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两百三十五章 挽歌牌

第两百三十五章 挽歌牌

    “黑翼之巢、北地莱茵、精灵之森……”

    小璐娜整理着自己的绘画成果,额头上挂着汗珠,问他:“恺撒,真要这样发售,你这不是在昭告世人,自己就是邪恶?”

    “卡牌里哪里标定黑翼之巢是邪恶了?”

    黑龙一副镇定自若的表情,勾起尾巴给自己挠痒痒,背上火花四溅。

    “嗯——”

    璐娜稍微回想了下,发现挽歌牌里的确没给其中人物作出任何定义:“的确没有,可你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啊,三个系列,一看就各有阵营区分,你也说了有不同的目标群体。”

    “这只是让智慧生物在作出选择时,有一个趋向性而已,你想想,善良阵营生物会考虑购买黑翼之巢卡包吗?反而言之,偏邪恶的家伙会不会优先考虑精灵之森?”

    “是不会。”璐娜下意识点头。

    “对吧,艾拉迪亚兴盛衰亡这么多年,智慧生物们早已形成一套自己的固执理解,即使我们不说,他们也会在内心给这些扩展包划出一个阵营区分。”

    恺撒说:“哪怕我们大肆宣传黑翼之巢是好的,是优秀的、善良的,有用吗?没用,大家不会买账,善良种族的家伙估计宁愿不买,也绝不会碰黑翼之巢的卡包,其他阵营也是一样。”

    “啊~”

    璐娜的小脸立即垮了下来,小家伙相对天真单纯,对发售后的情况没想这么多,总觉得这么好玩的东西应该大家都会喜欢才对,没想到还有这么多问题。

    “别担心。”

    恺撒笑了笑:“这只是刚开始时的情况,等他们了解玩法、上手人数稍微多起来之后,这个情况就会随之改变。”

    “为什么?”

    “在每一个扩展包里,都有各自的强力角色和法术牌,例如黑翼之巢的‘无尘之地’、北地莱茵的‘战争鼓舞’、以及精力之森的‘至死不渝’,都是巧妙设计后适用性相当广泛的法术。”

    “而在挽歌规则里,这些卡牌是可以混搭的,你想到什么了吗?”

    他接着说:“组合牌比起官方标定的系列牌优秀得多,但是想要的话,你不得开包?真要着迷了氪起来,管它是啥阵营还不是一样买,反正实际发行方都是同一个上家。”

    “唔……这样一来,你这个大坏龙的目的就达到了。”璐娜很想去捏他的脸,可是本身太小,连黑龙鳞片都捏不了。

    “无法把黑的掰成白的、白的染成黑的,但可以把它们都搅和在一起,涂成灰色。这样一来,所有的系列包都没有阵营区分了。随着时间推移,大家也就不再会直接为黑翼之巢贴上邪恶标签,而是依靠历史行为、阵营鉴定术判断。”

    “就是这个意思。”恺撒扬了一下翅膀,表示赞同。

    其实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点,璐娜没有想到:如果卡牌真能风靡艾拉迪亚,依托挽歌牌,智慧种的认知会潜移默化的产生改变,认为黑翼之巢或许是可以合作的,就像牌里那样。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期望,真正还需要黑龙领主在现实世界的努力,想要完全,洗白任重道远。

    黑龙领主和森林妖精的二人世界没有持续太久,很快,雷恩这个讨嫌的家伙就钻进莱茵王庭,汇报说有吟游诗人响应招募,还称其通过了卡珊城主的审核,人已经带到王庭外等候觐见。

    “让他进来。”

    恺撒晃了晃脑袋,解除蜷起四肢、趴在地上的丢人姿势,站起来,爬上巨大的王座,盘踞其上等候来人。

    巴莱特·卡多姆被战蜥人带进王庭时,心里颇有些忐忑不安。

    虽然作为吟游诗人,平日总会与外族打些许交道,但如此多狰狞凶恶、姿态各异的邪恶生物他还是第一次见。

    他知道,自己这是钻进怪物窝了,想逃都逃不了。

    进来后,巴莱特心乱如麻的鞠躬行礼,进门后便一直低着头、目不斜视,没敢去看那位北地诸国现今的皇帝。

    竟然得以亲眼面见龙之王,也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

    “吟游诗人,告诉我你的名字。”

    他听到上方传出声响,那动静与人类所能发出的声音完全不一样,嗓音重重叠叠、难以忘怀,那是属于真龙的低语,即便是他都很难模仿真切。

    “赞美您,陛下。吾名巴莱特·卡多姆,一名来自泽地王国的吟游诗人,现居北地。”

    虽然平时暗地里,巴莱特总是对黑龙进行最恶毒的诅咒,但这时的他语调却恭谨异常,完全听不出丝毫异样,吟游诗人依旧弯着腰、垂着头,以示尊敬。

    “泽地王国,灰堡?那群矮人栖居的地方?”

    “泽地王国的王都是灰堡,由矮人统治,但并不只有矮人在其中生存繁衍,陛下。”

    龙之王并未展现它的恐怖之处,这让巴莱特稍微放下心头包袱,回答也渐渐流畅起来。

    发现黑龙似乎对泽地王国感兴趣之后,吟游诗人便开始发挥自己的职业天赋,详细描述了泽地王国的生态风俗,包括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和传言,也被他通通卖了个遍。

    “好了,诗人。”

    直到一段时间以后,恺撒听得厌了,才打断他的话,将话题转到正题事宜上来:“抬起头,面对我。”

    这算是这家伙的独特习惯,在艾拉迪亚,未经同意抬头直视上位者,其实是一种非常无礼的举动,有可能遭致惩罚牢狱。

    不过恺撒不一样,对方若是一直低着头、匍匐在地,他总会觉得下面那家伙根本没有在听,更喜欢直视对方的脸和眼睛、开展谈话。

    命令无法违逆,巴莱特依言,抬起头,然后在心里小小地悸动一番,即便北地人几乎个个都通过各种渠道见识过龙之王的真容,但亲眼目睹、再配合上巨龙无意间散发的气势,巴莱特还是不得不为之惊叹。

    “接下来,我会告诉你之所以会找你过来的原因。”

    黑龙盯着他,说:“你通过了卡珊城主的审核?”

    “是的,陛下。”吟游诗人点头,脸色有点奇怪。

    原因在于,新任的卡珊城主是个满身肥油的胖子,对巴莱特说,那家伙简直就是个变态,要他模仿各个种族的口音声调也就算了,居然还要求他演示一些动物野兽的嚎叫。

    简直难以忍受,可恶之至。

    “很好,按照他的要求,再给我展示一遍。”恺撒若无其事的说。

    巴莱特:“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