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战火(五)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战火(五)

    恺撒确实没躲,一是森之妖精被藏在嘴里,无法对绿龙法术进行预判闪避,二是因为有法术抗性傍身,他没觉得有那个必要。

    “嘶啦——”

    像是金属切割时发出的声响,元素刀刃斩断了恺撒的黑水晶鳞片,随后没入肌肉,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血痕。

    紧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

    恺撒依然保持着专注,但情绪变得更加严肃,西尔维亚的法术攻击出乎意料的凶猛,造成的伤害超乎他原先的想象。

    虽然恺撒的能力足够变态,拥有自主控制单元,可以锁住失血、疼痛等身体反应,只要不受到截断、切割伤,依然能保持战力巅峰,但绿龙的法术似乎有些太强了些。

    检定装置里的数值显示告诉他,绿龙能力依旧维持在536到63之间,距离七年之前,只有不到十点的变动上涨,然而即便是七年前硬抗一记西尔维亚的龙语魔法,他都没遭受如此严重的创伤。

    西尔维亚,她找到了克制自己能力的方法?

    恺撒脑海里得出这个结论,对他来说,这绝对算不上一个好消息。

    但即使如此,恺撒也按捺着无尘之地仍未施展,他已经清楚地了解过律令能力,在一次使用后,它会出现长达六小时的冷却时间。

    这意味着他只有一次机会,恺撒可以依靠律令能力湮灭绿龙法术,但不是现在,还得再靠近一些才行。

    于是这家伙硬抗了西尔维亚的龙语魔法,对身体上徒增的伤势熟视无睹,连飞行轨迹没有半分偏移,依旧在俯冲,坚定不移地锁定下方低空悬浮的剧毒之母。

    “真是强大。”

    西尔维亚感叹着,她已有所预料,所以并不像第一次见到恺撒时那般惊诧震动,不过对于黑龙的元素抗性能力,剧毒之母还是啧啧称奇。

    要知道,她已与虚无法杖产生共鸣,正在利用那件魔法奇物的穿透效能,但对方的身体,却依旧还是能减免不少因魔法所带来的伤害。

    与此同时,黑龙那强壮体魄也令她不由为之心折,西尔维亚很清楚,真龙对疼痛的敏感度非常高,所以锐利风刃切割身体会给它们带来极大的痛楚,但这头黑龙却连眼都不眨,动作更是没有丝毫迟缓停顿。

    再强横冷硬的真龙,也不过如此了吧?

    西尔维亚内心戏份十分丰富,盯着俯冲迅速贴近的黑龙,再次施放了一连串法术。

    星火

    燃烬风暴

    群星陨落

    应该不会直接死掉吧?将体内贮存的法力抽干,她一边等待着结局,一边患得患失地想。

    而直到这时恺撒才知道,当初老巫师面对的究竟是什么。

    无与伦比的强大法力同时绽放,磅礴的能量,让西尔维亚脚下的土地尽皆倒卷而起,纷飞的五色灵光遮蔽一切,只剩虚幻的泡影,却成视野中的唯一。

    紧随其后的,是骤然成形的龙语魔法。

    耀光夹杂着烈焰自西尔维亚身前炸开,那是星火,与它并肩的还有暴乱的陨星法球和元素实体,全都于同一时段狂涌而出。

    恍惚间,恺撒似乎听见了魔法的咆哮。

    这些玩意估计只要沾一下,就能直接要上千百条人命。

    这将是一条通往地狱之路,继续向前,只会走向万物的重点,迎来毁灭的结局。

    任何非传奇生物,在面对这样狂嚣的法力风暴时,恐怕都会如此作想,恺撒也一样。

    如果不作出反应,他会重蹈老巫师的覆辙。

    他对自己的身体极为自信不错,想捏着无尘之地一发绝杀也没错,但自信并不代表骄傲和愚蠢,他知道绿龙身上有问题,对她的法术伤害已有切身体会。

    如果还捏着律令能力,这一套组合拳下来,恐怕他就算侥幸不死也会被直接打残。

    律令是强,但想要击败甚至杀死绿龙,最终还是得靠自己的身体,如果被龙语魔法捶废、丧失战斗力,之后一切免谈。

    恺撒想的很清楚。

    于是,面对呼啸而至的法术狂嚣,他终于张嘴,低声吟念

    ——律令·无尘之地。

    波纹泛起,相比于绿龙龙语魔法的声势滔天,恺撒的律令能力就像石子沉入湖泊,既无声响、也无水花,只有一道涟漪渐渐蔓延,无声无息扩散。

    这当然无法引起剧毒之母的注意,事实上,她的目光甚至已被吸引到了别处——一支亡灵骑兵部队不知从何时何地出现,踏着幽蓝的魂火,蹄声像是整齐的鼓点,肆意收割生命,并且专挑她的一些强横眷属下手。

    得尽快解决眼前的麻烦才行,绿都军团需要她的帮助,它们已落入下风。

    西尔维亚想,然而等到她回过头,却发现自己的法术已尽皆消散,不掀任何波澜,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眼前天空一片清朗。

    当然,还有那快要冲到近前的黑龙。

    “???”

    西尔维亚的心头刚刚升起疑惑,还未得及细想,就惊骇欲绝地骤然发现,自己与虚无之杖的效能链接……

    断掉了。

    接下来,更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她感觉到身体正在消化胃里面的东西,虚无之杖正在被溶解,仿佛那不是一件魔法奇物,而是她随口吞下的石头与金属。

    这不可能!这不符常理!

    “他对我做了什么?”

    第一次的,西尔维亚的心头因未知而产生强烈惊悚,对方展现出超乎她认知与想象的能力,自己应该继续战斗一探究竟,还是保险起见开启传送门逃离?

    对于有悖规则的突发事件的处理,西尔维亚出现了一到两秒的迟疑,稍显犹豫。

    这道迟疑让她后悔终生。

    就是这一瞬间的错乱,被恺撒抓住了机会,黑龙已扑至近前,只有十六米却格外强壮的身体,像是从天而降的陨石,轰然撞在二十米却纤细非常的绿都之主身上。

    一直保持着身周绝对安全的剧毒之母,被近身了。

    令人牙酸的碰撞声响起的同一刻,实打实的触感也让恺撒发出兴奋的龙哮。

    抓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