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两百三十三章 制卡

第两百三十三章 制卡

    造卡。

    关于卡牌这个事,在恺撒利用暑草赚到第一笔钱之后,就已经开始筹谋计划了,不过那时一无实力、二无渠道,无法铺开这么大的摊子。

    直到现在,黑龙领主成为名副其实的北地之王,他才拥有力量可以守住财富,也有人类和精灵的渠道,可以利用这门产业向外输出。

    其实仔细想想,时至今日,他发布卡牌的心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火热,恺撒当初决定要把这玩意搞出来,一是想要卖钱,二是为了扩大名气、换取奖杯。

    但随着世事变迁,好像这两个愿景,即使不通过卡牌敛财也同样能够完成,只要他竭泽而渔、扒在北地诸国上吸血,然后不顾隐患发动几场大型战争,似乎也能达到类似效果。

    何必劳心费力?

    的确,曾经有一段时间,恺撒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不过……

    水泊不大,而且浑浊暗黄,这是当年他出生不久后,带着两头小龙从母龙巢穴跑出来,选定栖居避祸的小水泽。

    黑龙迈动步子,走到近前,低头看了两眼。

    因为体重巨大的缘故,仅仅是行走,这吨位夸张的家伙也能引起地表抖动,水中倒影轻轻颤晃着,映照出恺撒现在的脸庞,狰狞凶恶、布满倒刺。

    日子一晃啊,就过了二十年。

    “你还在的吧?”

    恺撒对着倒影里那张龙脸笑了笑,獠牙粗壮:“陈景。”

    一头纯粹正统的黑龙,是不可能会考虑制造卡牌贩卖这种思路清奇的事宜的,但恺撒的身体内部承载着一个截然不同异体灵魂。

    钱和名只是原因之一,即使是所谓的输出影响,都可以抛开考虑,问题的关键在于他心中有着强烈的愿景,想把卡牌搞出来。

    这是一个异体灵魂的执念,想把他们那个世界的东西,炫耀给精神贫瘠的艾拉迪亚看。

    “有道理。”

    黑龙鼓着腮帮子,盯着水中倒影连连点头,也不知道在说服别人还是在说服自己:“艾拉迪亚太乏味了,需要像扑克牌这样风靡世界的娱乐。”

    况且,如果真能风靡世界,溢价权被黑龙领主所掌握,带来的财富无法想象的,远非现在的北地诸国能提供的可以与之相比。

    名气不仅能换来奖杯,或许还能洗白,或许还能驱使他人,或许……

    停下吧,又想到利益上去了。

    这是恺撒降临这个世界后,第一件真正喜欢、想要去做的事,他又不是杀戮机器、也需要一些放松和自我实现,就算卡牌没能取到预期的效果,也该为前世的情怀买单,浪上这么一次。

