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两百三十四章 原画

第两百三十四章 原画

    人影绰绰,随着逐渐趋近城主府邸,街上的民众和黑衫逐渐多了起来,巴莱特注意到,有不少人目标方向和他一样,而且大多将脸遮掩在兜帽里,行色匆匆往城主府赶。

    这让他心头一紧,下意识加快了脚步,然而在道路更前方,已经有人开始发足狂奔了。

    很快,领主大厅已近在眼前。

    卡珊城内原先的游民、奴隶,如今穿上了制式铠甲,趾高气昂地维持秩序,然后又对偶尔出现的兽人和犬魔卑躬屈膝,简直丧尽了人类的脸面。

    但是黑翼氏族的出现,还是让巴莱特咽了一口唾沫,他突然想到发布这则征召令的并非人类国王,而是一头穷凶极恶的五色龙、黑皇帝恺撒·坦格里安。

    问题似乎有点严重啊……

    响应这份征召,如果运气不好,他甚至可能会见到北地诸国的最高统治者——龙之王,他有勇气面对的黑龙恺撒吗?而一头五色龙又要搜罗他们这些职业的人类做什么?

    得了吧。

    巴莱特在心里将自己骂了个遍,如今整个北地诸国都在黑龙的暴政统治下,如果黑皇帝真想坑害他们、杀死他们,根本也不至于使用这种手段。

    现在这个情况,甚至都不用黑翼氏族动手,只要那头黑龙抬抬下巴,这些黑衫绝对会像忠犬一样完成它的命令。

    巴莱特狠下一口气,为了可能的美好生活,他决定冒这个险。

    ……

    恺撒收起四肢,将脖子平放在莱茵王庭的地板上,身后尾巴无意识的晃动着,看着小璐娜很努力地在他面前勾勾画画。

    她身边是一叠老高的厚头纸,外加一支用鹰身女妖羽毛制成的细笔,这是一件经过整备的魔法奇物,虽然等阶不高、在北地也很常见,不过却很适合璐娜现在的工作,可以减少小家伙的负担。

    “老巫师斯夫的样子你见过的,不用我一边描述了吧?”恺撒微微抬起了头,下巴离开地面,他印象深刻,在说这句话时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出老兽人的背影。

    “嗯。”

    璐娜扇动着翅膀轻声应和,看得出来,她对老巫师的印象虽然没恺撒来得深,但也记得斯夫的容貌,不需恺撒描述便直接动笔,矮下身在厚头纸上勾画起来。

    作为森林妖精的一员,璐娜本身就有着杰出的艺术天赋,即便不经过系统学习,小家伙作起画来也能与一些职业画师的作品媲美。

    而经过一段时间绘制卡牌的练习积淀,在绘画这一方面,现在的璐娜绝对是人类顶尖的大师水准。

    所以卡牌原画的工作就交给小家伙负责了,这是贩制卡牌的第一步,如果无法制作出与智慧生物们审美互相契合原画,让卡牌风靡艾拉迪亚的计划只会沦为空谈。

    璐娜对于这份工作非常喜欢,也很有干劲,握着小拳头表示绝对将任务完美完成。

    “恺撒,我一直没搞明白,那些标准牌、法术牌,你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啊?”璐娜眼睛一直紧盯画作、手上不停,嘴上却在和黑龙聊天。

    随着卡牌不断增多,她的疑惑也就愈发多了起来,毕竟这些卡牌不仅数量众多,而且每张还都不一样,大傻龙大笨龙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

    “唔……我没和你说,其实我来自另一个世界,这也是我们从那个世界原本就有的东西。”恺撒向小家伙坦白。

    他突然发现,一直战战兢兢令他不安的异界灵魂问题,其实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连提亚玛特都能看出来、并且丝毫不以为意。

    在这种情况下,他再对自己亲近的人遮遮掩掩,有点说不过去。

    “怪不得,我就说你和黑龙不一样。”

    璐娜嘀咕着,停下笔,就这么坦然接受了,晶莹剔透的眼睛看着自家大傻龙:“所以这是你们那个世界的一种活动咯?”

    “嗯,它的名字叫炉石传说,意思是一种可以在酒馆炉火旁放松休息时,进行的一种卡牌游戏。”

    恺撒笑着说,坦白之后心情很好,同时不望小小追忆一下,不过随即又拉回现实:“当然,那是无数人努力后才完成的心血杰作,很多卡牌我都已经不记得了,所以现在,咱们弄的是这是简化版。”

    的确是简化版,除了三百二十张标准自制卡牌外,恺撒还打算开设三个阵营包:精灵之森、北地莱茵和黑翼之巢;分别对应善良、中立、邪恶三个阵营,以覆盖全面的目标受众。

    在这之外,由于黑骑士的缘故,恺撒已提前将亡灵领域的阵营包构想出来,由已阵亡的耐亘德罗担任这个系列的核心、而非被认同的安格拉莫。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能不能出现还得另说,如果届时发布后迎来的反馈不好,卡牌也会重新沦为恺撒和璐娜两个人的游戏,那时候这些卡足够他俩娱乐了。

    看着璐娜专心致志绘制原画的样子,恺撒一阵安定,这种闲适温暖感觉也还不错,生活并不全是杀戮和战争。

    顿了一会,他才柔声说:“既然是简化魔改版,那它在艾拉迪亚也该有一个新名字,你说呢?”

    “是喔。”

    璐娜下意识应和,然后发现恺撒半响没接话,停笔抬头,看到黑龙的神情:“诶?让我来取名字吗?”

    “当然,这些画作都是你的心血。”

    “里面的人物都是值得纪念的角色,那……”

    璐娜想了想,试探着问:“叫‘挽歌’?”

    “……”

    艺术天赋过剩,就会出现这种不知所言的情况,正常人类以及像兽人这样的生物,根本无法理解这个名字所含有的寓意。

    “我觉得……还行。”

    恺撒想了想,觉得些许不合适,不过他没有拒绝小家伙的习惯:“不过到时候时间长了,智慧生物种族内应该会产生各自的口语译法,行吧,咱们的官方名就用这个。”

    看到恺撒答应,小家伙喜笑颜开,这毕竟是她一笔一划勾勒出来的心血,相当于自己的孩子,能够为之命名自然开心。

    莱茵王庭的招募令已经传达,在璐娜绘制原画的同时,在黑皇帝毫不考虑前期投入的情况下,流水线工坊很快筹建起来。

    另一方面,临摹画师不难找,北地施法者现在也大多身居黑翼之巢的掌控下,关键是精通仿声的吟游诗人不好挑选,不过雷恩已经在主动着手搜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