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两百五十二章 拜夫

第两百五十二章 拜夫

    “这地方真的被恶龙统治着?怎么看起来,北地诸国的内部情况似乎还不错?”在卡珊城一间名为“烤肉与酒”的酒馆里,一行打扮酷似冒险家的外来者放下了手中酒杯。

    说话的是个名叫弥赛亚·达罗的女人,职业习惯让这位盗贼的双眼异常敏锐,看似不经意间将周围一切情况尽收眼底、了然于心。

    她的年纪虽然不小,但鼻翼上还带着点点雀斑,因为总是不分昼夜的嚼着烟叶的缘故,牙齿已被染成了唬人的暗红色。

    “的确还不错,至少比咱们之前看过的那些邪龙领地要好。”

    拜夫的声音不大,刚好传入同伴耳中,经过一段时间的辗转,他们已经抵达北地诸国,从拉克隆王国取道进入莱茵,打算暂时先在卡珊城内歇歇脚。

    矮身钻过低矮积尘的阁楼,跨过狭窄老旧的楼梯,他们进入这家生意萧条的酒馆——根据之前积累的经验来看,酒馆一般是最容易获取消息的地方。

    大厅不大,但通风不错,角落里立着一排黄木酒桶,虽然一直开着门,但说实话还是很热,酒馆侍从拿着烤肉叉子在手里翻来转去,盗贼达罗从酒桶里倒出黑啤酒,嘴里嚼的烟叶也没停。

    “嘿,伙计,麻烦给我们弄点吃的来。”他们的同伴招呼一声,长桌上除了他们十三人外再无一人,连个拨弄竖琴的歌者都没有。

    等了一会,侍者将面包、炖菜汤和整把的烤叉用盘子乘着端上来,放好,等他正要转身离开时,达罗拉了一把侍从的衣角,往他手里塞了颗金豆子。

    盗贼大胆打量着侍从的脸,用一种近乎质问的口气,问北地诸国的统治者是谁、这附近哪里有龙、最近都有些什么消息等等,连珠炮似的一串问题,叫人反应不及。

    好半响,那侍者意识到她问了什么,用一种惊疑不定的目光看着他们,腔调近乎惊叹:“你们是外来者?”

    “怎么,我们不像外来的冒险者吗?”

    盗贼觉得奇怪,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束,然后又接着说:“喂,小子,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尚未成年的小个子侍从,瞳孔微微一颤,好像回忆到什么可怕的东西,年轻人嘴唇翕动着,最后把那颗金豆子放回桌上:“我不知道——”他唔了一声,连忙摇头:“不能说。”

    “诶,我说——”盗贼有点心急,蹭的一下站起身,然后又被拜夫一把扯住。

    “别惹麻烦。”

    拜夫教育新成员,然后拿起金豆子,再一次塞进年轻人怀里,同时换了一个安全的问题,问:“朋友,说说那些你能说的,比如,这家酒馆的生意怎么这么惨淡?还有,我们去哪才能打听到想要的东西?”

    温和的语气,让侍从的脸色变得好看了些,他想了想,说:“最近咱们这生意都不好做,人越来越少,不过你们可以去挽歌酒馆看看,听说那地方人多。”

    “谢谢。”

    拜夫礼貌道谢,在心里记下这个名字,然后从面前的叉子上切下烤成棕色、流着热汤汁的肉片,然后又从另一支烤叉上捋下肥硕的蘑菇,沾着洋葱和辣椒,就着黑啤酒开始用餐。

    除了达罗外,其余猎龙人也都没有着急,慢慢享受北地特色美食的味道,直到酒足饭饱之后,拜夫才咂着嘴巴,从敦木凳上站起来,拎起靠在桌角的长条布包。

    “走吧。”

    他说:“先去那地方打个转,看能不能搞到些许有用的东西,然后再前往莱茵王都。”

    猎龙人们顺着侍从的指引,开始朝挽歌酒馆的方向走,一路寂静无声,不过随着跨越蜿蜒路途、距离逼近,两侧的人流逐渐变得多了一些,至少不像之前那么死气沉沉。

    就在这时,路上传来盔甲铿锵、马匹嘶鸣和雨水溅洒的声音,让他们神色一凝。

    “骑兵。”拜夫低语,经验老道的冒险者们仅凭声音就能读到足够的讯息,他们是猎龙人,更加精通此道。

    与此同时,拜夫不留痕迹的将长条布包背到身后,在找到黑龙恺撒之前,他们不想惹出任何麻烦、引来丝毫注意,如果能避开一切耳目最好不过。

    马蹄声渐渐逼近,猎龙人循声回头,看见那一群呈纵队行进的人马,骑兵们全副武装,正冷着脸踏过积水的小泥洼。

    拜夫和他的同伴们避开身,让这帮家伙先行,这支骑兵看起来跟他们之前所遇到的军队有点不一样,没有旗帜,即使在城内,面孔也遮在交叠的面甲里,看不清晰。

    然而,在经过他们时,这些穿着狰狞黑甲的骑兵却突然勒马停下。

    “外来者?”

    领头的家伙调转马头,笼罩在面甲里的锐利双眼划过拜夫和他同伴的脸,话语充满居高临下的意味:“有边境部队检查通过的证明吗?”

    “当然,大人,我们是泽地来的冒险者。”

    达罗抢先一步回答,同时在心中偷笑,这小地方居然还学日不落帝国搞什么边境检查、出入登记,然而根本没能力监管到位,实施独立的户籍制度。

    只要从正门走,是个人就能大摇大摆走进来。

    骑兵队长盯着他们拿出的那张纸,看了两眼,便仍回给盗贼,这只是巡逻时对外来者的例行检查而已,黑衫们也没多起留意,留下一句“在北地得守北地的规矩”,便纵马离开。

    心理素质过硬的猎龙人们没什么情绪波动,继续往前走,经过一个慵懒的弯道,他们看到了自己的目的地、挽歌酒馆,不过同样出现在视线内的,又是四名穿着黑甲的士兵。

    不过这好像不是同一批人,拜夫判断,他们身边没马。

    他随意看了两眼,发现这几名士兵执行的是看守任务,并不会对到访来客进行阻拦,所以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大大咧咧踏进这家开设在卡珊城中心位置的酒馆。

    拜夫年少时就是冒险者出身,现在又成了声明昭著的冒险者,这些年间走南闯北,在各地见过了无数间酒馆,不过人满为患、气氛热烈却又并不嘈杂吵闹的酒馆,他倒还真是很少见到。

    “打得不错,但我有黑翼之王。”

    “战争怒吼。”

    “抱歉,火球术,我的魔法会把你撕成碎片。”

    ……

    只一进门,一道道声音便传入拜夫耳中,他有些迷惑,怎么回事?这个酒馆的顾客在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