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坦格里安(七)

第一百三十九章 坦格里安(七)

    因家族中的诉求和心理上的亲近,奈纳·布兰多在这段时间里,与那位坦格里安伯爵走得颇近。

    终于,在第二次受邀前来自己的居所——卡基领主堡游玩时,那位贵爵不经意地委婉透露出,他在大陆各国都有落脚点,在北方诸国希望也能有一块同样的地方,想要获取一块封地。

    这是机会。

    奈纳抓住了他的话头,顺水推舟地往下说,坦白告知这位贵爵,布兰多家族正与蛮横暴戾的莱恩大公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如今虽然胜势逐渐明了,但碍于后勤补充的困窘,无法一股作气将莱茵军队赶出卡基人的土地。

    他拿出地图给坦格里安看,这家伙口中的卡基土地,已经占据整个莱茵国一半,是个人都知道其中猫腻不小,但这家伙坚称布兰多家族只是防守一方。

    奈纳表示,若是坦格里安伯爵能够出资援助,布兰多家一定不会忘记朋友的情谊,将来战争获胜,请他随意在地图上勾画领土,布兰多伯爵必定允诺于他。

    然而——

    “哦?原来阁下并非卡基领主,处置权在您父亲手上?”坦格里安似乎找错了关注点,那毫不掩饰的轻佻话语,深深刺痛了奈纳的心。

    伯爵长子暗恼不已,实在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种既不委婉也不体面的表述方式,很难相信是出自一位出身高雅的贵族之口。

    不过话虽然糙,但事实的确如此,他无法反驳。

    “一定是那些低鄙庸俗的外族,跟它们打交道久了,再高贵典雅的人类也会变得粗鲁不堪。”

    奈纳在心里恼怒地咒骂两句,同时露出一个微笑,说:“您说的不错,吾父尚且健硕、思维敏捷,而我初学乍见、懵懂无知,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自然无法接手卡基事宜。”

    语中藏刺,这样一番话,其实是在暗讽坦格里安初来乍到,对北地贵族礼仪懵懂无知,言辞锋利。

    不过话一出口,奈纳就后悔了,论地位他本就不如对方,更何况现在有求于人,又怎能恶语相向。

    “理智些,奈纳。”

    他对自己说:“你现在不是居高临下的贵族,而是一个真挚的求助者。”

    伯爵长子比罗伊更懂处世之道,他知道自己这番话可能会冒犯这位贵爵,然而现今又急需对方的帮助,所以奈纳等待着对方接下来的责难,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像修女一样大声道歉忏悔。

    “为了布兰多。”

    奈纳安抚自己,如果能得到这位贵爵的援助,即便对方惩罚,让他啃木屑一样的黑面包、甚至痛饮苍蝇腐蛆肉汤,他也必须欣然接受,并请求再来一碗。

    所幸的是,坦格里安伯爵似乎并未察觉到他言语中的潜台词,没接他的话,自顾自向前走了两步,看向领主堡主厅内挂着的一副壁画。

    那是三位穿着典型北地贵族风格服饰的男子,其中两个年轻人一左一右,拱簇着一名头发灰白、精神抖擞的中年贵族。

    他认出这两个年轻人是奈纳和罗伊,这么一来,画像里的中年人毋庸置疑,应该是布兰多伯爵本人无误。

    这是恺撒第一次见罗伊身后的支持者,隔着时空对视凝视,对方是充满强权意味的标志性北地贵族,有着浓浓的眉毛和漆黑的胡须,剪成军人式短发的花白头发透出浓浓的英武味道,看起来不像贵族,反倒更像一名将军。

    只不过,布兰多伯爵的面容看上去倒也稀松平常,但双眼浓眉却充斥着一抹化不开的阴郁,被画师惟妙惟肖地临摹下来,让恺撒看得有点不舒服。

    看到奈纳神情庄重的走上前来,恺撒才明知故问:“这位才是真正的卡基领主?”

    “是的,阁下。”

    奈纳笑着介绍:“这是我的父亲:布兰多伯爵。”

    “他一辈子为莱茵驻守边境、从未离开封地半步,然而莱恩大公为了野心和贪欲,肆意散播谣言、不论对错地发动战争,意图收回布兰多家族千百年前就固而有之的封地,为了活命,我们不得不奋起反抗。”

    “我相信您的话,阁下。”

    恺撒听完郑重点头,话语间那份嘲笑和讥讽,怕是只有众神才能体会得到:“请您相信,我发自内心地想对身处险境的朋友伸出援手,但是……”

    “但是?”

    “但是我希望能前往拜访布兰多伯爵,见面晤谈。您要知道,我并非不信任您,但只有见到领主大人,我才能了解情况,向布兰多家族提供全面援助,不是吗?”

    “这——”

    对于坦格里安的要求,奈纳没有立即答应。

    看起来,这个提议轻描淡写并且合情合理,但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布兰多家正与莱恩大公开战,而身为卡基统帅,布兰多伯爵和罗伊要小心数之不尽的阴谋和陷阱,防备一切可能的暗杀与突袭。

    他们的行踪是绝不能轻易暴露的。

    当年绿龙暗杀北地联盟军团长一事就是前车之鉴,至今没人知晓,此事就是布兰多家一手策划,他们自然比其他人更加印象深刻,对此无比警惕防范。

    在当前局势下,奈纳才是那个被推上前台的人,一切需要布兰多家露面处理的事宜,都由他全权负责,而布兰多伯爵和罗伊则完全隐没幕后。

    “您知道,如今前线正在开战,布兰多伯爵正率军抵抗来自莱茵方面的进攻,战场极度危险,我不能让布兰多家的朋友身处险境。”

    奈纳低头躬身:“为了您的安全,请恕我无法促成这场会晤。”

    “是吗?”坦格里安伯爵叹了一口气,结束这个话题:“不得不说,这真是太遗憾了。”

    他看出了奈纳的急切,也看出了奈纳的警惕,这时候不需要步步紧逼,点到即止就好,过犹不及,太过渴求反倒可能会露出马脚。

    恺撒事先做了足够准备,了解过布兰多家族的近况。现如今,莱恩大公已转攻为守,再这么拖下去,等北地联盟其他国家援军赶到,不需要自己出手,布兰多家都会走向覆灭。

    所以他们现在迫切需要外力援助,以尽快肃清莱茵、吞下整个公国,稳定住局势之后,再与其他国家和谈。

    可惜绿龙已经死了。

    绿都变成了黑翼之巢,这条大腿彻底消失,没有援助战争便无力维继,布兰多家死路一条。

    而这时候陡然出现的坦格里安伯爵,就会成为他最后一根稻草,排山倒海的压力虽然不至于让他们丧失理智,但也会令人愿意铤而走险。

    恺撒只需要起个话头,过不了几天,奈纳估计就会主动找上门来,带令自己前往与布兰多伯爵会面。

    准备了这么久,这么点时间,恺撒还等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