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一百二十六章人(一)

第一百二十六章人(一)

    霍格的确有一个很长的故事,恺撒也有兴趣听,而且还在一些细节上锱铢必较、一丝不苟,时不时提问,豺狼人虽然对答如流,但也花了很长时间才将自己背景讲述清楚。

    斗兽场的接连胜利,为他的主人赢取了丰厚财富,开始重视这头豺狼人幼崽。

    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为了表现得自己已被驯化,霍格就像狗一样,真的是狗、家犬那种,连习性都模仿地一丝不差,十分乖巧,即使主人让他自残,霍格都毫不犹豫。

    并且,这家伙其实早就晓得说话了,但一直不曾张口,表现得像退化弱智的蠢兽,只会傻乎乎地犬吠、狼嚎和摇尾巴。

    为了炫耀自己的驯兽手段,他的主人不止一次在公共场合取下霍格的项圈,但这头豺狼人很聪明,短暂的自由不足以令他暴露,哪怕摘下用予限制的锁链,他也十分乖巧。

    忠犬的形象,霍格一直维持了六年。

    六年时间,足矣将一个人的警惕磨得一干二净,六年时间,甚至让霍格自己都开始怀疑,怀疑自己是否已被真的驯化。

    但在关键时刻,他还是作出了属于豺狼人的选择。

    一次野外狩猎,这头比寻常豺狼人强壮得多的宠物吞噬了自己的主人,杀死所有随同扈从,重获自由开始逃跑。

    他统治过不止一支豺狼人族群,但都在与其他野兽异怪的争斗中支离破碎、死伤殆尽,一路辗转,流亡至莽野。

    如果不是遇到黑龙,霍格,可能还真算是个人物。

    当然现在也是。

    这时候已经很晚了,战场上人声渐歇,地下氏族中只有负责后续工作的部队,还在战场继续徘徊——打扫战场可不是什么小差事,虽不危险,但也算是个大工程,估计怎么也得持续一两天时间。

    而其他的氏族,早已聚在一起庆祝欢呼了,这是地下氏族在艾拉迪亚本土的第一场胜利,当然值得纪念,它们以肉为食、以血作酒,彼此各成群落,吹嘘声与嘶吼声此起彼伏。

    “好了,我知道了。”恺撒对豺狼人首领说:“下去休息吧,你的狼崽子们都在等着你。”

    “容我告退,陛下。”

    经过缜密思索和多方考虑,恺撒最终还是放弃了将绿龙转化为尸骸龙的打算,一是亡灵阴影池能力有限、无法转化;二就算能够完美转化,他也不一定能承担得起那样做的后果。

    杀死同阵营真龙,触犯规矩,最多是受排挤敌视、见面开战;而玩弄死者,则相当于突破底线,那是与整个龙族为敌,会被联合剿杀。

    而且,还有一点隐藏考量在于,绿龙不同于灾业龙,灾业龙的神祇是夜龙法拉祖尔,而绿龙的神祇却是龙后提亚马特。那是五色龙共同的主神,不得不惦记,恺撒害怕可能将来会要与那一位打交道,还是收敛点好。

    其实他本身倒是蛮想再搞出个女儿来着,到时候通通养在地下,想想都觉得美。

    算了!

    ***

    黑龙张开嘴,冰息再次涌出,将死去的剧毒之母完全冻结,塑造出一座瑰美却又充满惊悚意味的冰雕,这家伙还没想到处理龙尸的办法,决定暂时先将其冷藏起来。

    其实他大可不必这样做,因为一切魔法生物,在体内元素能量逸散干净之前,它们的尸体是很难腐朽的,而真龙又不是亡灵骑士,它们有肉躯,在能量保证皮肉不受腐朽的同时,皮肉又能反过来很好地锁死能量。

