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后续(二)

第一百七十五章 后续(二)

    赤金级法术抗性。

    恺撒面对炸碎的光点,原地静默,感受着身体的改变,在这之前,他曾拿到过一次鳞片改造——黑玉级法术抗性,那枚黑玉奖杯给了他无与伦比的强大魔抗,赋予他百分之六十的固定减免。

    赤金级,会是怎样?

    恺撒不知道,黑梦从来不会给予任何讲解,他只能自我钻研,在将来对上施法者时摸索。

    不过即便再怎么样,这个奖励都不会差到哪去,要知道,这可是和强殖装甲一个等级的玩意。

    对于赤金奖杯的突兀出现,恺撒心里有底,已有准备,所以倒也没太过惊喜讶异,很平静地退出黑暗空间,打算去看看璐娜对于法杖“泉涌”的研究。

    说起来,之前黑龙把这支法杖交给璐娜的时候,小家伙马上露出了和小狐狸一样的怀疑表情,因为恺撒根本瞒不住她,森林妖精对魔法奇物的感知非常强烈,璐娜一眼就看出了“泉涌”的材质——知识古树的嫩枝。

    这是精灵之森的东西。

    为了这事,璐娜追着他问了好久,跟小鸟一样叽叽喳喳,绕着黑龙打转,抱着他的脖子不依不闹探求真相。

    ——时间稍作前移。

    说是紧邻,其实精灵之森还隔着黑翼之巢一段距离,其间要翻越一座绵延群山,跨过两道溪流,好在其中既无凶兽、也无异怪,所以最终,迦勒很顺利地返回精灵之森,将被俘虏的族裔带回。

    出于某些考虑,迦勒要求使团成员将他们安然回返的消息散播出去,而不是无声无息回返、安静向精灵王冕下复命。

    要知道,加西亚陛下虽为领袖,但太过年轻、刚刚接过权柄不久,只由于获得神眷的原因,地位才慢慢得以逐渐稳固。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精灵王没有竞争者,有无数双眼睛正盯着这位美丽的少女,纠察她的一举一动,等她犯错。

    迦勒要将顺利返回的消息散播出去,是为了证明加西亚陛下的交涉决策是正确的,藉此加大精灵王的影响力,摒除一些不稳定因素。

    精灵之森都是善良种没错,可惜对权力的争夺,与善恶无关。

    看到迦勒觐见,加西亚·语风露出一个温柔的笑,眼中因等待而产生的忧郁一扫而空:“迦勒使官,见到你真好,尤其是看到你安然无恙的时候。”

    精灵王仔仔细细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感谢你,将陷入困境的族人们都安然带回来了,此外,我也希望黑翼之巢之行,并不会影响到你的情绪生活。”

    “一点也不,陛下。”

    面对自己梦寐以求的语风陛下,迦勒不禁有点紧张,同时又产生了展现心理,于是他下意识夸大其词:“那头恶龙并不能吓倒我,提雅精灵向来无所畏惧。”

    迦勒得到了精灵王的赞许。

    但相比之下,加西亚还是更关注那些曾在黑翼之巢地牢受苦的族人,所以她马上就去见了他们,对这些可怜的族人们聊表慰问。

    之后,精灵王才发现问题:“迦勒使官,我们总共有二十七人下落不明,可是我只看到了十九人。”

    “是的,陛下。”

    迦勒的神色变得黯淡,语调沉痛的说:“还有七名勇士没能回来,永远的留在了黑翼之巢,我们会记住他们的名字。”

    “是吗?”

    加西亚听完,也不由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悲悯之色:“愿月神指引他们,让他们逝去的魂灵前往神国。”

    “愿月神指引他们。”迦勒重复。

    鸟鸣声渐行渐远,林间归于寂静,周围一片静默。

    “可是,迦勒使官。”

    好长一段时间后,这位年轻的领袖才重新开口:“还有一人呢?”

    “是那只森林妖精。”

    迦勒的语气直转急下,在他看来,若不是蒂亚罗佩擅自行动,事情最后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如果说黑龙是罪魁祸首,那蒂亚罗佩就是帮凶。

    连带着的,他把整个妖精族群都厌弃上了。

    “你见到她了吗?”

    “没有,对方说确保她的安全,同时又说妖精不愿意见到我们,我猜不透那头龙的意思。”

    “看样子,他们之间关系莫测。”

    加西亚头上的青玉冠冕映照出黄昏彩霞:“从玛古希尔的描述来看,她可能真是那头黑龙的朋友。”

    迦勒说:“与邪恶为伍,同堕入邪恶无异。”这句并非他的原话,而是上一任精灵王流传下来的观念。

    加西亚思索片刻后,反问“你与那头黑龙有过亲身接触,你觉得,它是邪恶吗?”

    迦勒不假思索地回答:“是的,那头龙粗鲁且凶恶,非常暴躁又极度贪婪,是标准的邪恶生物。”

    “真的吗?”

    加西亚微笑地看着他,注视着精灵使官的眼睛:“可是玛古希尔似乎与你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

    奇美拉回来的时候,虽然没说那头黑龙的好话,但也没说它的坏话。

    要知道对方是一头五色龙,玛古希尔的表现,已经足以说明很多东西了。

    “好吧,如您所说,我无法下定结论。”

    在语风陛下清澈的目光下,迦勒屈服了:“我承认,它的确与其他五色龙有所不同,但这并不能证明这头黑龙并非邪恶。”

    “你说的对。”

    加西亚点头,望向波纹泛起的湖泊:“所以我准备前往黑翼之巢,亲眼见一见它。”

    “不可以!”

    激烈的反对,连迦勒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用如此强烈的语调和加西亚说话。

    他马上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在精灵王面前半跪下身:“陛下,请恕我多言,您是精灵之森的领袖,这种事不应该由您亲自参与,这并非玩笑。”

    “我知道。”

    加西亚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并未因为精灵使官的冒犯而有所波动:“但我有不得不去见它的理由,我们还有一位族人陷落在黑翼之巢,我们务必要确认她的安全,保证她的自由。”

    “为了区区一只森林妖精?”

    因为情绪激烈的缘故,迦勒用上了带有明显倾向的词汇:“对于一头与邪龙为伍的恶堕妖精,您完全不必以身涉险,陛下,那头邪龙超乎想象的强大。”

    即使是获得月神眷顾的您,恐怕也绝不是它的对手。这是潜台词,迦勒没直说。

    加西亚的语气稍稍严肃起来,告诫他:“不要主观妄断,迦勒使官,我们不能确认她是主动呆在黑龙左右的,或许璐娜小姐是被胁迫的也说不定。对此,蒂亚罗佩先生和白兰薇女士与我抱有同样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