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布兰多(二)

第一百四十一章 布兰多(二)

    恺撒当然没答应。

    他此次前来北地诸国做了大量的准备,当然不仅仅只为复仇、将布兰多家屠杀殆尽,还有更长远的未来打算,要夺取卡基领的统治权。

    所以,对于布兰多家族几个掌权者,恺撒一定是要让变形怪先将他们观摩一番,能够完全模仿之后才会暴起的。

    否则一旦动手,黑龙可不能保证敌人尸首的完整,或许带回去一堆焦炭也说不定,变形怪能力再强,也做不到将一堆碳化物复原模仿。

    现如今他占据着绝对的主动权,布兰多家族有求于他,所以恺撒够资格提要求、讲条件,尽量避免那些有的没的,争取到时候一次解决了事。

    他不知道的是,这份干脆利落的拒绝,无意中为自己避免了一个大坑。

    而在被坦格里安伯爵拒绝之后,不出两天,奈纳·布兰多又再次登门。

    他先是委婉表达了一番歉意,为之前蛮横无理的要求道歉,然后表示自己已劝导父亲:坦格里安阁下来自异国,宾客权力应该得到保障。

    最后,奈纳表示,布兰多伯爵愿意给予朋友足够的信任,同意坦格里安带领仆从前往会面。

    大功告成。

    一切准备妥当后,恺撒带着森林妖精登上一辆豪华马车,而奈纳则选择乘马出行,他换上一副明亮铠甲,身后扣挂的长长披风,上面点缀着辽阔的黑色原野,颇有几分领主气势。

    而在他们身后,则是绵长的变形怪仆从和布兰多家士兵卫队,负责护佑各自主人的周全,共同策马奔赴前线战场。

    然而,即使马不停蹄、脚不沾地,长途跋涉也持续了足足三天,堪称旷日持久,要不是有璐娜陪着闲聊,恺撒这一路恐怕要乏味至死。

    他一开始还以为,布兰多家会安排一些劫匪强盗拦路突袭、进攻试探什么的,结果通通没有出现,旅途出乎意料的平静,在波澜不惊的赶路中,他们总算在第三天傍晚抵达卡基军队的营地。

    “这也太慢了。”

    恺撒在心里唉声叹气,他估算了一下,这段路程如果用飞的话,连三个钟恐怕都不要。

    其实主要是这一路并不好走,不要以为北地诸国的道路能发展到什么程度,这里都是全凭马蹄车辙硬碾出来的径道,偶尔会有农夫奉命来除个草就已经不错了,其中崎岖颠簸无须多提。

    听奈纳说,统帅营帐其实并不在军队驻扎地,而在另一个隐秘场所,所以在越过卡基军队营地之后,部队又沿堤穿过污秽的黑色沼地,涌进彼方的河间地区,蜿蜒辗转数里之后,才终于抵达目的地。

    一路走来,夜幕已经降临,一大片带电的乌云汹涌而至,给提前到来的夜色平添一种肃穆的阴冷气氛。

    奔马驻足、士兵静默,扈从们疾步上前开启侧门,引领贵族下车。

    在奈纳的陪同下,恺撒跨入领主营帐,还未出声,首先见到的就是俯身撑在长桌上察看地图的布兰多伯爵。

    泰因·布兰多。

    这位伯爵才五十四岁,但看上去起码有六十了,前日所见壁画中的平齐短发已不复往昔,他谢了顶,微黄且充满皱褶的额头与脑袋连在一起,只剩耳际颅后还有发丝残余;伯爵身穿着最简单的便服,外套是黑色的皮革,黑色的绒衣内衬,踏着黑铁长靴,清一色的黑。

    相比之下,还是在一旁踱步的罗伊更具统帅风范,近三十岁的罗伊·布兰多,络腮胡须被修剪整齐,头发理得一丝不苟,披盔覆甲,腰间挎着用于装饰的骑士剑,胸口的纽扣上系着一条绶带,上面绘制着布兰多家族的灰狮家徽。

    除了两人之外,宽阔的营帐四角还站着四名贴身护卫,全都身着轻甲,长剑随时握在手中。

    布兰多伯爵和罗伊抬起头,看着恺撒进来,没有挪动一步,仿佛双脚被钉在了地里,盯着恺撒的目光就像恺撒盯着他们的一样。

    “父亲。”

    相比之下更加温和友好的奈纳,率先打破这短暂的沉默,他上前两步:“请容我向您介绍,这位坦格里安伯爵,我最敬重的朋友,有着一腔热忱心肠,愿意在布兰多家族危急之际慷慨援手。”

    “欢迎来到卡基,阁下。”

    随着他说话作声,泰因·布兰多伯爵终于露出微笑,向恺撒欠身说:“适逢阁下愿意伸出援手,这份友谊我们势将永志不忘。”

    说话间他示意恺撒落座,将客人安排在一张扶手椅上,伯爵本人则坐在面对营帐入口的位置。

    奈纳与罗伊也同样坐下。

    恺撒在那张扶手椅上落座时,有意将自己的脸隐藏在营帐幕布的阴影里,这样,他就可以掩饰住一些微微变化的表情。

    原本在他的计划中,只需进了营帐,让身后的变形怪仆从盯着布兰多们看两眼,彻底记下他们容貌之后,便径直动手将他们撕碎。

    但这时,恺撒反倒却坐了下来,安安稳稳喝上一杯暖茶,没有如计划中那般立即行事。

    因为这家伙察觉到了蹊跷。

    综合作战能力检定:45~5.

    稀松平常的数值,属于人类精锐士兵常规范畴,也就比霍格手下的豺狼人崽子强上两分,没什么好惊讶的,但现在不正常却是:这个数值出现在罗伊身上。

    如果是第一次见面倒还好说,可恺撒明明记得,罗伊是个既未接受训练、也不通晓施法的普通贵族才对,在七年前,年轻贵族的作战能力明明只有十!

    怎么,当初的年轻贵族,现在都勉强能与骑士们一较高下了?

    有点不对劲。

    如果说七年前的莽野之战,让罗伊发现自己的能力不足,苦心训练并且天赋异禀,突飞猛进达到精锐士兵水准,倒也还勉强能圆过去的话——

    泰因·布兰多,一个年近六十的老迈伯爵,能力检定同样处于这一范畴,又作何解释?

    要知道,恺撒身旁的奈纳,能力检定可是只有七而已,相差如此巨大,堪称颠覆。

    难道这个伯爵长子是布兰多家族中唯一一个废柴?

    不对,一定有哪里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