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战火(七)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战火(七)

    直到这时,恺撒才重重松了一个口气。

    他很清楚,杀死真龙诺萨·西尔维亚·兰博拉法,说实话并非明智之举,对方不是安格拉,不是一头刚刚成年、且呆在幽暗地域无人问津的小龙,而是一头在艾拉迪亚本土活了四百余年的真龙。

    天晓得这家伙会不会有什么伴侣亲族,杀死她、置规矩惘然不顾,今后恺撒可能会遭到更凶猛强大的报复。

    若能撇开情感因素不谈,黑龙应该选择的最佳方案,是将其控制起来。

    但恺撒做不到。

    他不是罗伊,没有像罗伊一样强制控制生物的手段。

    老绿龙的魔法造诣超乎他的想象,根本就不是恺撒所能企及,其本身就比他要强大,若不是吃了无尘之地的亏,正常情况下,恺撒根本就没能力压制这样一头老年真龙。

    投降?就此臣服?

    恺撒不信。

    一头老年真龙、同时又是野心勃勃的绿都之主,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服从自己,拍拍尾巴,只不过是被爪子捏在脖子上的形势所迫,如果真让剧毒之母缓过劲来,恐怕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留下她,后患无穷。

    一旦绿龙反水,恺撒在底牌全露的情况下,西尔维亚的报复会令他毫无还手之力,苦心经营的势力被付之一炬还好说,自己一旦被抓住,绿龙就算不杀自己,也要利用魔法将自己按在爪下,一辈子翻不了身。

    这是恺撒所无法接受的。

    而且,西尔维亚作为绿龙,天性不可夺,这家伙想要吃璐娜。

    所以她必须死。

    这不是脑子一热为痛快泄愤的决定,而是深思熟虑之后作出的选择。

    金子会有的,母龙也会有的,但不是现在。

    恺撒对自己说,放开身下了无生机的龙尸,将目光转向战场。

    他的眷属磕了药,所以绿都军团根本不是地下氏族的对手,原本就在节节败退,而在剧毒之母永眠之后,这些混乱天性的家伙更是彻底溃败。

    双足飞龙宣布臣服,而血蝙蝠和棘兽则四散逃窜,只有食人魔还依然负隅顽抗,不过它们也不是为了绿都,只是为死去的酋长多嘎,想要复仇。

    可惜食人魔的复仇之路终点只有死亡,它们嚎叫着、厮杀着,而后被亡灵骑士一只只收割殆尽。

    战争落幕。

    野猪人、掘地虫、变形怪作为后勤部属,这时候终于进入这片区域,它们要负责打扫战场,清点战损、收捡武器、将怪物尸体收纳为食粮贮存……

    这都不是恺撒需要去关心的,野猪人的工作井井有条、一丝不苟,它们的首领帕弗尔也非常省心,用不着惦记,恺撒现在应该琢磨关于龙尸的处置问题。

    “能转化为尸骸龙么?”恺撒没转头,问。

    战争结束,他让黑骑士耐亘德罗以及其他首领来到自己身侧,一起打量庞大的绿龙尸体,欣赏此次战争的最大收获。

    “这……我想应该可以。”

    耐亘德罗的声音有些涩,他真没想到,黑龙领主居然又打算故技重施,再次创造尸骸龙。

    这在真龙中,应该属于性格扭曲类型的吧?

    连他这个亡灵都这么认为。

    “只是,我的大人。原初埋骨地的阴影能量,已被上一头尸骸龙榨取完毕,等待它自然恢复,至少需要两百年的时间。”

    “而其他两座阴影池,是近几百年才形成的,富裕程度不及原初埋骨地一半,效果堪忧,我实在不建议您这样做。”

    看得出来,耐亘德罗这家伙很怕背锅,凡事都事先声明,将最坏的结果讲得清清楚楚。

    要知道,转化尸骸龙是最劣等的利用手段,本身就是对死去真龙的一种浪费,结果在这基础上,现在还要再浪费一半。

    这简直与暴殄天物没什么分别。

    “恕我冒昧,陛下。”

    这时霍格也插嘴,他之前被食人魔酋长凿了一记,肚子上的伤还没好,又在战场上新添了数道伤势,不过精力却依旧旺盛:“我认同黑骑士的说法,不建议您将这头龙转化为尸骸龙。”

    “怎么说?”

    恺撒将目光转向豺狼人首领,有点奇怪,他倒不担心霍格的忠诚,只是当初转化灾业龙的时候,这家伙可是举双手赞成的,怎么现在却变了卦。

    难不成,现在连豺狼人都有双重标准?

    “请容我提醒您,陛下。绿龙不是灾业龙,它是艾拉迪亚本土的真龙,在这块土地上长大。”

    霍格微微佝偻下腰:“我很小的时候,即便身处异国,却也同样听过‘绿都翡翠’的名字。”

    “在艾拉迪亚,并不是没有龙类自相残杀的故事,其实对于触犯条例者,真龙们不会特意去寻找冒犯者惩戒,大多都是碰巧相遇之后才会开战。”

    霍格低声陈述,他很聪明,其实早已看出恺撒与真龙的不同,但却从未向任何人提起,只是就事论事:“然而转化尸骸龙,却触碰了真龙们的底线。”

    “陛下,您知道,约定俗成的规矩和底线,是完全不同的。在真龙看来,这等同于玩弄死者,绿龙不像灾业龙那般无人问津,消息很容易就会传出去。”

    “而在艾拉迪亚,魔法可以让一切无所遁形。只要真龙们有意查询绿龙的状态,即便将它藏在幽暗地域,陛下,您也无法躲过那些眼睛。”

    说完,霍格低下头静默,他说得已经够多了。

    这家伙,真是头豺狼人?

    这番话,让恺撒的心思从绿龙尸体上移开,盯住这个已经跟了自己七年的首领,仿佛第一次接受豺狼人效忠时那样。

    豺狼人霍格,就算他再聪明强壮,但也不可能有途径获取这样的知识,要知道即便是恺撒都对此一无所知,这家伙怎么会如此了解?

    “你为什么知道?”

    恺撒盯住豺狼人首领,他早觉得这家伙身上有点故事,不过一直没问,也没留意,但这时候却实在忍不住了,疑心暴涨。

    “这是个难以启齿的故事,陛下。”霍格依旧低着头。

    “你可以悄悄告诉我。”

    恺撒抬抬下巴,示意黑骑士和战蜥人暂时先离开。

    “您或许知道,豺狼人刚刚出生的幼崽,和普通座狼的幼崽,区别不大。”

    霍格目视着它们离开,眼睛眨了眨,娓娓道来:“我出生后不到一小时,父母族群便被全部杀死,而我,则成了一名人类贵族法师的宠物,栓链子关笼子的那种宠物。”

    “很多东西,我都是由那贵族与其他人类对话时听来的,虽然时间已经过了很久,那些面孔已经模糊,但他们说的话我却都记得,一字不差。”

    “后来,等我长大一些,可以双足站立后,便被送往角斗场,与牛头人、羊人甚至一些龙人进行厮杀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