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备用网 > 网游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九十四章 南北战争(十)

第九十四章 南北战争(十)

    不知道是安格拉的法术效能太过微弱还是怎样,反正恺撒是没能感受到什么增益效果,他撇了身后的半精灵一眼,也没太过在意,扭回头注视着奔腾而至的高等亡灵。

    扫描分析结果:能量构装生命。

    综合作战能力检定:180.

    这是耐亘德罗麾下主战力量亡灵骑士团的能力数值,因为它们身为亡灵,同时又是能量体,所以检定出的数值并未出现常见的上下浮动。

    亡灵骑士已经算是不死生物中的中上层了,它们数量稀少,只有二十余,但同样是一股相当强悍的战斗力,至少对它们来说,要猎一头成年白龙或黑龙没什么问题,亡灵骑士是整个骷髅海的核心,也是耐亘德罗真正的底气所在。

    好在,这些家伙虽然是能量体,但却是最基础的构装生物,而非无定态生命体,它们的身体结构类似于魔像,这意味着亡灵骑士同样会遭至物理层面的伤害——只要破坏它们的构装结构,同样能将其消灭。

    这对恺撒来说并不困难。

    亡灵骑士离地约莫有数公分的高度,它们踏着磷火,奔腾而至。

    恺撒主动激发了体内的应激激素,原本暗如黑钢的身体透发出几缕猩红色彩,精神高度集中,进入真正的临战状态。

    这家伙深深吸了一口气,喉内囊腔扩张至极限,喷吐武器蓄势待发。

    “弑龙!”

    黑骑士长声闷吼,他座下的骷髅骨马同样披挂着漆黑的铠甲,只露出两枚幽暗的眼睛,看起来无比沉重,不过这对骑士们的行动并无影响,耐亘德罗没有丝毫迟钝,一马当先,领头冲向体格恐怖的黑龙领主。

    他长剑前举,这柄长且宽的大剑名为“嚎叫”,取材自亡灵领域的阴影池,被耐亘德罗生搬硬造依靠蛮力锻造出来。

    因为本身材质的特殊性,这柄剑应该能算得上一柄魔法武器,其上有阴影元素流淌,因低劣的铸造手段导致它效能并不出众,但也有着“切割”与“诅咒”属性,被擦到估计也会不太好受。

    然而,亡灵骑士们还未接触到黑龙,马上就遭受到来自对方的第一波打击。

    强酸。

    这是黑龙的天赋吐息,也是耐亘德罗最害怕的一种,黑骑士对酸息的畏惧程度,甚至还要远胜过之前肆虐的火焰洪流。

    因为,无论是他还是他麾下的亡灵骑士,都非常害怕身上铠甲被酸息腐蚀,它们身上穿着的重甲并非寻常意义上的防御件,而是容器。

    亡灵骑士从阴影池埋骨地走出时,身上就披了一层暗沉铠甲,那是它们与生俱来的东西;艾拉迪亚大部分人认为,对于亡灵骑士这样的能量体来说,根本不需要铠甲保护,那纯粹是它们用来唬人的东西。

    其实这个认知是错误的,只有潜心钻研亡灵学的学者和经验丰富的冒险家知道,亡灵骑士身上铠甲的主要用途,当然不是用来唬人,防御也仅仅是次要的,它们存在的真正意义,在于封锁本体不与外界发生交汇,从而让骑士们达到幽闭自身能量不向外逸散的目的。

    是的,学者们将这些铠甲看作做一种特殊的魔法物品,这也是亡灵骑士的命脉所在,它们真正的要害不是暴露在外的骷髅头以及其他骨骼,那只是身体无关紧要的一小部分,重铠才是这些家伙的核心。

    龙息强酸会腐蚀它们的容具,导致铠甲破损能量泄露,虽然这玩意可以回到阴影池修复缝补,但那些因能量逸散而损失的力量,却是很难在找回来的。

    矮人探险家拜斯麦说的对——越高等的亡灵越像人,也就越懦弱。所以当看到恺撒的酸息之后,亡灵骑士们不可抑制的升起畏难情绪,对此畏之如虎。

    天晓得这头黑龙哪来这么多“口水”,耐亘德罗看到,铺天盖地的酸液正迅速从黑龙嘴里涌出来,形成一道蔚为壮观的暗绿洪涛,这原本是一套奇景,但现在却是极其危险的——至少对它们来说确实如此。