    这简直就是一个良性循环。

    当然,这些恺撒都不懂,这个艾拉迪亚盲来自异界,有些认知观念是根深蒂固的,坚信冰镇能够更好的保存死物,而且也确实这样做了。

    这可苦了负责帮他搬运龙尸的兽人,冻起来的绿龙比原先大了三成,而这些家伙本就生活在酷暑北方,对寒温的抵御力相当低下,冰雕抬久了之后个个冻得颤颤巍巍,走路都在打抖。

    最后这份苦力只能交给亡灵骑士们来干,不知怎么的,这些骨头架子和冰霜风雪,就是莫名搭调。

    剧毒之母回到了绿都,回到翡翠宫殿,同时,她也带来了这里的新主人。

    恺撒开始着手全面接盘绿都势力。

    作为绿龙近卫军的双足飞龙第一个宣布臣服,它们作为龙裔,理所应当地服从更强大的真龙,即便它们曾是是西尔维亚的心腹部下,这份天性也没法更改。

    “乐意为您效劳,我的主人,这让我们感到荣幸。”

    飞龙首领匍匐在恺撒面前,西尔维亚的死没给这些家伙带来丁点情绪波动,飞龙们依旧保持着平稳气场,哪怕在剧毒之母陷入永眠前,它们还曾为她誓死一战。

    这些家伙的脑袋长得有像黑龙,但却更加小和尖锐,它只有两条后腿,钩趾像是放大的鸡爪,前肢则像大部分飞禽一样变成了翅翼,披着细小且斑驳丑陋的鳞和羽毛,尾巴呈蛇状。

    据说它们是真龙与狮鹫的混血种,牙齿很锋利,其中一些天赋异禀者,甚至有能力完成酸液吐息,例如面前这头飞龙首领,恺撒在战争中就曾注意到。

    “很好,以后你的名字就叫二哈。”战蜥人首领已然战死,这个名字也就被赐予了新的人选。

    同属龙裔,双足飞龙和战蜥人虽然有阶级之分,但彼此间却并不会产生冲突,恺撒为了避免一些可能发生的事情,决定将这些龙裔编成在一起,成为独立部队,不与其他地下氏族产生交集。

    他已经想好了,以后黑龙军团中的龙裔首领,名字就叫二哈,这是一个称号、一份荣耀、一种历史、一脉传承。

    黑龙对此很满意。

    “感谢您的恩赐。”飞龙首领弓着脊背,欣然受用。

    除双足飞龙外,恺撒也命令眷属前往抓捕逃窜的棘兽,那些怪物同样很强,特别是在阵地战、防守战中表现极为突出,给黑龙军团造成了不小损失,他可没打算将其放过。

    召飞龙前来,主要是为了一件足够重要的事。

    “你在绿龙身旁呆了这么久,应当知道西尔维亚的藏宝库在哪,带我去。”恺撒对飞龙首领下令。

    即便恶龙如此强大与残忍,艾拉迪亚仍有无数人对它们趋之若鹜,其中不排除少数真正的良善之士,但大多数人,都只不过仅仅是打着“正义”的口号,觊觎着恶龙们因烧杀抢掠囤积的丰厚财宝而已。

    每一头恶龙的死,都是勇士的狂欢。

    当然,这是一个正常生态。即便恺撒身为五色龙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况且,现在正是黑龙军团的狂欢时刻。

    绿都的丰饶财富,伴随着剧毒之母的永眠,一切都将归他所有。

    然而飞龙首领却给了他一个出乎意料的回复:“请您原谅,我的主人。财宝一词属于禁忌,绿龙不容许任何人提起。”

    “即便是我,也不清楚剧毒之母的宝物藏于何处。”

    这话让恺撒回过头,红眼再次凝视五体投地的飞龙首领,这家伙也预感到事情不妙,又紧接着补充道:“但是,我的主人。”

    “我知道,剧毒之母不允许任何人踏入翡翠王宫,而大殿之后,更是无人胆敢踏足的绝对禁地。除了剧毒之母,没人知道那里究竟有什么。”

    还能有什么?除了被她视若生命的宝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