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两百三十六 地精商人?

第两百三十六 地精商人?

    “不错,但你的声音腔调尚不全面,我需要更多像你这样的人。”

    听完吟游诗人满含羞耻、仿佛舞剧小丑般的演示之后,恺撒满意的说:“就用现在这个标准,接下来审核各地递上来的人选问题,由你来负责。”

    “好的,陛下。”

    巴莱特有些局促的说:“但请容我多言,不知道您需要多少这样的吟游诗人?毕竟,只有知道了您的要求,我才能更好的为您服务。”

    他脑子转得飞快,马上意识到这是机会,赶紧将自己代入到角色之中,竭尽全力展示自己的能力。

    “不仅仅是吟游诗人。”

    恺撒强调道,看样子他的命令到了终端并未被传达清楚:“我需要的不是吟游诗人,而是拥有仿声特长的人类,无论职业都可以入选,莱茵王庭会养着你们。”

    “这样的人并不会少,陛下。人类中的吟游诗人、歌姬、杂耍艺人,很多都拥有变换腔调、模仿声效的特长。”

    巴莱特飞快回答道:“最值得称道的是,有一种充满灵性的仿声鹰,它们几乎可以模仿艾拉迪亚一切生物的声音,但这个物种在北地非常稀少,终年不见。”

    “做不到的事情暂时就不用考虑了。”恺撒否掉这个多余的提议。

    “您说的对,陛下。”

    巴莱特说:“其实,仿声只是因为我们从事职业的附加需要,如果您要求,我们努力进行这方面练习的话,能力应该还能有所提高。”

    “那么,就按你说的这些要求去做,一个月之后我会用到你们。”

    恺撒抬抬下巴,示意对方退下。

    艾拉迪亚是一个充满奇妙幻想的魔法世界,所以他准备制造发售的挽歌牌,并不是之前普普通通卡牌,是一种简单的魔法物品。

    恺撒要做的每一张牌,都将嵌入一颗微小的、可重复使用的质能水晶,由施法者灌注足够的魔力驱动,再录入已经准备完毕的音效,到时候真要在桌面上使用起来,每一张都会自带台词和背景音。

    想想就带感。

    这才是挽歌牌的终极版本,恺撒一直心心念念、萦怀不忘的原因所在,即便以一种近乎浪费的方式消耗质能水晶,他也非要得把这东西搞出来不可。

    “要不,恺撒,咱们还是不要批量生产了吧,就弄出一套我俩收藏就可以了。”

    可是听完他的想法,连璐娜都有些迟疑和局促:“这样做的成本会非常高,到时候售价肯定也不便宜。北地诸国贫穷落后,不会有多少人为之购买的。”

    即使璐娜没有实际操作,也未看见工坊的开办,施法者、仿声者和画师的招募场景,但听黑龙这么说,她就知道为了这玩意黑翼之巢的动作绝对不小。

    即便恺撒是北地之王、奴役诸国,不用为此付出任何酬劳,但光养着那些人吃饭,都是一笔无比巨大的开销。

    这么多年,恺撒没有失策失败过,璐娜不想让恺撒遭遇滑铁卢,可依靠这东西拿出来敛财卖钱,怎么看都觉得不现实。

    “谁说我的目标仅仅是北地。”

    恺撒晃晃脑袋:“现在还在实验阶段,等到市场证明效果不错,我要把挽歌牌做成扑克那样风靡世界的娱乐,卖到中部去、卖到南方去、卖到深海国度无底深渊和巴托地狱去。”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先定一个小目标……

    “不不不。”

    璐娜连忙摆手,大笨龙想得太过理所当然,赶紧劝阻:“恺撒,你没想到问题的重点,其实普通民众,根本没人会花钱购买如此昂贵的卡牌啊。”

    “好吧。”

    她想了想,觉得直接否掉恺撒的想法有点不好,又接着提出一个新的问题:“即便像你说的,在理想情况下,挽歌牌成为主流、受到追捧。可你也无法阻止被人窃取盗用的问题,只要掌握了核心规则和玩法,随便哪个贵族都能搞出挽歌牌的翻版来。”

    璐娜踌躇道:“不落帝国的大帝管不着北海的渔夫,你现在是北地之王,哪怕你能管得了北地全境,不允许境内出现任何抄袭仿照者,但你约束不到中部贸易城邦,管不了日不落帝国的事情啊。”

    她说的对,盗版这个问题,别说北地之王,即使是世界之王也管不过来。

    因为智慧种不是行尸走肉的工具,无论是人类还是精灵、矮人,统统都是有思想的,趋利是生而有之本能。

    在这种情况下,盗版卡即便在实际体验上不如挽歌牌刺激带感,但如果抄袭者的卡牌售价低廉、随处可见,智慧种自然不会再选择莱茵王庭发售的挽歌牌。

    劣币驱逐良币,就是这个道理。

    完全就是吃力不讨好,璐娜想着。

    “是啊,你说的对。”

    恺撒笑着说,看小家伙气呼呼、急切不已的表情,感觉很开心。

    “你还笑!”

    璐娜大声说,飞上来咬恺撒的耳朵,实话实话她对这件事非常上心,但看到黑龙毫不在意的样子,小家伙是真的有点生气了。

    “但是,我可以先把这条路走死,让别人无路可走啊。”

    “什么意思。”

    “盗版嘛,我自己做。”

    恺撒语出惊人,笑呵呵的说:“我从未说过,挽歌牌只会发售这一种版本啊。”

    “还有一种普通版,就像我们玩的原初版本那样,成本极其低廉,售价是典藏版的百分之一,刚开始时搞活动时,莱茵王庭白送铺开市场;我就不信,抄袭者不是为了赚钱?他也能白送?还能比厂家做得更好?”

    “其实挽歌牌,本来就不是要赚那些贫民、奴隶的钱。它真正的目标是那些有能力的冒险者、自由公民,贵族以及其他上层人士。”

    “用典藏版的收入来补贴普通版的细微亏损,只要挽歌牌风靡世界,典藏版就能带来无以伦比的优越感,而拥有财富、彰显地位的上层人士,是一定想要与普通平民区别开来的。”

    “如果效果好,今后还能推出铂金版,不仅声音,咱们连影像都能放进去。”恺撒鼓着腮帮子说,在小璐娜面前吹牛。

    但估计铂金版极度难产、推出的可能性不大,真要制造,他去哪找炎狱领主、恶魔之王这些怪物录像,即使龙之王的名字吹得再响,最多也不过与这些怪物同级而已,不会鸟他。

    “这样吗。”

    不过璐娜还是被这家伙一套一套的画饼给唬住了,脑海内不禁浮现出黑龙所描绘的景象,眼睛扑闪扑闪:“恺撒……你在来艾拉迪亚之前,是一个地精商人吗?”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