上,气势汹汹的说:“我要一百包精灵之森。”

    与几乎是平价、亏本销售的标准职业包不同,各系列扩展包的价格是一银,而且只包含五张该系列卡牌。

    达罗想,即便除去那些盗贼无法使用的特定职业卡,一百组扩展包,应该能拿到“精灵女王”和“至死不渝”两张核心牌了吧。

    ……

    一百包!

    北地的普通人虽然没有经受过系统教育,但对基础数字的敏感度还是有的,稍一换算,他们就知道一百包意味着整整十金的钱币。

    虽然这钱对于一位小贵族来说不算什么,但却相当于一个北地自由公民一月的全部收入,要让这里的酒客拿出这笔钱来购买娱乐用的卡牌,他们肯定拿不出来。

    这是卡珊挽歌酒馆开业以来,第一次出现如此大额购买卡包的事件,人类总是爱凑热闹的,尤其是这样毫无危险的热闹,他们很快停下手里的动作、暂时结束对局,围了过来,在达罗身后形成一个水泄不通的圆弧。

    达罗几乎日夜都泡在挽歌酒馆,所以人们很快就认识了她,想要看看这位豪爽的新朋友,能开出些什么东西。

    当然,这些家伙也不是纯粹吃饱了没事干,一百扩展包,意味着达罗今天要获取足足有五百的卡量,其中重复的、盗贼职用不到的卡牌肯定不会少。

    这样一来,如果达罗心情不错,他们可以趁机捡漏,以极少的代价完成交换。

    柜台侍从保持着职业化的微笑,在收下这十金、在厚头纸上做了记录之后,从透明玻璃隔离的卡包柜里,抱了一堆精灵之森的扩展包出来。

    卡珊城买精灵之森的扩展包的民众并不多,所以这里有足够的存货。

    在这一过程中,达罗一直紧盯着柜台侍从的动作,生怕对方暗箱操作,挑三拣四之后再将扩展包交给自己。

    在拿到卡包,认真检查过上面的序列号后,达罗才轻轻点头确认。

    没有问题,是连号的卡包。

    以一个传奇猎龙人的见识眼光来看,挽歌牌的防伪工作做得还算不错,不仅每张卡上都有复杂的防伪雕文,同时在扩展包的封条上,还有独一无二的序列号,与包内卡底一小行微不可查上的小字互相匹配。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挽歌牌无法伪造,对于他们而言,如果非要搞假货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很麻烦,需要大法师以上的施法者花时间联手破译防伪雕文,同时还要想法设法搞到那种封包的技术。

    这时候的达罗当然没兴趣深思这些,在确认一切无误后,她摩拳擦掌,准备动手开包。

    身为一位传奇盗贼,在这一刻,弥赛亚·达罗竟然有点激动。

    这很正常,挽歌牌相较于恺撒前世的炉石传说,虽然经过大幅修剪优化,但核心玩法并未改变——在对技术思路有高要求的同时,还有一大部分输赢被运气左右。

    无论是对局焦灼时、下一张所抽到的卡牌,还是开启扩展包时获取新卡的心境,都是原汁原味的被复刻至艾拉迪亚。

    那种时刻出现的、因未知而带来刺激感受,吸引力大到惊人。

    除了外出冒险外,这里没有其他能替代挽歌牌的东西,市场空白导致它毫无竞品、能够独霸市场,这才是恺撒坚信挽歌牌能够风靡的底气所在。

    没有经历过游戏、娱乐洗礼的艾拉迪亚人,很容易对此上瘾。

    达罗其中一员,只不过她自己没意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