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两百五十三章 挽歌酒馆与挽歌牌

第两百五十三章 挽歌酒馆与挽歌牌

    “黑翼之王”、“火球术”这样的词汇,从一开始便吸引了猎龙人们的注意力,拜夫好奇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两眼,发现那张方桌上坐着两个自由民装束的年轻人,还有一名酒馆侍从。

    两名自由民都是普通人,并没有什么施法者,所谓“黑翼之王”更是无稽之谈。

    拜夫再扫了眼其他地方,将酒馆周遭环境布置尽收眼底,随即发现坐下的顾客大多是这样的格局,三人一桌,有些旁边立着些许围观者,但却没有出现寻常酒馆那样,一帮人挤在一个桌子上喝酒、开着恶意玩笑随口吹牛的情况。

    在挽歌酒馆内,大多数人的注意力并不在酒,他们手里还拿着另一样的东西,抓着一手的卡片。

    拜夫看不到那些纸片的正面。不过那些不明所以的话,正是从手里抓着纸片的家伙嘴里冒出来的。

    猎龙人看了两眼,起了疑心,状似随意挪动步伐,朝离自己最近的那张桌子凑过去。

    “莱恩大公!你这家伙居然有这张卡?我的天,你买了多少北地莱茵的扩展包?”

    巴顿手上拿着一张标准模组的挽歌牌,拍出,那是一张法术牌,上面写了“精神控制”:获得一个敌方随从的控制权。

    “不过还好,在这一局中,他是我的了。”

    看着对方几乎要捶地撞墙的铁青脸色,巴顿憋着笑,将那张背面与标准卡截然不同、铭刻着剑斧交叠图案的卡牌拿了过来,放到自己这一侧。

    “回合结束,莱恩大公让我所有手牌的费用减一。”

    他继续说:“接着轮到你了。”

    “买了十一包,我这还算少的。听到刚刚那边的喊声没,有人拿到传说卡黑翼之王了。”

    坐在巴顿对面的自由民回答他之前的问题,因为双方都比较熟悉的缘故,所以这一桌没有精通规则的侍者作为裁判,他说:“我劝你还是别玩这个职业了,真的气人。”

    巴顿玩挽歌牌的时间已然不短,毕竟挽歌酒馆开业的第一天他就在这儿,是发布后最早接触到挽歌牌的那一批人,在其他人眼里,巴顿是相当有权威的老玩家。

    在黑龙领主的调整下,挽歌牌被简化了不少,所以目前暂时只推出五个可选职业:战士、法师、盗贼、圣骑士和牧师。

    在经过为期一周的体验,大家一窝蜂选择战士职、法师职的时候,巴顿在家里花了一晚的时间研究琢磨,最终另辟蹊径,选择了牧师职。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经过不断的调试卡组,他发现牧师系列卡牌的适用性相当高,极其强力,根本不比主流受到人们追捧的法师组逊色。

    “盾牌猛击,打穿莱恩大公,把牌放我墓地里。”

    这时,他对面自由民又将一张扩展牌拍出来,将对方桌面上的卡牌解掉之后,说:“再发动技能,为我加上两点护甲,结束。”

    “啧啧。”这回轮到巴顿难受了:“扩展包里的卡一张比一张厉害。”

    ……

    在这过程中,拜夫一直保持着沉默,安静在他们身旁观看。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拜夫就已经分析出,对方进行的应该是一种游戏,既然是游戏,作为传奇猎龙人头领的他自然不会太感兴趣,但是两人话语中的“莱恩大公”、“黑翼之王”,却极大激发了拜夫的好奇心。

    所以看到两人似乎游戏结束、开始收拾整理桌面的模样,拜夫抓住机会,轻轻碰了碰巴顿的肩膀,等工匠打扮的平民回过头来,他才说:“冒昧打扰,朋友。请问,你们刚刚所进行的……对局,能让我试试吗?”

    传奇与凡人不同,哪怕拜夫当初也是卑贱出身的泥腿子,现在也能伪装普通的冒险者到惟妙惟肖,但话语不经意间透露的自信和底气,却是普通佣兵永远无法自然形成的。

    若是换做一个普通人,恐怕会一直站在旁边、看着别人进行未知的对局,直到看了很长时间、自认为了解有所把握之后,才敢小心翼翼上去尝试、生怕出丑丢人。

    但拜夫不一样,不会就是不会,没什么好遮掩的,猎龙人不会在意这些东西。

    “当然可以。”

    巴顿转过头来,看着这位年龄与自己相仿、装束普通的冒险者,露出友善的微笑,随后望向他的手:“不过现在,免费体验的时候已经过了,想要开局的话,你得拥有一套自己的卡组才行。”

    “这个……需要花钱买?”拜夫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

    “对。”

    巴顿点点头,最近这段时间,挽歌牌脍炙人口,让普通人也享受了一把职业者的滋味,大街小巷都是讨论牌组与职业的问题,为孰强孰弱争得面红耳赤。

    口口相传,很多原先不了解的人就会被吸引前来,很多新人都会问这个问题,巴顿已经习惯了,没什么好稀奇的,他介绍道:“单买职业包的话并不贵,只需要五铜就可以了。”

    “五铜。”

    拜夫在心里记下这个数字,这个价钱一点都不贵,反倒太廉价了,别说传奇佣兵,就连普通贫民都能买得起。

    注意贫民不是自由公民,贫民的地位,只比最下等的奴隶要稍微高上一些。

    “是吗?”

    脑海里这么想,但拜夫脸上却露出了窘迫的神情,似乎囊中羞涩、精打细算,追问道:“朋友,我能问问,这东西是只能在这使用吗?它是从何而来?”

    “北地各城都有挽歌酒馆,都能用。”

    巴顿说:“不过外面有没有我们就不知道了,毕竟咱们也不能出去不是。”

    “至于从哪来的?大家都知道,只是不好说,你想想哪位能把‘黑翼之王’都放到扩展包里就明白了。”

    他罢了摆手,转回头去,与对面的朋友互相洗牌,重新开局。

    “谢谢。”

    拜夫没进一步追问,他视线的余光已经看见有人在酒馆柜台处拆封卡包,知道如何购买。

    “弥赛亚。”

    他看了一眼周围,将垫着脚伸着脖子在另一桌观看的盗贼拉出来,说:“去买来看看,听说里面有‘黑翼之王’,我看到他们的卡片底端都有文字注释,看看上面写了什么,说不定有我们想要的消息。”

    “是,您稍等。”

    听到这话,弥赛亚·达罗兴奋地应了一声。

    盗贼比其他团里人年级都小,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没有抵抗力,听首领这么一说,立马兴致勃勃向柜台小跑过去。

    她早就等不及了,若不是在执行任务,恐怕早就要与其他顾客打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