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成年

第一百八十六章 成年

    望着闷闷不乐的璐娜离开,加西亚转过身,独对波光粼粼的精灵湖,缓缓屈身坐下,拉起裙摆一角,将腿浸入清凉透亮的池水中。

    觅求精灵湖的宁静,有助于她思考。

    她在这片森林出生,自小在精灵湖长大,这里的阔叶林是座明亮清朗的花园,阳光穿过高大的青杉木,投下树影与碎光,洒满溪涧湖畔,空气中弥漫着百花馨香与木叶的味道。

    但她知道,这副宁静的美景在不久的将来可能会遭受世俗纷扰,被战火所践踏。

    龙之王……

    加西亚拄着下巴,望着动人水泽发呆。

    相比于璐娜的父母蒂亚罗佩和白兰薇,作为领袖的加西亚,在上一次会晤时,更着重观察龙之王的情绪特征和处事手段,所以她很清楚黑龙领主态度的前后转变,关键节点就在于提到璐娜父母以及璐娜出现之后。

    在之后的私下洽谈中,黑龙领主甚至还特意向她提起过森林妖精的问题。

    以此,加西亚知道:璐娜在它心目中地位不低。

    现在璐娜被禁足,不被允许与黑翼之巢接触,如果照这个情况下去,加西亚能预想到,在这之后,黑龙领主很可能会直接找上门来。

    五色龙都是睚眦必报的恶种,会因一点小事雷霆大怒。

    即便龙之王与其他五色龙再不同,但终归不是纯粹的善良生物,以她观察到的黑翼之巢建制、以及黑龙领主麾下氏族的生活状态来看,龙之王还是崇尚用暴力解决问题的生物。

    然而真正的问题在于:不允许璐娜离开的命令是她父母提出的。

    璐娜还未成年,她的父母有权力对她进行管教约束,而精灵之森的制度和加西亚的理念就在公民权利和人人平等,如果遵循仪典和传统,按理而言,她是不可以对此进行任何干预的。

    但如果处理不当,黑龙领主找上门来还好说,但加西亚担心的是,原本逐渐接洽的黑翼之巢和精灵之森,有爆发战争的可能。

    该怎么办呢?

    拒绝小妖精后,加西亚又有些后悔,她毕竟年纪尚浅,没有经验,这是她接掌精灵王权柄后第一次处理大型的复杂事件,优柔寡断在所难免,加西亚既想避免战乱、又想恪守传统,陷入两难。

    最终,她还是没得出一个结果,只好闭上双眼,在祷诵中用意识勾连神国,祈寻月之神苏伦的帮助,聆听自己所信仰神祇的教诲和指引。

    作为神眷者,加西亚·语风有这个能力。

    ……

    而就在精灵王思考的同时,小家伙已一个人气呼呼离开了精灵湖。

    精灵之森有着复杂且完整的食物链,维持生态运转,所以这其中族人并不算多,璐娜找到一处人迹罕至之地,攀上高掣穹顶的巨化古树,在绿荫遮蔽间避开其他族裔视野,偷偷联系恺撒。

    当她很费力地凿开用于传递消息的水晶,面前马上出现一大片水气,漂浮起虚幻的泡影,此中影像虽略显模糊,但她还是看到了一列雪白锋利的大獠牙。

    “恺撒,你往后退一些。”

    璐娜在树叶上找地方坐下来,晃着腿,一看到自家大傻龙,璐娜心情就变得好了不少:“这样我只能看到你的牙,哎……你又忘记剔牙了,上面还有肉。”

    黑龙现在牙齿间隙里的肉末,对璐娜来说大得惊人,有多丑陋不言而喻。

    “这样吗。”

    黑龙领主向后退了一些,伸出舌头舔了舔,灵巧地将食物残渣卷进肚子里:“平常这个时间你可要睡觉来着。”

    “恺撒。”她轻声唤道。

    黑龙歪头看她:“怎么了?”他问,感受到小家伙情绪里的忧愁,平时在他身边,她可不会出现类似状况。

    “我和父母吵架了。”

    璐娜朝他倾诉:“他们说五色龙都是坏到流脓的恶种,我说你不一样,他们怎么也不相信,非说本性难移、天性不可夺。”

    “我本来就是恶龙啊。”

    恺撒把爪子摊开,这句话他好像什么时候说过,黑龙的龙喉里发出一串无所谓的笑声:“你没必要与父母在这方面起争执。”

    “可是……”

    对于这家伙的自暴自弃,璐娜脱口想要反驳,但看到黑龙的绯红目光,又忍住没继续往下说,一想到可能出现的、黑翼氏族进入精灵之森的场景,她就忍不住不寒而栗。

    “唔,前段时间,宝库里的那头绿龙已经被处理掉了,说起来叫雷恩的半巫妖还挺好用,懂得使用法术利用龙之真血赋予龙脉。”

    发现璐娜话语停住后,半响都没说话,恺撒就主动开口和小家伙找话题,他也需要一个可以倾诉对象,毕竟作为领主,整天在一众眷属面前端着,恺撒也同样累得不行。

    “其实我原本想将绿龙转化为死灵龙的,但加尔霍格二哈它们太拖后腿了,还有,你近段时间注意到霍格没,这家伙已经快老死了。”

    说着,恺撒叹了口气:“我不想他死。”

    “我也不想。”

    璐娜很认真地在听,然后也点头,霍格算是小家伙在黑翼氏族中比较熟悉的家伙了,所以她接着问:“然后呢?龙脉改造成功了吗?”

    “当然。”黑龙嘿嘿地笑,看上去心情不错。

    得到恺撒的肯定后,小家伙放下心来,继续沉默,于是恺撒察觉到她心不在焉,重新问:“璐娜,到底怎么了?”

    “恺撒。”

    璐娜念着他的名,突然说:“等我成年后,我们结婚好不好?”

    “嗯?”

    “哪怕你以后要找其他的五色龙,我也想和你结婚,好不好?”真龙都爱滥交,它们会寻找不同的物种交配,以诞下更多的龙裔子嗣,虽然这些她全都知道,但璐娜还是这样问。

    她已经开始掰着指头算,自己距成年还有多久。

    森林妖精不像龙类,它们一生从一而终,这意味着一旦结侣,即使今后生活再不和,妖精们也不会更换伴侣。

    “好喔。”恺撒很平静地点头答应,声音很温柔。

    不管是他还是璐娜,都没产生什么强烈的情绪波动,好像在商量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而在这之后,恺撒又马上问到了之前的问题:“好了,现在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我被禁足了。”

    既然无法隐瞒,璐娜决定实话实说:“我很难过,在成年获得自由之前,父母不允许我再涉足危险之地、前往黑翼之巢。”

    “就这个?”

    泡影里的大黑龙晃着尾巴,毫不在意地挥了挥爪子:“没关系,待会我派些族裔去精灵之森一趟,你们那个领袖还蛮不错的,到时候聊一聊估计就可以了。”

    “是吗?”璐娜安心点头,对大黑很放心,也很信任,不过这并不能阻止她继续追问:“你这个臭家伙,快告诉我她哪里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