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战火(一)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战火(一)

    鼓声咚、咚、咚,敲得她心烦意燥。

    从翡翠王宫底部的氏族营地内,同时传来棘兽的嘶鸣,双足飞龙的啼叫、血蝙蝠的颤音,但最让人心烦是让食人魔的怒嚎,此起彼伏纠缠不休。

    杂乱不休的噪音在翡翠王宫内回荡,让西尔维亚皱起眉头,这些该死的杂碎是猪吗?没有哪位领主能够忍受这样可怕糟糕的纷杂喧嚣。

    我要让这些家伙一个个把牛粪咽进喉咙里。

    西尔维亚愤怒的想,召来了双足飞龙。

    “主人。”

    作为高等龙裔的双足飞龙,是绿都势力中,唯一被允许踏入水晶宫的生物。

    除此之外,其他眷属全都被嫌弃了,绿龙讨厌那些邋遢的家伙弄脏自己的宫殿,即便是最强有力的食人魔酋长想进来也不行,西尔维亚一般只会在树冠堡垒接见它。

    飞龙裔是西尔维亚的近卫军,也是她的传声筒。

    “这么回事,你们,还有下面那些家伙!都活腻了么,想要造我的反?”西尔维亚颇有些恼怒的问,狭长的眉毛竖了起来。

    别看她现在一副体态丰腴、优雅端庄的贵族夫人模样,但每一头五色龙的统治都极其血腥残暴的,绿龙也毫不例外,在不顺心的时候,她动辄就会将一些眷属活剥吊死。

    “我们无意唤醒剧毒之母的怒火,主人。”

    双足飞龙眼睛盯着地面的倒影,咂着嘴说,倒也没有太过紧张恐惧,毕竟呆在她身边这么久,已经明白主人的喜怒无常:“但下面确实传出了不好的消息。”

    “说。但愿你带来的东西能让你们免受折磨。”剧毒之母恶狠狠的盯着它。

    “食人魔酋长死了。”

    双足飞龙的话语干脆利落。

    听完,西尔维亚的表情反而平静下来,眉毛挑了挑,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也未着急否认,而是移开注视在飞龙身上的目光,慢慢从王座上站起,走到一旁。

    “追踪术。”

    名字俗落效果不凡,这是最基本的效能法术,也是“三宝术”之一,它的适用面是极其宽泛的,任何施法者都必须掌握、并且精通。

    很快,西尔维亚就知道了结果。

    “我知道了,你现在离开,勒令那些家伙保持安静。”

    西尔维亚仍保持着那副不置可否的表情,挥手让双足飞龙退下,语气平淡,只是深绿瞳孔的轻微震动,表现出她内心并非毫无波澜。

    多嘎竟然就这么死了。

    虽然食人魔酋长战死的消息,并不能让绿龙直接暴怒——五色龙脾气再暴躁,到老年之后也会懂得控制,变得收敛一些。

    不过,那毕竟是自己最得力的眷属,西尔维亚多少有些心疼。

    是很心疼,多嘎给她立下的功劳不少。

    “好吧,小黑崽子,你真的想跟我开战。”

    西尔维亚喃喃自语,自顾自走进宫殿深处,念动咒语,开启了自己视若无价的宝库,在珍藏中翻出一件尘封已久的魔法奇物。

    这是一件近乎传奇的珍品,源自绿龙击败北地联军后的收获,即使在她宝库浩瀚繁多的藏品中,此物的价值也排名前列。

    魔法奇物:虚无之杖。

    西尔维亚端详着自己的宝物,眼里闪烁着痴迷的光。

    除了能够增幅施法能力之外,这支法杖还有一个强大的附加属性,那也是让它能企及传奇物品的原因:通过它的增益,使用者施放的防暑,可以一定程度上穿透元素抗性的抵挡。

    虽然效能强大,但这桩魔法奇物如今适用性堪忧,毕竟在艾拉迪亚本土,很难见到拥有强大元素抗性的生物;没有对手,虚无之杖的存在也就失去意义,光辉不复蒙尘已久。

    然而现在,它能派上极大用场。

    西尔维亚解除了变形法术,露出真身,然后张嘴,将名为“虚无之杖”的魔法奇物一点点塞进喉咙里,吞入腹中。

    不同于上手就能使用的人类,对真龙来说,要想借助魔法物品的力量其实是一件相当麻烦的糟心事,它们需要将想要使用的魔法物品吞入腹中。

    然后,真龙们要依靠元素血脉,让身体与其产生共鸣,之后魔法物品的能力才会依托在真龙身上,时刻起效。

    听起来好像还蛮不错的,时刻起效,而且并不碍手。

    但是,真龙只能同时对一件魔法物品这样做,如果要使用另一件魔法物品,它们就要将原先那东西从胃里呕出来,重新吞下新的魔法奇物。

    这也意味着,对真龙来说,它们哪怕拥有无尽的宝藏、收藏的魔法奇物数不胜数,但在同一时间,它们永远只能使用一件魔法物品。

    而其他的,只能放在那干瞪着。

    这么一说,看来还是类人种族适应性更广,在艾拉迪亚,类人种族才是真正受神灵青睐的神眷者。

    将虚无之杖塞进嘴里,西尔维亚顿了一会,等到身体共鸣,成功产生反应后,才离开藏宝库,利用咒语重新将宝藏锁死。

    “来吧,面对我吧。”

    化作龙态后的西尔维亚,声音已经变得低沉而嘶哑:“我会让你活着,但要把为你服务的那些狗腿都杀光,让你再次品尝痛苦的滋味。”

    ……

    二哈隐藏在林荫的阴影里,目视着怪物们从翡翠王宫的营地内涌出,它是战蜥人的首领,负责这一带的监察任务,然而没想到刚替换掉族裔,便径直看到了这样一幕。

    像是一条野兽的洪流,丛林中的一切声音都被那雷鸣般的脚步所覆盖,双足飞龙和血蝙蝠啼鸣着,棘兽嘶叫不已,此起彼伏,互相拥挤着从营地里涌出来。

    而绿都最为重要的主战兵团食人魔,则同样握着武器嘶吼冲出,那带有锐利尖头和沉重瘤铁的狼牙棒,足以劈碎骨头、撕裂盔甲。

    绿都军团倾巢而动。

    不远处,传来一声真龙的咆哮。相对于军队的喧嚣与奔腾的河流所发出的动静,那声音并不强烈,但却让战蜥人皮肤上起了一层小疙瘩,忍不住双脚一软,差点瘫倒在地。

    “快……去……通知主……”

    二哈回过头,想对其他族裔下令,然而一阵无差别的攻击就此降临,巨大的骨刺像是暴雨般铺天盖地而至。

    它们因为太过紧张,不小心暴露了位置,被汹涌的绿都军团发现,直接被打成了筛子,就此丧命。

    西尔维亚构建法术,利用强大法力施展真实之眼,无视碍眼障目的森林河流阻隔,直接锁定了黑龙的一处分支势力所在,已知晓其位置。

    “摧垮它们!”

    超过二十米的巨大绿龙展翼翱翔天空,龙哮声绵延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