    况且,璐娜也很迷这些卡牌,就算效果没有预料之中的好,他现在有这个能力,怎么也该搞出一套完整的高标准卡组出来,权当是他俩自娱自乐。

    说服了体内唯利至上的龙格,恺撒才晃了晃脑袋,四肢协动摇着尾巴往回爬。

    牧场他已经看过,情况还算不错,现在准备接璐娜回去,返回莱茵王庭,前往布置生产卡牌的工坊流水线。

    ……

    最近这段时间天气一直不好,头顶总是灰蒙蒙的,正如笼罩在北地诸国头顶的阴云,巴莱特·卡多姆的心情也跟天气一样,阴沉到了极点。

    走在湿漉的石板街上,来往的行人都低着头,偶尔能看见怪物掠过头顶的阴影,令人胆战心惊。

    虽然这些飞龙并不会无端伤人,但依旧惊悚,即使已经过了大半年,巴莱特也难以习惯。

    他并非北地诸国的原著民,而是外来者,一位游历各地、拨弄竖琴的吟游诗人,这一次来北地,只不过是想了解一下莱茵国内战的情况,用予丰富见闻、填充他的故事库。

    然而,等他抵达莱茵后没过多久,局势立即大变,如同灾厄的亡灵军团涌入了北莱茵,发动恐怖袭击,随即被磐石要塞的人类军团坚决挡住。

    正当人们呼声不断庆幸不已、巴莱特也准备开始编纂一部新的歌功颂德史诗时。

    龙之王出现了。

    黑龙拥有近乎无穷的伟力,以一己之力,将磐石要塞击垮焚毁,黑翼氏族屠尽人类军队,随后又以迅雷之势将莱茵全境纳入掌控。

    最后整个北地诸国联盟都匍匐在它身下。

    灾变开始了。

    北地全境都被封锁、严禁进出,反抗们被残忍的杀害,即便稍有忤逆,都会便会被拖入地牢。

    在一段时间的收摄之后,黑皇帝推行了最为严苛的法典。

    对于一名吟游诗人来说,这样的禁令是毁灭性的,他不再能诵读诗歌、颂扬传说,几本珍藏的书籍被残忍的夺走,其中一本描述恶龙的珍贵史诗被当场撕毁。

    为此,连巴莱特自己都遭遇了一段时间的牢狱之灾。

    即便被释放,接下来的日子对他来说也依旧犹如噩梦,他丢掉了他的工作,在黑皇帝如此高压管制的统治下,没有人再有兴致听他拨弄竖琴,况且,吟游诗人也讲不出比黑龙统治人类更离奇惊悚的故事。

    巴莱特并非什么正义之士,为了苟活,他愿意向残暴凶恶的黑皇帝臣服效忠,然而事实是他连这也做不到,被挑走的人选都是些身强力壮的职业者,他很难抢到前列。

    吟游诗人几近绝望。

    巴莱特一个趔趄,差点撞上前面趾高气扬走过的黑衫军,他吓得赶紧后退,然后又在心里“呸”了一声,狠狠地咒骂几句。

    这些穿着制式黑色铠甲的家伙,被人们称为黑衫,实际上都些背信弃义、投靠黑皇帝的走狗爪牙,北地诸国的民众尤其憎恨这些叛徒,甚至超过了憎恨黑龙本身。

    因为在得到优待之后,他们对付起人类同胞来毫不手软,甚至比黑翼怪物还要更加凶狠十倍。

    “啊,这不是巴莱特先生吗?请帮我们看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那家伙又出什么折磨人的手段了?”

    等到黑衫走远,才有人拉扯巴莱特的袖子,小声叫他,他们甚至不敢念出“黑龙”这两个字,只能称它为“那家伙”,天晓得周围围拢的人群里有没有黑龙的走狗。

    巴莱特抬起头来看,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走到卡珊城的广场,这里新修了一座石质的公告牌,只张贴由莱茵王庭颁布的信息。

    不少人询问吟游诗人公告,毕竟在穷乡僻壤的北地,做不到日不落那样的教育普及,所以人们的文化水平普遍不高,普通民众很少有能把文字认全的能人。

    巴莱特看了两眼,神色骤然一变,眼瞳变得激动起来。

    他很将这张厚头纸撕下来,当场离开,做秘密保守,不交由其他任何人知晓。

    然而这不现实,一旦被黑衫知道他胆敢撕毁莱茵王庭张贴的讯息,巴莱特恐怕只有死路一条可走,前段日子不是没有前车之鉴,他亲眼所见。

    他看了看周围,发现更多的民众正在向前涌来,其中有不少巴莱特的熟面孔,识字的也不少。

    虽然大家都对恶龙恨之入骨,但对于莱茵王庭颁布的律令,他们还是要有所了解并遵守的,毕竟,谁都不想无缘无故丢掉性命。

    即使我不念,也有别人会说的。

    吟游诗人想了想,吸了口气,压下情绪走到公告栏前方:“莱茵王庭征召。”

    黑翼之巢征召,他在心里替换掉这一句,然后接着说:“招募施法者、画师、手艺工匠、吟游诗人。”

    “对于施法者,王庭无任何硬性要求,其余职业皆需从业三年以上,北地全境都可相应征召,符合条件者可以前往各地城主府、领主厅进行报备。”

    招募施法者没什么好稀奇的,莱茵王庭一直都在施行,但是这还是黑皇帝第一次招募其他的非武力职业者。

    虽然这上面未曾提到过待遇如何,但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倒向黑翼之巢的人类,没有一个比原先混得更差。

    当然,那些大人物、统治者巴莱特就不知道了。

    吟游诗人念完后左右看了两眼,脸上出现阴郁愤怒的神情,不顾旁人议论、缓缓离去,等转了两个圈子,发现没人注意后,他将后颈的兜帽一戴,小跑着奔向卡珊城的城主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