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水下的黑龙

第一百八十七章 水下的黑龙

    事后,恺撒立即派遣霍格率两队族裔前往精灵之森,本来打算派飞龙头领去的,二哈突变后又大又壮,不装个逼可惜了,而且近卫龙裔也能代表黑龙领主的态度。

    但考虑到贪婪嗜血的邪恶飞龙一旦失去压制,不知道会搞出什么乱子来,所以恺撒最终还是派了比较靠谱的霍格,前往洽谈交涉。

    看得出来,虽然在小家伙谈论时轻描淡写,但恺撒对这件事还是挺上心的,准备尽快将璐娜被禁足的问题解决。

    ……

    黑翼之巢西。

    加尔曾来过这个地方,有所探寻,这里是近乎垂直式的断崖,底端蔓入大海,而另一边则是嶙峋的峭壁碎岩,算得上是一处险地。

    因为地势缘故,加尔在不远的平坦处就已驻足,当初兽人目的是要寻找牛头人,而非探寻黑翼之巢周边地势,而牛头人又是绝不会在这种地方栖居的,所以仅仅是看了两眼,加尔便率领一众兽人转身离开,并不了解此地的生态。

    在后来对黑龙领主的禀报里,石鸦氏族给出的,也只有“西边是海”这样一句简短的概况性话语而已。

    所以没人都知道,这里生活着两头龙,而且隐藏非常之深,只有用相当高阶的侦测性法术,才能从血脉波动上一窥究竟。

    在断崖底部,蔓入海水下方,隐约间可以看见一个幽暗狭窄的入口,隐没于礁石海藻之间,内里却非常宽敞,明显经过了用心的开垦,呈漏斗型,顶部又高又宽,留有栖身之地。

    “噗嘟嘟……”

    一连串气泡从嘴里冒出来,那是一头沉睡的黑龙,左右两只犄角粗而短,向外蜿蜒,它身上没多少肉,四肢却很粗壮,鳞片是毫无光泽的黑,正在向灰色转化。

    这头龙不大,大概只有八米左右,看样子还是少年龙,周围有一层朦胧的腐蚀光晕。

    它睡得很香,鳞片随呼吸而翕张颤动。

    这时候,另一头黑龙用四肢贴着身体,长尾摆动水下暗流,像鳄鱼一样游了进来,两头龙有些不一样,这头龙明显更大一些,近乎九米,而且头顶的犄角细长,颅骨要比沉睡那头尖锐嶙峋得多。

    这是头雌性少年龙。

    雌龙游到沉睡黑龙身边,站定,盯着它看了一会,然后一爪子拍在那家伙脑门上:“加隆你这蠢货,赶紧给我爬起来,睡得久有个屁用,还不是又蠢又弱。”

    说着,看到那家伙还在沉睡,雌龙直接上前,用前爪抓住趴在黑岩上那头龙脑袋上的犄角,以后肢站立,将它整个拎起来,使劲摇晃两下。

    看得出来,这头雌龙力量大得惊人。

    要知道黑龙并不以力量见长,它的力量超过正常少年黑龙所能拥有的阈值,约莫与少年蓝龙等若。

    “唔,唔,布莱克希娅。”

    摇了几下,名为加隆的黑龙才清醒,一张嘴又是一大串气泡涌出,尾巴顶在地上,四肢乱蹬:“醒了醒了,不睡了。”

    布莱克希娅瞅了他两眼,又用尾巴抽了一记:“一天到晚露着鸟又不能用。看着就烦,收起来。”

    被重新丢到地上的加隆龇牙咧嘴,很听话地将那玩意收进生殖腔里,然后用爪子在地上使劲扒拉,满腔怒火无处发泄。

    “怎么?”看他这副模样,布莱克希娅冷笑两声,张嘴露出獠牙:“又想和我打?”

    “唔——”

    加隆左右晃动脑袋,不想再给自己找罪受,根本打不过,他已经试过很多次了。

    “收拾你的东西,我们要离开这。”

    布莱克希亚以命令的语气说,两头小黑龙刚刚结束跨入少年龙时的沉睡期,一觉睡了近五年。

    是时候转移阵地了。

    没有亲代保护的幼龙绝不能在一个地方呆太久,否则相当容易被发现,引来危险,这一点在龙类中众所周知。

    “噢。”

    加隆闷闷地应了一声,跑进属于自己的小洞窟里,把收集到的发光贝壳找出来,往舌头和鳞片里塞。

    “哦——提亚马特在上。”

    布莱克希娅见状捂眼,不忍再看,她怀疑这家伙身上是不是带有白龙血统,否则怎么会弱智到这种地步:“你要能有恺撒一半聪明能打,咱俩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当初三小只分别,最大的那头选择屈身与兽人签订契约,和低鄙兽人为伍;而剩下两头也知道南北分别是人类和绿龙的地盘,根本去不了,于是决定到西边碰碰运气,结果沿着海岸一路辗转向上,最后挑选到这个地方。

    “明明那时候是你要走的。”加隆很委屈地说:“奥尔托伦索还送了咱们一批怖狼来着。”

    现在怖狼早没了,两头小龙根本没有培养眷属的经验,它们将怖狼当做口粮,饥饿时就抓了吃,结果让那些怖狼恐惧不已,死的死逃的逃,不到十五天便消失得一干二净。

    “你还敢说!”

    布莱克希娅低吼道:“那家伙根本不能被称之为龙,他怎么可以与兽人为伍、平等相待,简直就是在玷污龙之真名。”至今为止,小母龙仍耿耿于怀。

    布莱克希娅顷刻暴怒,她一下次扑了上来,以体型优势压倒雄性黑龙,锋利的爪子抓烂他的脸。

    对龙而言这样的伤势无关紧要,但加隆还是很配合地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干嚎。

    过了一会,等到布莱克希娅消气之后,加隆才问:“咱们现在去哪?”

    “去找西尔维亚。”

    “哈?”

    “那可是一头老年绿龙,比我们的母亲还要强大,投靠她不仅有肉吃有钱赚,说不能等到绿都翡翠心情好,还能传授咱们一些法术知识。”

    布莱克希娅昂着脑袋说。

    对于麾下有同阵营不同种类的幼龙投靠,有势力的真龙领主一般都非常乐意,但有所不同的是,五色龙一般会迫使它们签订契约,以一种接近奴役的形式让投靠者服务,而金属龙则不同,它们会免费将金属幼龙收下抚养,并提供无偿的教导。

    这样的生态,导致的后果就是,红蓝绿黑白五色恶龙虽然在同年龄段,总是要比与之对标的金属龙强上一些,但放在整个艾拉迪亚大范围论述,金属龙却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和上风。

    “啊?可是西尔维亚是母亲的敌……”

    “可是个屁!”

    布莱克希娅粗暴地将他打断:“你那点智商不用考虑这些事,过得舒服不就行?畏畏缩缩、每天摸鱼的日子我真是受够了,赶紧给我走!”

    说着,布莱克希娅先一步离开水下洞穴,从海浪间露出头来,然后扇动翅翼、在浮空术的配合下飞上断崖,彻底放弃这处栖住七年的居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