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战火(六)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战火(六)

    下一刻,两头真龙从天而降,绿龙的浮空术无法支撑黑龙的冲击,它们直直坠落下来,一点缓冲都没有,超高吨位的体重造成超高伤害的撞击。

    “轰!”

    这是地面的鸣颤、土石的炸响,哪怕身处硝烟沸腾的战场,听闻都觉震慑人心,传遍区域每一个角落。

    本就被法力风暴撕掉一层皮的地面再次被刨开、翻涌,而后崩碎,坠击产生的沙尘像是冲击波,汹涌澎湃的卷起,又朝四面八方扩散。

    抓住你了。

    恺撒想,对他来说,这是一个阶段性胜利,煞费苦心后他终于有机会真正开始对老绿龙输出伤害。

    这家伙翻了个身,从自己造就的坑洞里爬起来,晃晃脑袋,甩开淹没口鼻的灰尘泥土。

    这样的坠落撞击,对恺撒来说不算什么,硬若钢铁的鳞和肌肉可以很好保护他的脏腑器官,不至于因此产生什么内脏移位、脑震荡之类的扯淡事,黑龙状态良好。

    而此时,西尔维亚也昂起了脖子。

    真龙奇特的身体构造与堪称变态的柔韧度,为她带来了巨大的缓冲,而且老年绿龙生命力本就足够强大,这一撞虽然有些七荤八素,但还不足以对真的对剧毒之母构实质影响。

    “吼!”

    不过绿龙还是恼怒极了,阔别已久的狼狈,让西尔维亚忍不住张嘴咆哮,利用已恢复些许的法力构置龙语魔法,蓄势待发。

    作为一头活了四百多年的老绿龙,她原本早已对自己的情绪收放自如,在正常情况下,西尔维亚很难陷入这种程度的狂怒状态。

    但这一次剧毒之母已经出离的愤怒了。

    事实上,她的愤怒源于不安,源于发现事物脱离掌控后的惊恐。

    究其缘由,便是恺撒。

    这头黑龙给了她太多惊吓和意外,令她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并且手足无措。

    而此时此刻,黑龙已经再次扑了上来。

    西尔维亚不知怎的,竟下意识后退一步,被对方的凶猛气势震住了,喷出一口用于阻隔防御的毒息,而后才将龙语魔法当头砸下。

    “强风爆裂”

    这时候可以看出,西尔维亚神经紧绷、真的有点慌了,因为面对近前的敌人,她的第一目标并不是击败或杀死对手,而是想要先拉开空间、保持安全距离。

    错误的决策,让她第一时间施放的魔法,并非具有强大杀伤力的攻击性法术,而是一记高效能的击退魔法。

    可惜收效甚微。

    黑龙就像疯了一样,根本不在乎攻击有多猛、毒息有多强,不管不顾,无视击退魔法与剧毒吐息,就这样直愣愣撞了进来。

    与此同时,恺撒明显察觉到魔法对自己的威胁在降低,西尔维亚的法术效能暴跌到另一个层次,不复之前水平。

    机会。

    战斗时是由不得丝毫分神的,所以西尔维亚同样也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与专注,看到恺撒冲过来,绿龙微微侧过身,右后肢蹲下一半,屈膝拧腰一气呵成,一记势大力沉的甩尾就此袭来。

    对绿龙来说,甩尾永远比挥爪横扫、撕咬啃噬更有力,原因在于绿龙的尾部肌群不同其他五色龙,那个部位相当强壮,单论尾部力量,它们甚至不比一些同年阶段的红龙弱。

    并且,在它们的尾部末端,生着一枚瘤状的、布满尖刺的角质集合体,与恺撒未经改造时尾部构造一样,那东西像是攻城锤,同样沉重有力但更加灵巧,那是绿龙最强悍的近身武器。

    终于,黑龙第一次出现了闪避动作。

    但是,对方是怎么躲开的,西尔维亚没看清,仿佛就这么闪了闪,便撇开甩尾攻击。

    在激素起效的情况下,恺撒的力量与速度极度可怕的,由于真龙身为魔法生物的特殊性,即使是古龙、太古龙阶段的五色龙,在没魔法加持的情况下,都无法与恺撒在速度上一较高下。

    之前就提到过,这是一头越来越迅捷的黑龙。

    不会再有意外了,恺撒已然抵达,低着头一把撞在西尔维亚身上,他头上的四支峥嵘犄角,让绿龙的闪亮鳞甲犹如纸糊,被轻易洞穿,留下四个毛骨悚然的血窟窿。

    体长已有二十米的真龙剧毒之母,被十六米的黑龙直接掀翻,强大的冲击力让她贴着地面横溢出去,留下一道仿佛被犁过的渐渐沟壑。

    “它想杀掉我!”

    剧烈的痛楚,还有黑龙毫不留力的凶狠冲撞,让西尔维亚心中惊悚地闪过这个念头,而后确认、深信不疑。

    她反应过来,立即爬起身,在这种情况下,西尔维亚可不敢存在什么侥幸心理,首先要确保自己的安全,动用最强大的能力,即使将对方失手杀死也在所不惜。

    绿龙仰头,抽取一定的生命力,魔法风暴再次升起、凝聚、咆哮不止:“狂风,听我号——”

    她的话被打断了。

    恺撒比她更快,其实之前绿龙被掀翻的同一刻,他就已追了上来。

    这家伙一下扑到老绿龙身上,尾巴与后腿同时钳进绿龙身体,同时左爪掐着绿龙颈脖,右爪则摁住绿龙头颅前端的上下颚,让剧毒之母的法力狂嚣夭折腹中。

    大局已定。

    这种控制带来的威胁是致命的,西尔维亚不敢动了,只是用尾巴轻轻拍打着地面,顿了一会,才小声说:“我认输,我是你的了。”

    龙类的发声方式与众不同,即使闭合嘴巴,它们也可以清楚地吐字发声,恺撒在此之前就曾做到。

    “认输?投降?”

    ““你觉得你是母龙、雌性,所以就该受到优待?战争失败之后,你以为投个降这事就算完了?”

    恺撒用深红色的眼睛盯着她,带着嘲弄之意反讽,同时前爪用力,将剧毒之母的头颅死死摁在地上,使之动弹不得。

    而后,黑龙声音变冷:“你似乎忘了我为什么而来。”

    我为复仇。

    他对自己说。

    “不!”

    真龙是相当敏感的生物,何况是一头四百余年的老年龙,更清楚如何揣度人心,西尔维亚敏锐察觉到黑龙话语里的残忍意味,惊声尖叫:“你不能杀我。我们是五色龙,都是提亚马特陛下的子民,不允许自相残杀、内斗至死,这是古龙们定下的规矩!”

    “今后就没有这规矩了。”恺撒面无表情的说。

    西尔维亚纤细修长的颈脖在他面前就像竹竿一样脆弱,在强大的力量下,被顷刻捏成一团废渣,鲜血与血肉从黑龙爪子里迸溅出来。

    这一刻,绿龙瞳孔骤然睁大,扩散到非正常极限,同时像是用尽全身力气收紧肌肉、绷直身体,然后再痛苦的挣动两下,这才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