    不过黑骑士好歹也是亡灵领域的主人,并未惊慌失措,短暂悸动后便迅速冷静下来,耐亘德罗稍稍放缓了脚步,但并未停止前进,也未侧身躲闪。

    他果断震动灵魂波纹,面向亡灵军团下达命令。

    “抵御。”

    就在这么一瞬间,整个骷髅海的尸巫都停下了施法动作,全都转向黑骑士与真龙的战场,齐心协力,共同为亡灵骑士们构建了一道防御壁垒,横截在息酸之前。

    与此同时,附近无数怨灵开始汇聚,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抵达耐亘德罗面前,顶在亡灵骑士前方发起冲锋,在绝望与痛苦的嚎叫声中,以灵体湮灭为代价消耗了大量龙息强酸。

    很快,由整个亡灵军团保驾护航的骑士们,终于顺利抵达黑龙领主面前,扬起了刀剑,准备与恺撒近身接战。

    然而他们注定要悲剧了。

    恺撒这家伙可不是寻常意义上的真龙,与艾拉迪亚所有龙类都不一样,这头黑龙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无与伦比的强大,即使是当初的剧毒之母也要避其锋芒,依靠魔法能力压制恺撒,从不让他近身。

    现在这些家伙居然敢冲到他脸上来,打算跟恺撒玩近战。

    “吼!”

    龙哮声传云裂石,像是青铜与钢铁碰撞迸溅发出的声响,恺撒放下身体,以四肢着地,直接窜了出去,主动扎入亡灵骑士的兵锋中,一记横扫刮得耐亘德罗踉跄倒退,同时尾爪突破了微末的法力壁垒,捏住一名亡灵骑士的头颅。

    “嘭。”

    骨裂声瞬间爆炸。

    亡灵骑士的脑袋被捏爆了,但对于能量构装的不死生物来说,这样的伤势并不致命,所以那名亡灵骑士虽然没了头颅,但依旧还能自如行动。

    它们并不是什么低阶骷髅,生前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死后也依旧强悍,所以就在被尾爪捏爆头颅的一瞬间,这位无头骑士同样反手一剑砍在黑龙尾巴上。

    火花在摩擦中窜起,金属碎片与黑鳞残屑同时迸溅出来。

    啧,还挺疼。

    恺撒想着,尾巴将这位无头骑士圈了过来,然后伸出右爪握住它的身体,盯着它冒着幽蓝光焰的身躯,用力一抓。

    可怕的力量在恺撒手爪间迸发,强大的挤压力,让亡灵骑士身上的铠甲被压一团布满皱褶的实心铁球,能量体像是挤牙膏一样被压出体外、走向灭亡,重回大地母亲的怀抱。

    “惩奸除恶。”

    这时候,安格拉再度靠近了些,为恺撒提供辅助的增益魔法,加强黑龙领主对不死生物的伤害属性。

    天晓得这家伙怎么会懂得用予对付邪恶生物的法术,若不是有着璐娜的确认和战蜥人旁侧敲击的证明,恺撒恐怕还真会以为她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半精灵。

    (为了明确安格拉的身份,恺撒还曾特意召见当时添置火把的战蜥人前来询问,然而这些崽子的回答也略显模糊,灾业龙的伪装天衣无缝,战蜥人也说不出什么弯弯道道来,说是对强大精灵裔的忌惮。

    然而恺撒却认为那更像是真龙对龙裔血脉上的天然压制,没理由在他在场的时候,战蜥人还会对精灵心存隐惧。)

    “可恶,安格拉,你竟然真的背叛我!”

    发现这一细节后,耐亘德罗恼怒的嘶吼几声,以他的智慧,当然猜不透灾业龙到底在想什么,然而昔日盟友为黑龙领主施加增益法术这是毋庸置疑的,他亲眼目睹,黑骑士已经出离的愤怒了。