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一百六十六章 苏醒(一)

第一百六十六章 苏醒(一)

    艾拉迪亚第三纪636年,黑翼之巢依旧吸引着那些热衷于找死的冒险者,毕竟现在能从北地诸国接触到的、著名的外族势力集团不多,人们眼里能看到的也就只有黑翼之巢和精灵之森而已。

    而碍于精灵之森的封闭式生态和善良特性,只有捕奴队会前往那个地方,真正稍微正经些、有理想抱负的冒险者,都会将黑翼之巢当作第一目标。

    在这三年时间里,人们普遍产生了“黑翼之巢拥有诸多的怪物和财富”的错误认知,而现在,还有商人开始出售“黑翼之巢地形图纸”这种更为详细的东西。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知道那里面住着一头龙,而龙对人类而言,也就意味着魔法和宝藏。

    虽然黑翼氏族对付冒险者的手段向来凶残暴烈,然而绿野边缘挂着的那些头骨,不仅没吓着冒险者,反倒他们更加汹涌而至。

    每个人都做着屠龙的美梦,好像他们只要一进入那个地方,立马就能将名望与财富收入怀中,不仅能宰掉黑翼之巢的主人,还能顺带捡两个龙蛋并将其养大,成为驯龙者、一辈子衣食无忧。

    似乎没人想过:的确,艾拉迪亚被屠掉的五色龙数不胜数,但死得最多的,永远都是那些所谓的屠龙勇士。

    不过,会造成现在这个局面的,也与那头传说中的“龙之王”从未在大众视野中露面有关系,虽然北地诸国的谣言描绘得有声有色,但事到如今,依然没有一个人能拍着胸脯保证说见过它的真容,能讲清楚它的体型、力量、魔法与禀性究竟是怎样。

    这样的不确定,不仅激发了人们的好奇心,也促成了冒险者的侥幸心理,很多人怀疑那头龙在与剧毒之母的争斗中身受重伤,正处于苟延残喘、气息奄奄之类绝境,就等着一位受诸神眷顾的勇者上去一刀把它宰掉,从而跻身上流社会,受尽贵族小姐、夫人们的追捧。

    这是吟游诗歌中常见的套路,人们深受荼毒。

    当然,冒险者中也并非全是满脑子充满妄想的糊涂虫,也有一些真正具有实力和经验的团体,比如眼下这支二十五人团。

    他们从中部自由贸易城邦而来,花了足足三个月时间,在北地诸国收集情报、购置武器,一切准备就绪后才终于动身,启程踏入黑翼之巢。

    现在,这些人开始了从绿野向黑翼之巢进发的路线侦查与记录,富有经验的盗贼估计,如果这里的地形真如市面地图上所描述的那样,以他们的脚程,在不闹出大动静的情况下,大约只需要一天时间就可抵达黑翼之巢的核心区域——当然,在不受黑翼氏族攻击骚扰的理想情况下。

    然而结果几乎是肯定的:他们迷路了。

    在北地诸国市面上流传的地图,没有一份不是胡乱编造出的假货,到现在为止,很少有进入黑翼之巢后还活着出来的人,唯一的特例,也就那几个被抓住后被赎回来的小贵族,而那小贵族碍于体面,绝对会闭口不提、甚至恨不得遗忘这段记忆,可没脸面做出制作地图贩卖这种事来。

    “见鬼,这些北方人真可恶。”

    葛雷狠狠地唾了一口,拨开前方布满细刺的荆棘,小心翼翼地探出去半个身体:“这些该死的家伙,让他们都被恶魔给抓去吧,连探险图纸都能编造的家伙不配活着。”

    “少说两句,我们早该想到的,这地方连像话点的公会都没有,那些蛇蝎蚁虫自然而然也就会钻出来。”

    索拉图靠在他右侧的树上说:“说真的,到时候如果运气好,见着那头黑龙,咱们还真不知道怎么打,原先搜集到的情报估计都做不得数。”

    “那是。”

    朝那边看了几眼,葛雷又缩了回来,这是个高高壮壮的汉子,满脸胡渣、肌肉虬结,手持一柄单面开刃的阔剑,他是一名战士,负责营地驻扎后的巡视任务。

    战士一屁股坐了下来,从兜里取出一块熏肉,啃了两口,对旁边的同伴说:“听说那是一头老年黑龙,咱们以前可没猎过这种年份的家伙,而且这地方又是它的巢穴;喂,你知道巫师是怎么用魔法武装自己的法师塔的吗?我猜龙也一样。”

    “不一样。”

    索拉图的表情一直很凝重,说话也很利索,这家伙自诩为游侠,实际上是个盗贼,在团队里担任斥候与刺杀者的角色:“法师塔里可不会有这么多扈从。”

    他俩摸着黑,走走停停四处巡逻,用闲聊来驱赶不断侵袭而至的倦意,葛雷看着传出阵阵鼾声的帐篷,忽然问:“喂,小姐,我觉着队长应该不是真的想屠龙吧?”

    索拉图当然不是女人,只不过这家伙看起来很瘦,打起架来也喜欢绕来绕去,总是要躲在背后使阴招,所以被团里人亲切地称呼为小姐。

    “当然不是。”

    习惯的索拉图对此也不以为意,接着同伴的话说:“你没看……什么东西!”

    话说一半,盗贼猛地高声嚷了一句,拉响警报。

    在周围的黑暗中,忽然出现了无数细密的红色光点,睡得不死的团队成员迅速翻起身,拿起本就握在手中的武器,警惕的看着四方。

    营地已经被包围了。

    一头头豺狼人咧着嘴,从黑暗里走出来,手里拿着统一的制式链锤,多数身上还披着轻甲,贪婪地盯着包围圈中的人类,粘稠的口水从它们嘴里一缕缕流下来。

    “豺狼人?”

    团队的领头人从帐篷里走出来,看着周围豺狼人数量,稍稍松了口气,紧接着又皱起眉:“还好不多,不过这些家伙身上怎么还披着铠甲?和人类一样。”

    他甚至怀疑自己看错了,豺狼人是最贪婪且凶残的种族,基本上不会与其他智慧种有所交流,而且它们本身能力有限,即使是最简陋的轻甲,也不是这些家伙能够搞得出来的。

    这些豺狼人从哪弄来的铠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