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两百四十八章 市场

第两百四十八章 市场

    “真的?”

    他有些迟疑,情不自禁反问一声。

    “……”

    黑衫没理他,恍若未闻。

    在这些人自己眼里,他们是黑皇帝的直系军队,比这些屁民地位不知道高到哪去了,所以自然没有搭理屁民的必要,连很多北地贵族,黑衫都不会太尊敬。

    刚才之所以之前会提上这么一嘴,也不过是因为上头的命令:所有前来探访者必须告知。

    巴顿站在原地,踌躇了一会。

    ——第一次进这么高档的酒馆,要怎么才能装出经常来的样子?

    最后,他一咬牙,闷着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他准备先问问价,到时候如果不是免费掉头再出来就是,大不了就是被骂上一顿被撵走,的禁令中可没写进入酒馆后不许询价。

    当巴顿走进挽歌酒馆时,才突然意识到两侧站着的都是酒馆侍从,自己似乎是这家酒馆的第一个顾客,安静静谧的环境,让他再次变得有些忐忑。

    好在柜台后的那个人给了他足够的信心,那看起来像是个熟面孔,是了,是那家以前自己经常光顾的酒馆侍者。

    看样子那家酒馆已经倒闭,侍者也挪了地方,巴顿想了想,发现距离这次,自己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见着他了。

    “欢迎,在冰石旁找个位子随便坐。”

    看到顾客登门,侍者露出微笑:“另外,需要来点什么吗?”

    巴顿略带忐忑的上前,看着眼前这个带着木制框眼镜的年轻人,张了张嘴,蹦出一句话:“听外面黑衫说,这几天酒水免费?”

    这话一说出口他就后悔了,在心中暗骂不已,该死,真是突兀又无礼。

    但侍者依旧保持着微笑,上面给他开的薪酬很高,挽歌酒馆对于侍者的要求又很严,所以他必须保持职业素养:“是的,先生。挽歌酒馆将持续一周的酒水免费,但在此之前,我想您需要通过一个小关卡。”

    “什么关卡?”

    巴顿的声音逐渐趋于平和,发现没什么大问题后,最初的紧张也逐渐消退。

    使者指了指身侧挂起的木板,上面写着三行工整字迹,不过由于北地人大多不识字的缘故,他兼顾解说:“使用挽歌牌进行游玩,游戏获胜者,能得到一杯夏日蓝,胜三局,可获得一杯北地烈日,胜十局、帝国荣光,免费酒水只能在酒馆内饮用。而失败者,将失去当日资格。”

    “挽歌牌,那是什么?”巴顿迷惑的问。

    侍者指了指透明壁橱里码好的卡牌,没介绍来源于何地,只是说:“一种新式的卡牌游戏。”

    “在这段时间,我们会提供免费的挽歌卡组供你体验,只要不恶意损坏卡牌,你不用为此付出任何租金。”

    侍者接着,随后侧头,看了看巴顿身后的大门:“不过现在没有与你对决的游玩者,想要获得奖励,你需要找到一名游玩者与你进行游戏。那时,我们的侍从——”

    在侍者的目光引导下,巴顿看向酒馆两侧的其他侍从“——会为你们讲解规则,同时作为一场游戏裁判提供协助、判断胜负。”

    整个活动都是黑龙领主的意思,相比于前世地球,艾拉迪亚人类的思维更加僵化迟钝,而且已经固化上千年。

    这导致这些智慧种们,很难去接受新生事物,特别是与他们本身毫无利益牵连的事物,更是不会沾染。

    毕竟,即使是游戏,也需要付出学习成本,而在卡牌发售初期,想让他们无故付出时间精力成本,在北地人看来,或许还不如睡一觉来得有意义。

    所以,为了防止挽歌牌白送后被拿去垫桌角的可能,恺撒改变了营销手段,推出这一活动。

    用北地人感兴趣的酒水拉来体验者,为了获得免费酒水,这些家伙产生求胜欲之后,自然会努力了解挽歌牌的规则和玩法。

    这也是实际操作中的必经之路,即使恺撒做了最大程度的优化,挽歌牌也做不到像前世那样简单轻松、上手容易,因为在前世,很多随机性、规则都被程序替代处理,玩家只需要把时间放在游戏乐趣上。

    但在艾拉迪亚,想要真正享受挽歌牌的乐趣,首先必须精通挽歌牌的规则才行。

    这就是门槛,而过高的门槛,会给一款娱乐性质的产品带来巨大伤害,所以挽歌酒馆的存在不可避免,免费酒水活动也不可避免。

    这是营销投入,恺撒早已将这部分花销计算到前期投资里。

    “好。”

    巴顿毫不犹豫地点头,准备动身,看起来这个很高档的酒馆,并不如他想象中那么恐怖。

    至少到现在为止,挽歌酒馆还没有出现令他感到难堪的地方,反倒很舒适、招人喜爱,有散播冷气的坚冰石,还带着丁香与醋栗的香味。

    找到另一名游玩者,对巴顿来说并不困难,他甚至不用跑上街道上拉人,因为自己的小屋就在隔壁不远处。

    他完全可以拉上自己的妻子或者儿子,前来共同进行所谓的挽歌牌对决。

    为此,巴顿还专门确定了一点,亲眼目睹侍者向诸神发誓,获胜者者一定可以得到一杯“夏日蓝”,而输家,同样不会遭受任何惩罚、也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

    “等等。”

    巴顿走出一半,紧接着又突然掉回头,脸上神神秘秘,悄声问:“小西威,容我多嘴多问一句,这家酒馆的老板是?”

    “只要你不触犯中的禁令,在这里,我们可以保证你的绝对安全,不受到任何侵犯。”柜台侍者朗声说,神色平静,似乎没听到顾客提出的问题。

    “明白了。”

    巴顿感谢的朝他点头致意,“绝对安全”、“不受任何侵犯”这样的关键词,他要是再猜不到挽歌酒馆的幕后老板,智商就估计就能与兽人一较高下了。

    真没想到,皇帝陛下居然会对这些事感兴趣。

    这是恺撒的小小心愿,所以黑龙这两天不仅将注意力集中在巴莱特的宣传工作上,同时也分出一小部分精力,对挽歌牌试探市场后的反馈倾注目光。

    出乎他意料的是,仅凭莱茵王都的反馈情况来看,挽歌酒馆在开业的第一、第二天并未引发轰动,吸引太多注意,没有官方明面上的宣传,市场上的反馈并不算好。

    直到第三天之后,挽歌酒馆的人流量才迎来爆发式增长,而直到第五天,才有第一份挽歌标准卡包被售出的记录出现。

    这个情况,与黑龙统治下的国内风气有关,目前正处于经济大萧条时代,北地人的欲望阈值已经低至冰点触底。

    毕竟,光是活下来,他们就已经小心翼翼、用尽全力了,哪还有兴趣去关注沾染什么其他东西。

    不过,恺撒知道,随着几个大型工厂建成、提供工作机会,北地诸国的境况会逐渐获得改善。

    同时,北地诸国虽然被禁止任何贸易出口,但黑翼王庭已经开始向其他贵族、商人收购毛皮、木材了,虽然收购价要低于市场价一成,但只要不强行收缴,多少能缓和各公国一定的经济压力。

    财富是需要流动的,越流动才越有价值,一旦锁死,恐怕只有死路一条,恺撒很清楚这个道理。

    另一方面,随着大型流水线工厂的竣工,他也是时候要组建几支黑翼官方的进出口商队了,而在渠道销路方面,也必须从各地的大贵族、大商人手里撬出来,继承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