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妖精

第一百五十三章 妖精

    艾拉迪亚东北方向,精灵之森。

    这里是漫无边际的巨大化雨林,原本就有着牧树人和提雅精灵的存在,可以操纵植物生长,再加上丰饶女神的眷顾,导致这片地域植物的长势全都好得惊人,远胜绿都。

    在精灵之森中,几乎每一种植物,都能突破正常的生长极限。

    所以在这个地方,可以见到仿佛丛林般的灌木,狂野生长、高达数十上百米的阔叶林,林间缠绕着比蟒蛇更加粗壮的藤蔓,甚至还有三十公分大的蒲公英种、屋盖大小的蓬叶等等。

    这里仿佛童话世界,是草食性动物的天堂,当然,也是璐娜的家。

    小家伙坐在巨树顶端的枝杈边缘,晃着腿,朝西望着向远处蔓延的森林,临近黄昏的天气清亮又安馨,阳光得以穿透顶端层叠的阔叶林,洒落细碎的色彩。

    蓬勃生长的金鱼草鲜红似火,向日葵灿烂如金,一些树的横截面大得就像一堵墙,上面爬满了旱金莲,小心翼翼的向周围探头窥视。

    这副场景美不胜收,但她已经看了二十五天,开始逐渐发腻。

    就像大多数中立智慧种的孩子一样,在璐娜刚回家的时候,立即感受到家人的无比热情,父母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几乎无处不在,要求她讲述在外游历的见闻。

    可随着时间向后推移,这份热情也逐渐随之消退,并习以为常,日子变得平淡无波。

    “哦呼。”

    璐娜将那块和她一样大小的花瓣撕成条状,从高处抛下,低着头,看花瓣在空中随风飞舞。

    随后,她也一跃而下,随着白色小花飘荡,抵达掣天巨树中段部位后,璐娜身影一扭,嗖地一下钻进妖精族群、蒂亚罗佩家的秘密树洞。

    她向父母提出即将再次出门的事宜。

    “我的孩子。”

    她的父亲,蒂亚罗佩,在听完并思索之后,用严肃而不失慈爱的语气说:“你的提议真是让我饱含痛苦。”

    “孩子,你知道吗?你回家总计才呆了不到二十五天而已,现在居然又打算再次离我们而去。”

    说完,蒂亚罗佩默然抿起薄薄的嘴唇,即使是男性的森林妖精,看起来也十分俊美,偏阴柔化,无论如何也做不出威严姿态。

    但在一向乖巧的璐娜看来,父亲的话语是难以违逆的。

    她只能将目光转向自己的母亲求助,却发现向来宠溺自己的母亲,此时也是一脸的为难和不情愿。

    这很正常,用森林妖精的时间观念来看待二十五天,就跟人类看待两天半的时间一样。

    “父亲。”

    璐娜咬了咬嘴唇,柔柔弱弱地说:“我这次不去很远,就在精灵之森外围,以后随时都可以返程回家。”

    “就算是在外围,那也相当危险,无数邪恶势力正在窥视这个地方。”

    她的母亲白兰薇心有余悸地说:“孩子,你不知道,就在你回来的那几天,居然有坏种潜入了精灵之森,而且就在妖精族群的居所一带徘徊。”

    “这可把我和你父亲吓了一跳,那时候我们都不敢和你说,生怕你被吓出什么问题来。”

    “我哪有这么胆小……”璐娜的小眉毛揉成一团。

    “还好有守护者大人及时抵达,才没让这些坏种作恶。”璐娜妈仿佛受到惊吓般地拍了拍胸口,这个动作她们母女倒是一脉相承。

    “我会很小心的。”

    璐娜说,然后把脖子上的小项链露给父母看:“你们看,我还在游历中得到了一件魔法奇物,它可以保护我。”

    “魔法奇物……”然而她的父母却没什么反应,看着那串项链,蒂亚罗佩只是摇了摇头。

    “孩子,你要晓得,我们不需要你有什么魔法奇物,也不想要你去外面的世界游历探险、成长为一个见识渊博的人,森林妖精不需要这些,我们只希望你平安快乐、不受伤害。”

    母亲伸出纤长细致的手掌握住女儿的手,用温暖细腻的掌心摩挲璐娜的指尖,一如小时候一样:“妖精是艾拉迪亚最不起眼的种族,我们能力有限,像游历冒险、惩奸除恶这些事,都是精灵游侠、奇美拉和巨鹰才会考虑的。”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这时候,她的父亲蒂亚罗佩突然问,注意到女儿脸上那种欲言又止、左右为难的神情,语气温和地说:“孩子,别怕。有什么事情和我们说,我们替你想办法。”

    “没……没有。”

    璐娜在母亲掌中的手指下意识一缩,紧接着连忙摇头:“我怎么会有什么事。”

    她的父母都是最普通的森林妖精,勤勤恳恳、朴实无华,这辈子没离开过精灵之森,也没遭遇过什么波折危险。

    璐娜不想骗他们,但如果告诉父母,自己在外面养了一条大恶龙,还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好吧,既然你坚持的话。”父亲叹了一口气,说:“给我和你母亲一点时间,让我们商量一会。”

    ……

    树洞内的小房间里,璐娜妈一脸沉重的看着蒂亚罗佩:“有问题。”

    如果说知子莫若父,那知女就莫若母了,璐娜那用恺撒的话来说“傻白甜”的白纸性格,根本无法瞒住她的父母,一眼就被看穿。

    “你说可怎么办?”

    璐娜妈问了一句,紧接着眼泪就开始往下掉:“我可怜的孩子,她肯定是遇着坏人、被一些可恨的恶种给胁迫了。”

    她甚至已经开始脑补到一些女儿被奴役的画面。

    “不会的,如果真像你说的,那些邪恶的家伙根本不会放她回家。”

    蒂亚罗佩摇了摇头,否定了夫人的胡思乱想:“按照族谱记载,能落到邪恶种族手上再逃出来的妖精,历史上寥寥无几。如果我们的孩子真是逃出来的,她还敢再离开精灵之森吗?”

    有理有据,这么一说璐娜妈不禁回想一下,点点头:“好像也是。”

    蒂亚罗佩在树屋里取出一个小杯子,然后倒上两三滴花露,喝了一口,留下两滴:“所以我猜这傻孩子,估计是在外面认识了些朋友,这些年轻的冒险者喜欢在分别时彼此许诺,约定下次共同探险。”

    “我们的孩子不懂拒绝,碍于情面答应了,事后也不好悔改,现在时间一到,只能履行约定。应该就是这样了。”

    “这傻孩子……”璐娜妈也唠叨了一句,然后又问:“那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你也不希望我们的孩子失信于人吧?等会我去拜访守护者部队,看看有哪位大人愿意近期出门冒险。”

    蒂亚罗佩无奈道:“让她成为精灵游侠、奇美拉和巨鹰的庸属,结伴出行,旅途会有所保障,再顺便看看她那些朋友,帮我们把把关。”

    璐娜妈想了想,觉得是这个道理:“没错,可真是辛苦你了,要跑这么远。”说着,她赌气起来:“这次之后,一直到成年相许伴侣之前,都不能再让这孩子任性胡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